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超级物种首店关闭,“生鲜新物种超市”们难过盈利关

黄淑妹
2019-07-06 15:57:18
这些“生鲜新物种超市”们即使背靠腾讯、阿里、美团等巨头也难过盈利大考,放缓开店或关店调整估计将成常态。

1_meitu_1.jpg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即使是有腾讯这样的“流量大户”加持,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辉超市)旗下的生鲜食材体验店“超级物种”也没能逃过关店的命运。

7月4日,超级物种关闭了其上海市五角场万达门店,这是超级物种自2017年1月开店以来首次面临关店问题。业界传言永辉超市将开启关店之路,甚至传内部有“不盈利就关店”的通牒。对此,“超级物种”运营方永辉云创方面向时代财经表示,上述门店的变化是永辉超市基于业务和物业条件考虑的正常营运调整,超级物种同时也在布局新店,不存在“不盈利就关店”的说法。

事实上,始于2016年的生鲜新物种超市这种业态,在2019年关闭的不止永辉“超级物种”,此前,盒马鲜生以及美团小象生鲜也均有关店动作。这些“生鲜新物种超市”们即使背靠腾讯、阿里、美团等巨头也难过盈利大考,放缓开店或关店调整估计将成常态。

关店

公开资料显示,超级物种是永辉超市旗下品牌“永辉云创”在2017年初孵化的新零售业态之一,主要定位于优质生鲜食材售卖+餐饮体验,对标的是阿里旗下新零售业态盒马鲜生。

彼时,新零售概念盛行,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生鲜“新物种”引资本拥簇。永辉超市顺势打出了超级物种生鲜品牌,并以此吸引资本的投资。

2017年12月,腾讯斥资42亿元(人民币,下同)入股永辉超市,获得5%的股份。在资本的扶持下,超级物种开启了全国扩张。据永辉云创方面透露,目前超级物种全国网点有80余家,虽然开店速度略逊于盒马鲜生,但其门店数也在不断攀升。

两年过去,“一路狂奔”的盒马鲜生喊出了“保命狂奔”的口号,与之相似的超级物种也开始将战略重心从规模扩张向单店盈利倾斜,思索从量变到质变如何转化。“今年超级物种的目标是以精细化运营,跑赢盈利模式为主。”永辉云创方面向时代财经表示。

事实上,今年5月,就有媒体报道称,永辉超市对部分地区的超级物种门店下达了“盈利通牒”:再不盈利,就要下课。永辉云创方面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也强调精细化运营跑出盈利模式。可以说,在盈利方面,无论是被称为生鲜“新物种”标杆的盒马鲜生还是超级物种都没有通过“考试”。

超级物种品牌的载体永辉云创还因为亏损问题遭到永辉超市剥离。2018年底,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以3.94亿元的价格转让永辉云创20%股权给创始人之一的张轩宁。自此,永辉云创剥离上市公司合并报表。据当时公告披露的永辉云创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及6.17亿元,3年累计亏损超10亿元。

如今,超级物种的关店,官方说法为正常的运营调整,但在长期关注新零售的前腾讯京东战略分析师李成东看来,还是因为成本大、亏损高。“超级物种的亏损率在30%至40%,亏损率很高,关店不难理解。目前盒马生鲜和美团小象生鲜的亏损也很严重。”

新零售专家鲍跃忠也对时代财经表示,在新零售的创新过程中,超级物种正在不断地试错,关店实属正常。从超级物种目前的发展来看,它还未摸清其商业模式和方向,未来或将面临大面积关店。

填坑之战

事实上,不止超级物种,美团的小象生鲜、阿里的盒马鲜生都在今年相继关闭了部分门店。今年4月,小象生鲜关闭了其位于江苏常州的三家门店,只保留了北京两家门店。无独有偶,今年5月,盒马将其位于苏州市昆山吾悦广场的门店关闭。如今,超级物种也开始关闭旗下门店,这意味着生鲜新物种超市头部玩家基本都开始放缓扩张脚步进入调整状态。用盒马鲜生CEO侯毅的话说,都进入了新零售的填坑之战。“2019年是盒马的填坑之战,关于包装食品的市场接受度、大海鲜品类的生命力、零售叠加餐饮的必要性、即时配送的高成本等,都是需要重新反思与审视的问题。”侯毅称。

而在这一场“填坑”之战中,有些玩家已退场,有些“跑通”了模式,有些还在摸石头过河。

“当前生鲜新物种超市发展中,美团小象生鲜已出局,盒马鲜生的模式基本‘跑通了’,超级物种的发展模式还待观察。”鲍跃忠称。

在他看来,盒马鲜生的整个生态链较为完整,运营、商品、社群体现也有一定的章程,短期虽然亏损,但前景相对乐观。相比于盒马鲜生,超级物种的发展定位并不清晰,虽然近期做了不少形式上的调整,如在全国铺设30多个前置仓、开大店并与到家业务相融合、缩减部分门店的工坊数量、将门店开到机场寻求创新场景等,但是在商业模型的设计上还是很模糊。

李成东认为,盒马鲜生与超级物种的关店存在不同之处,盒马鲜生目前更多的是进行区域性调整,“填掉”在运营过程中总结出来的“坑”;而超级物种在新零售的布局上趋于保守,关店或不仅仅是调整的问题,而是不看好这一行业的发展。

李成东对时代财经分析称,“在新零售的探索上更重要的是找准合适的商业模式,在单店或者说多店模式不成立的情况下,扩张很容易面临门店越多亏损越大的问题,也不利于业务的可持续发展。当前的生鲜新零售超市或多或少在商业模式上都有缺陷,都需要停下脚步反思自身的商业模式是否健康,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生鲜新物种超市的发展中,鲍跃忠与李成东都认为,其背后的资本方能够给予的扶持十分有限,需要企业自己摸索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在鲍跃中看来,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其对盒马鲜生或者超级物种的助力有限,因为这一业态目前更大的问题不是来自资金和流量,而是商业逻辑的问题。

李成东也表示,相较于阿里在盒马鲜生的资金、技术和整个运营上的扶持和融合,腾讯给予永辉的助力有限。“当然,这也与双方合作的紧密度有关,阿里是盒马鲜生的控股方,腾讯只是永辉的小股东,腾讯对用户仅是在技术和流量上赋能。而阿里将盒马鲜生放在其中整个生态链的核心地位,双方定位有所不同。”因此,在生鲜新物种的探索中仍需企业摸索出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在“跑通”模式的前提下,资本的助力才能起到作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11款生鲜App荔枝对比:盒马鲜生最甜,本来生活缺斤少两
“天才火箭少年”的浮沉背后:中国民营航天没有“超级英雄”
跨过填坑之战 盒马迈入新零售2.0时代
一兆韦德11个耳光背后,传统健身房要“跑路”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