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团苦练内功优结构 王兴野心未减不设限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20-01-21 01:46:4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2020年开年,王兴通过饭否大胆预测未来中国车企格局;怒卸百度APP,痛批百度用户体验差。在这里他恣意洒脱,畅所欲言。

    时代周报记者 刘炜祺 发自北京

    市场冲上6500亿港元后,美团CEO王兴似乎仍不满足。

    1月20日,王兴以内部邮件形式宣布新一轮人事调整。

    美团联合创始人、S-team成员、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将于2020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S-team成员、高级副总裁刘琳将于2020年转任公司高级顾问。

    同时,美团启动“领导梯队培养计划”,增补副总裁郭庆、副总裁李树斌为S-team成员。

    有人说,要了解王兴要从饭否开始,那里是他安放精神世界的自留地。在这里他很少谈及美团,但是能够看到他对整个商业世界的思考。

    2020年开年,王兴通过饭否大胆预测未来中国车企格局;怒卸百度APP,痛批百度用户体验差。在这里他恣意洒脱,畅所欲言。

    一同活跃在社交平台上的还有滴滴出行董事长兼CEO程维。

    这一年,程维频繁发自拍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

    闫宝才自杀未遂事件和武汉外卖员杀人事件,让王兴和程维这对“难兄难弟”再次遭受舆论压力。相比之下,字节跳动CEO张一鸣被“价值观”讨伐后,越发退出公众视野,甚少对外发声。

    眼下,TMD三家小巨头主体业务流量增长逐渐放缓,固本增收的同时,拓展新业务,探索边界,寻找下一个增长点,成为TMD共同的目标。

    投110亿元瞄准B端市场

    为了盈利,2019年王兴带领美团“苦练内功”,提升业务运营效率,优化成本结构。

    从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美团两大主营业务,餐饮外卖业务和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营收占比小幅下降,但新业务及其他营收占比有所提升。

    据易观发布的《2019Q3互联网餐饮外卖行业数字化进程分析》显示,2018年Q2、Q3餐饮外卖市场交易规模还能维持45.7%和40.8%的环比增长,到2019年Q2、Q3其环比增长率分别下降为23.1%、11%。这意味着餐饮外卖这个流量池正面临增长乏力的现状。

    于是,王兴开始探索美团新业务,从外卖餐饮扩展到生鲜电商、出行、B端供应链等,围绕本地生活服务,王兴正在谋划一盘大棋。

    在众多新业务中,线上买菜是王兴多次提及的业务,但王兴对此的态度是“不着急加大投资,持续探索这个模式,在新业务上会考虑长期投资回报”。

    1月19日,美团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作为美团自营的生鲜零售业务,美团买菜2019年陆续在北京、上海、武汉、深圳四地上线并稳健拓展。其中,在北京已开出50余家线下服务站(前置仓),服务范围为站点周边2―3公里以内,基本覆盖北京各城区的重点区域。

    在王兴看来,业务由C端向B端转换,是美团发展的必由之路。其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曾表示:“长远看美团只做很浅的连接,那是没有价值的。我们要在各个垂直行业都做更深层次的连接,我们会往B端走,扎得更深。”

    2019年,美团宣布将重点布局B端,投入110亿元,美团外卖1万名员工的重心将从消费者转向商家。

    然而展望2020年,当争抢B端市场成为行业普遍共识时,美团能否借由自身优势突围仍存在太多未知。

    TMD没有边界

    此前,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万物其实没有简单边界,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清晰—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在“Eat Better,Live Better”的愿景下,美团围绕“吃喝玩乐行”不断扩张边界。今日资本徐新曾说过,作为超级平台,美团的优势在于,由于它的网络效应非常强大,所以它能一直长出花来。

    从团购到外卖、旅游、网约车、共享单车、B端供应链、生鲜电商、配送等,什么业务都想做的美团曾因为没有边界,四处树敌。

    在美团发力网约车业务之际,滴滴程维曾留下过一句“尔要战,便战”后,推出滴滴外卖予以反击。

    王兴坦言:“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不要总是期望一家独大,也不要期望结束战争,所有人都要接受竞合才是新常态。”

    所以,如今打开美团APP,你会发现它早已覆盖了生活中所需的各种服务。

    纵观BAT的发展路径,无论是内部孵化还是外部投资,走向竞合是企业竞争不可避免的趋势。

    同为龙岩人的张一鸣,在边界探索方面与王兴如出一辙。

    2019年7月,张一鸣曾对外称,字节跳动主产品今日头条正在艰难度过1.8亿DAU(日活跃用户数)的增长瓶颈期,如果没有搜索场景拓展和优质内容,今日头条增长空间只能剩4000万DAU。

    在主营业务流量增长压力陡增后,字节跳动上线头条搜索,并全资收购互动百科,完成搜索布局。

    今日头条CEO朱文佳曾表示:“做东西肯定瞄着第一去做,瞄着第二没有奔头。”一时间,今日头条对标百度的言论甚嚣尘上。

    随着抖音崛起,字节跳动巨大的流量受到众多游戏厂商的追捧。

    1月18日,一位百度销售团队的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2019年抖音在游戏方面的广告营收很可观,一定程度给百度带来了一些影响。

    在游戏行业尝到甜头的字节跳动,2019年大举进攻游戏行业,不仅成立绿洲计划开始自研重度游戏,深圳团队甚至开始游戏赛事体系搭建。

    流量压力,迫使字节跳动不断探索自己的边界。在社交领域,今日头条先后尝试了多闪、飞聊,还在内部孵化出企业服务Lark。

    1月18日,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很多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后,会向综合性、多维度方向发展。当有足够的资金、用户、数据时,完全可以通过平台化信息化能力来统筹接入第三方的服务,渐渐给行业提供价值,进一步竞争力会强化。” 

    2020年,无论王兴、张一鸣还是程维,或许仍将身处不同漩涡,但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他们仍将继续前行。正如王兴回应“树敌众多”时所言:“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