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叫停”的共享女友,被滥用的共享口号

罗燕珊
2017-09-21 17:31:29
9月18日,“共享女友”项目的主办方他趣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宣布暂停该项目的运营。他趣方面对时代财经表示,初衷只是想让更多中国人尝试情趣文化。面对外界如潮的质疑声,他趣称将不予回应。

早在共享风吹起的时候,就有人戏说,“指不定哪天共享男友和共享女友也来了。”就在近日,“共享女友”服务真的出现在街头,只是该女友变成了充气娃娃,而该项目也存活不到一周。9月18日,“共享女友”项目的主办方他趣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宣布暂停该项目的运营。他趣方面称,对于已经完成预定并交纳押金的用户,将全数退回押金和费用,并赔偿双倍费用作为违约金。

在被叫停的4天前,他趣刚宣布推出“共享女友”服务,并在北京某商场外的公园里展出第一批“共享女友”。但次日晚上,北京三里屯派出所就以“低俗活动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他趣进行罚款处罚,同时要求地推人员写检查和保证书,并将充气娃娃带离北京。

“共享女友”的炒作

短短数日,“共享女友”项目在争议中登场,在争议中落幕。不管是迫于舆论压力还是因监管问题,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

但从营销的角度看,他趣或许已经达到了目的。有分析认为,他趣的目标不是共享市场占有率,而是借此低成本赚吆喝,做品牌露出。

“共享女友纯粹就是个噱头。”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对时代财经分析称,共享女友的出现是一种炒作行为。

他趣有关负责人此前表示,共享娃娃的出现起到的是试用的作用,在他趣平台及第三方渠道商的数据显示,每个月大概可以卖出几百个娃娃。而共享娃娃的租赁,可以让一些观望的人迈出尝试的第一步。

据了解,用户若想体验他趣“共享女友”服务,需支付8000元押金,另外,一天的使用租金为298元,三天为698元,一周则为1298元。高昂的押金和租金,实际上让不少潜在用户望而却步。

面对外界的质疑声,他趣方面对时代财经表示不予回应,同时也强调了其初衷只是想让更多中国人尝试情趣文化。

打着共享口号的营销

自从共享单车和网约车带热了共享经济,共享产品无奇不有,一时之间大街小巷都涌现出各类打着共享口号的产品:共享马扎、共享床铺、共享健身仓、共享KTV等等。

其中,共享雨伞、共享纸巾和共享马扎等更被网友质疑是借共享经济营销。

今年5月,一家名为共享E伞的公司在深圳、杭州等18座城市投放了共享雨伞。但共享雨伞投放不到一周,几乎不见回收。计费标准显示,用户可支付29元押金,再充值9元使用费,即可使用0.5元/半小时的雨伞。如果不归还雨伞,相当于38元购入了一把雨伞。如此一来,可以说是间接卖伞了。新浪微博CEO王高飞对此点评,“这该是一段经典的营销案例,最主要的这还是无人销售。”

共享E伞创始人赵书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放雨伞前光是广告就已经收回一半成本了。

比起共享E伞,共享马扎的营销意图更为明显:扫码就可使用马扎。网友的评论直接点出了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实:“这还扫什么码呀,直接坐上去就共享了呀。”而共享马扎背后的企业事后也承认,共享马扎算是公司项目的前期推广,还有一半目的就是为了做公益。

此前,在北京中关村地区出现的“共享睡眠舱”被警方调查,认定这些太空舱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并且未获消防许可。据了解,目前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共享睡眠舱”、“共享床铺”之类的项目已经被叫停。

“打着共享的旗号实际是为了规避一些法律门槛和资质。”朱巍对时代财经表示,B2C这类共享经济本质上是一种商业行为,平台自己买产品设备,然后进入到市场经营,这个是需要商业资质的,而未获相关商业资质的“共享”都应该叫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