带货新手罗永浩:直播不是创业,就是赚钱

刘炜祺
2020-04-02 11:01:42

口误、“价格”翻车、频频离场、流程混乱……直播带货界新人罗永浩的第一次直播,在一阵唏嘘中落下了帷幕。

想听相声的抱憾离场,想买货的失望而归。

“这次不能叫做创业,就是赚钱。”4月1日,一位罗永浩铁粉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着。

相比两位卖力解说产品的“小助理”朱萧木和黄贺来说,老罗对首次直播显得过于“漫不经心”。不够投入、心不在焉、不耐烦、机械而潦草的走完流程,在很多人看来,老罗不再是那个“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充满激情的老罗。

“为生活所迫的中年人”、“成年人的体面是放下面子去赚每一分钱”、“卖艺还债”、老罗“中年危机”……太多诸如此类的话语被热烈讨论,一个被生活压弯了腰的中年男人形象成为老罗新的标签。

但数据却还不错。在抖音直播的这两个多小时里,老罗早已完成了超过1.1亿元的支付交易总额,收看这次直播的累计观看人数也超过4800万。根据第三方监测软件显示,直播打赏收入超过300万元。

同日,一位品牌企业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坊间传的坑位费60万这个事情,我知道的部分品牌比这个高。”按照60万一个坑位费计算,22款产品就是1320万元。

4月1日,小米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合作直播电商,我们一拍即合,我们相信他的影响力,也想尝试与顶级流量合作的效果。”

同日,一位联想内部人士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他所在的团队是联想中国区Social团队,会时刻关注社会化媒体热点,看到罗永浩微博要做直播,就第一时间建立联系。之后“一个电话会、一个现场会、一个微信群”,3天时间快速谈定合作。

在直播过程中,老罗表示,未来计划以周播的速度适应直播节奏,然后再以一周两到三播逐渐过渡到日播的节奏。


“卖不卖货不重要,有个曝光就行。”

网易严选方面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团队在老罗宣布入局电商直播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了老罗团队并提出了合作想法。第二天针对选品要求、商品清单、价格、库存等细节进行讨论,一周之内合作迅速落地。

时代周报记者从联想和网易严选方面获悉,此次有多款品牌同时找上老罗,因为首期直播只选择了20几款,所以竞争非常激烈。

“不是谁大牌谁就可以上,所有商品最终都是老罗来定。”某品牌方工作人员称,自家首期推荐的第一款产品曾因为某种原因被告知只能延后,不能在首期出现。不过在合作即将取消之际,他们向老罗推荐了另一款产品,这款产品打动了老罗,最终入选首期,这个过程充满了“戏剧性”。

就像老罗说的,“赚不赚钱不重要,交个朋友。”品牌方的核心诉求也是“卖不卖货不重要,有个曝光就行。”

“相比于带货销量,这次合作带来的品牌曝光我们更关注。单纯通过老罗或者其他主播单次带货总量,其实只是占我们整体销量很小的一环。”网易严选方面表示。

对于未来直播室商业模式,罗永浩在直播中也做出了回应。“厂商把东西拿来卖,我这个首席产品官会严挑细选,选好后再来一个首席忽悠官把这个推广出去,企业有品牌露出和推广,我们自己则是把销售的流水做出去后从中抽取很低的抽成。”老罗认为,直播室业务如果能够跑顺,未来将会是三方共赢的局面。

纵观老罗的创业经历,流量一词如影随形。因为流量加持,老罗每一个创业项目无一例外的都能成为舆论的焦点。

比如,锤子科技每一场发布会都能成为科技界的春晚;子弹短信实现7天1.5亿元的融资神话;小野电子烟迅速从无到有,甚至被外界称作行业黑马;直播首秀引发全行业关注。

这是属于第一代网红罗永浩的“核心武器”,流量就像雪球一样,为罗永浩带来源源不断的创业资源。

“直播电商成功的首要关键是流量,对于老罗来说流量已经准备就绪了,不管是买货还是听相声,有流量直播就成功了,变现是流量堆积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4月1日,微博博主Not-August称。


老罗首秀产品清单

“兴许赚钱还债就不搞了”

“性格决定命运,他有个性格:不遵守规则。”4月1日,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但世界有它的运行规则,改变之前需要先遵守它,并且需要让自己足够强大到确定可以改变它,否则在此之前要遵守规则和尊重原则。”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这句经典语录完美的诠释了老罗一路走来的创业之路。

从高中辍学,到如今成为一代人心中崇拜的创业者,老罗堪称是人生逆袭的最佳典范。但是他的创业之路并不一帆风顺,虽然每次都在万众期待中开始,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甚至时常被外界调侃“总是走在风口消散之际”。

在做锤子手机的时候,罗永浩不遵循商业社会的规则而有些“偏执”的个性逐渐显露出来。

3月30日,曾在锤子科技工作5年多的开发工程师小梁(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T1 产能不足和质量问题是很大的因素,当时据说有10万个订单,要是手机做出来并且没啥质量问题,那口碑一下子就上去了。但是手机设计得有问题,工厂也不好生产。”

锤子手机最大的特点就是追求极致简约的工业设计,但很多消费者对此并不认同,认为有些设计是不实用的,并没有解决痛点。

但是罗永浩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商业思路,依旧追求自己的“小而美”。这种偏执的个性从他的发言中也能窥见一二,比如他曾说“我相信,偏执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在制造业,他是美德。”“以傲慢与偏执回敬傲慢与偏见”。

在做子弹短信的时候,罗永浩对子弹短信的定位依旧是注重细节,比如研发出语音进度条功能,语音输入转文字等功能,甚至一度打出“解决微信痛点”这样的营销宣传策略。但最终,该团队依然没能逃过被解散的命运。

做小野电子烟的时候,罗永浩强调这是一款减害雾化电子烟。因为“减害”一词被质疑虚假宣传,被方舟子“打假”而炒得沸沸扬扬。

经过以上创业经历,外界对于此次罗永浩再战直播电商的结果也都猜测不断。

“在我眼中,罗永浩就是文青,能挣点钱,但不适合做企业。不看好他做直播,兴许赚了钱够还债了就不搞了。”前锤子科技员工小梁对此表示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