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上演重组闹剧?加多宝否认参与其中

童洁
2018-08-28 13:10:47
加多宝在声明中表示,对于中弘股份公告中所提及的协议全不知情,并强调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

加多宝.png

图:加多宝声明

退市风险迫在眉睫,王永红使劲浑身解数为中弘股份引援,原以为继华融系、新疆佳龙和佳兆业之后,中弘股份再次引入“凉茶王”加多宝,怎知却是一场乌龙。

8月27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由于中弘卓业未与中弘股份的相关债权人就债务重组达成谅解备忘,所以决定终止与新疆佳龙的重组股权转让事项。与此同时,中弘股份还发布了另一则公告,表示与加多宝授权代表黄伟清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谊投资”)共同签署了一份新的重组协议。

《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显示,中弘股份将委托加多宝、银谊资本对上市公司实施债务重组及整体托管经营,注入相关主业优质项目,化解债务危机和经营发展困境,托管期限为5年。

具体来看,这次重组将明确中弘股份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发展方向,对于与中弘股份主业方向、盈利模式不一致的项目和资产进行重组转让退出,加多宝及银谊资本也会择机将各自相关主业的优质项目注入中弘股份。

公告还表示,加多宝及银谊资本承诺,在债务重组和托管经营过程中,根据经营需要,为中弘股份项目经营、人员成本等方面提供流动性支持,以帮助中弘股份恢复正常经营。

本次签订的这份协议,也同时曝光了加多宝过去三年的经营数据。财报显示,2015-2017年,加多宝集团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2亿元、106.34亿元、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5.83亿元。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债务逾期、股权冻结、项目停工、股东集体减持等噩耗一个接一个的向中弘袭来,丧失“造血”能力的情况下,中弘一直在努力的进行“自救”。而这一次,是中弘股份自债务危机爆发以来第三次尝试重组。

在此之前,与新疆首富米恩关系密切的华新疆佳龙本欲从王永红手中受让中弘股份控制权,但由于王永红在去年为收购海南半山半岛项目时,通过上市公司违规支付61.5亿,安徽证监局对其立案调查,重组不得不终止。

此次资金实力雄厚的加多宝入局,业界原以为能够给中弘股份带来一线希望,同时也猜测加多宝或借中弘股份实现上市。然而,8月28日一早,加多宝便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否认参与重组。

加多宝在声明中表示,对于中弘股份公告中所提及的协议全不知情,并强调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此外,加多宝还指出,中弘股份公告中所披露的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及财务数据亦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据此,时代财经尝试与中弘股份及加多宝方面联系,但中弘股份总机始终无人接听,而加多宝的官网处于无法访问状态。

那么,被描述为“加多宝授权代表”的黄伟清究竟与加多宝有何关系?这一疑问目前或难得到答案,黄伟清未曾出现在加多宝任何工商信息或公开信息中。

而在中弘股份的公告中也未交待黄伟清与加多宝的关系,反而指出其与另一家参与重组的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关系匪浅。

公告显示,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是一家专注于资产重组、并购等相关类金融业务的投资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刘红雯,黄伟清则是刘红雯的丈夫。公告还称,两人从事地产行业超过20年,在华南地区开发多处地产项目,在资本运作和地产运营方面拥有丰富的资源和经验。

至此,中弘股份此次重组演变成一场闹剧。8月28日盘中,深交所发布了关于中弘控股股票临时停牌的公告,中弘股份已进行盘中临时停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农业及光伏双主业齐头并进,2020年通威股份继续做大做强
京东向凯撒抛售途牛股份 将是三赢局面?
鑫铂股份IPO:经营性现金流波动剧烈,盈利质量堪忧
中环集团混改进行时:投资者、管理层多方角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