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音换帅 737Max问题待解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20-01-21 01:36:4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尽管因为空难而停产的737Max是波音最引人注目的问题,但其他麻烦也不容小觑:被前任搞砸的监管层信任度、愤怒的航空公司客户们、777X客机的一再推迟、竞争对手空客的强势逆袭等。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拯救波音737Max飞机只是新帅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面临的诸多挑战之一。

    在卡尔霍恩漫长的职业生涯里,他多次扮演着救火队长的角色,也被外界视为拯救波音的关键。今年1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谈及737Max停产事件时表示,这一行业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可能会使美国2020年GDP减少0.5%,他也因此督促卡尔霍恩说:“你能快点把它处理好吗?”

    1月13日,卡尔霍恩正式接管这家历史悠久的工业巨头,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曾经作为美国制造骄傲的波音几乎名誉扫地。尽管因为空难而停产的737Max是波音最引人注目的问题,但其他麻烦也不容小觑:被前任搞砸的监管层信任度、愤怒的航空公司客户们、777X客机的一再推迟、竞争对手空客的强势逆袭等。

    去年12月23日,波音董事会在公告中称,替换领导人是恢复对公司未来信心的必要之举,公司在着力恢复与监管机构、客户和所有其他利益相关方的关系。

    在给全体员工的公开信中,卡尔霍恩称“这是波音公司至关重要的时刻”,除了改进企业文化和重建信任之外,未来波音将继续为CST-100 Starliner的首次载人飞行任务做准备,争取实现777X和737 Max10的首次飞行,并促进全球服务业务进一步发展以及与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合作关系的敲定。

    危机处理老手

    在成为波音掌舵人之前,卡尔霍恩曾在波音董事会任职十年,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行业老兵,对于处理危机得心应手。

    卡尔霍恩曾长期担任通用电气的高级主管,在此期间以能够执行大胆的计划和策略而闻名。在“9‧11”后续影响席卷航空公司和飞机工业之时,卡尔霍恩正在领导通用电气的航空部门,同行们焦头烂额之际,他却在任期内使该部门的年销售额达到470亿美元。

    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非常欣赏这位曾经的爱将:“看见他在“9‧11”以后管理通用的航空业务,我知道他能够承受巨大的压力。”

    《纽约时报》在2006年的报道中提到,离开通用电气的卡尔霍恩受到许多大公司追捧,甚至彼时的波音曾就CEO一职对他伸出过橄榄枝,但他最终去了一家媒体评级公司尼尔森(Nielsen)并帮助其成功上市; 2017年3月,联邦特工突击搜查了建筑设备公司卡特彼勒(Caterpillar Inc)的总部,卡尔霍恩随后就担任了该公司董事会主席。

    卡尔霍恩曾与他人在合著的一本商业书籍中提到,“坦率”将是企业领导人身上的重要特质,许多批评人士认为,这就是波音初期处理737Max危机时缺乏的要素。

    据路透社报道,在担任波音董事长的短时间内,卡尔霍恩已经展现了出色的手腕,特别是对商务机部门负责人凯文‧麦卡利斯特(Kevin McAllister)的罢免上。据知情人士透露,卡尔霍恩在得克萨斯召集董事会成员举办了一次非正式晚宴,为期两天的峰会结束时,麦卡利斯特便被告知自己出局了。

    有意思的是,最终决定重大人事任免的那次晚餐谈话,前执行官米伦伯格并没有参加,这表明波音董事会已经在卡尔霍恩的带领下达成了某种一致。

    “首先,卡尔霍恩的任务是:在运营、财务、监管和声誉所有方面来管理这场Max危机,”摩根大通分析师Seth Seifman指出,“卡尔霍恩将可能在产品开发上扮演重要角色,会先从完成777X飞机入手,之后将延伸到波音应该开发什么新飞机的问题上。”

    空客凶猛

    1月17日,波音表示正在修复新发现的737Max飞机上的软件问题,以避免复飞再度延期。

    据悉,波音和美国联邦航空局原本定于今年1月底进行一次重要的飞行测试,但该缺陷的发现可能会将此次测试推迟到2月份。

    新年伊始,波音已经暂停了737Max的生产,从而斩断了庞大的全球供应链。众多供应商(仅美国就约有1.4万家)、相关航空公司、旅游公司等都受到了沉重打击,例如波音英国一家供应商Plc(Senior Plc)的股票在停产消息发布当天,出现了11%的暴跌,另一家供应商Spirit AeroSystems将被迫解雇2800名工人。

    去年以来,已有多个航空公司向波音提出索赔,虽然具体细节并未披露,但国际航空咨询机构Teal Group副总裁Richard Aboulafia指出,整个事件将让波音付出100亿―150亿美元的代价。

    此外,号称全球最大也是最有效率的双发动机客机波音777X已经遇到了无数的延误和挫折,这款意图对抗空客A350的产品在去年9月份进行压力测试时机身破裂,进一步加大了延迟交付的风险。同样,波音公司广为流传和讨论的新型中型飞机或NMA似乎也处于停滞状态。

    但竞争对手并没有停止进攻的号角—据路透社报道,在过去一年中,空客已经交付了863架飞机,自2011年以来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飞机生产商。

    在经历了多年繁荣后,如今的全球喷气客机销售正在降温,也意味着未来的市场份额争夺将更加激烈。在波音流年不利的日子里,空中客车在单通道喷气式飞机这一关键市场的高端和低端领域都取得了销售成功,即便未来波音的禁飞令解除,也难免遭遇空客进一步的挤压。

    在国防方面,由于KC-46加油机多次出现质量问题,这款飞机在2019年被美国空军无限期叫停;2019年12月,波音的Starliner太空舱在测试时出错,没有成功抵达太空站,因此波音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以便在与SpaceX的竞争中,拿下第一个商用载人太空船的成就。

    如今,卡尔霍恩将进一步修复与监管机构的紧张关系,设法应对危机带来的现金短缺问题,并在严格的监管审查之际将777X加快推向市场。欧洲研究机构(Redburn)的工业专家梅兰德(Timm Schulze-Melander)认为,卡尔霍恩在波音董事会的经历使他能够“在短时间内接管公司,而无需长时间的熟悉”。

    一位曾在卡尔霍恩手下工作的高管表示,他是一个有独特魅力的领导者,他不会热情洋溢,但能激发灵感:“(波音)可能需要像卡尔霍恩一样坚强的人。尽管我认为他不会长期担任首席执行官。但作为一名应对危机的CEO,他也许能够完成自己的使命。”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