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伊务实外交见成效,两国关系暂归平衡点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20-01-11 14:34:26 来源:时代周报
  • 马立明(特约评论员)

    当地时间1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在本周驻伊拉克美军基地遭导弹袭击后,已经追加了对伊朗的制裁。特朗普在白宫告诉记者,自己刚刚批准制裁,“已经这么做了。我们已经增加了制裁。现行制裁非常严厉,现在它大幅增加了。”

    从导弹袭击到地震,再到乌克兰客机的失事,以及伊朗放言的死伤数字,最后似乎有惊无险。至少,美伊双方都技巧性地避免了战争的可能。对于国际政治而言,体面地避免战争是一门高超的艺术。在这背后,肯定存在一系列的紧急磋商——不仅要双方找到“公约数”,更需要在国际舆论中获得体面的姿态。至少,在美伊各自言说的当下,双方似乎都宣告了自己的胜利,最后都不诉求进一步行动。

    但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是否印证了周轶君的断言:“苏莱曼尼就白死了?”美伊冲突这场戏,绝没那么快就落下帷幕。笔者相信,紧张的谈判还在进行。此刻并未走向战争,并不意味着美伊关系好转,剑拔弩张的状态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伊朗到底会如何处理对美关系?目前,大多数国际评论只针对当下的利益格局,真正的答案,必须深刻地了解伊朗这个国家的性质。

    在这个案例中,伊朗的外交行为模式非常值得探讨。纵观伊朗近百年的历史,不难看出伊朗是一个具有大国志向的骄傲国家。伊朗有辉煌的历史,但如今国力相对有限,在中东地区遭到伊拉克、土耳其、沙特等国的制约,令国民情绪一直处于悲情之中,热衷于“收复失地”、“重新崛起”。国民性格比较刚烈彪悍,意志坚定。尽管曾有短暂的世俗化阶段,但是随着霍梅尼“不要西方,也不要东方,只要伊斯兰”,伊朗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这种路线导致了与西方世俗社会存在着结构性的矛盾。作为一个非西方国家,伊朗以一种特立独行的姿态行走于国际社会,从霍梅尼到内贾德,再到哈梅内伊,都持着一种鲜明的“反美”的态度。但是,伊朗的外交也是“刚中带柔”,在强悍的宗教外衣之下依然有可对话、可协商的部分。尽管伊朗反美态度强烈,但私下却不拒绝与美国在能源、反恐、地方安全上进行合作。特朗普对伊朗的评价“没打赢一次战争、但没输过一次谈判”,与其说是一种嘲笑,不如说是一种肯定。在国际关系上,谈判的意义很可能比战争本身更重要——战争是为谈判赢得筹码,但是伊朗外交团队往往在缺少足够筹码的情况下赢得谈判。可见,伊朗绝不是一个只有匹夫之勇的国家。

    如果伊朗一直秉持着极端反美的态度,它有可能会步伊拉克的后尘,遭到美国的打击。但是伊朗与美国的关系在数十年内保持着微妙的状态,既强硬又灵活。在哈塔米执政期间(1997-2005),他曾提出“文明间对话”的外交新视野,以灵活务实的姿态赢得了美国的信任。哈塔米曾一度缓和了伊朗与美国的关系,但由于各种因素的制约,两国关系未能实现正常化。至今,哈塔米的外交遗产仍保留了下来,成为了两国之间互信的基础。尽管之后内贾德再次开始高举反美大旗,但事实上双方都建立了一定的契约,关系再恶化仍然有“压舱石”。总体而言,美伊之间的关系是可控的,可对话的。尤其是2015年,在奥巴马的首肯下,伊朗核协议得以通过。六方代表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协议于2016年1月生效。伊核问题的进展,透露出伊朗外交团队的谨密心思所在——在反美的幌子下悄悄地达成交易。

    但是,特朗普对于奥巴马签订的这个协议非常不满,认为这是一个灾难性的决定。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特朗普与鲁哈尼就伊核问题在社交媒体上大吵了若干回合。鲁哈尼先是怼特朗普:“切勿玩弄狮子的尾巴,这只会带来后悔。”特朗普马上用通篇大写字母反击:“永远、永远不要威胁美国,否则你将遭受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后果,我们不再是能忍受暴力和死亡言论的国家了,小心点。”显然,特朗普把伊朗表面的“反美”当了真,并决定死磕到底,没有留意到美伊之间的默契。在过去的两年间,一说到伊核问题,特朗普总要强调“伊朗不是那个伊朗了”,这可能成为他刺杀苏莱曼尼的直接动因。

    刺杀苏莱曼尼,是一个令美国五角大楼都觉得难以接受的决定,这打破了美伊关系表面上的平衡。或者说,这是特朗普一个非常业余的外交举措,它实际上无益于中东地区的稳定,反而导致更多的不确定因素。最起码,面对汹涌而来的舆情,伊朗不得不做出回应。

    伊朗的反击必须建立在美伊关系的默契之上。美国的出格举动,伊朗也必须以同样出格的手段回击。但这一次,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说明这是一次“表演式袭击”,以一次充满默契的佯攻完成了画面上的复仇。最好的结果,就是双方都获得了台阶,此事就可以有个交代,重新找回美伊关系的平衡点。

    但是,事件是否就到此落幕,笔者也不敢乐观。在民意倒逼下的非常规战争模式——例如恐怖袭击,依然会不定时地出现。伊朗政府也可能受制于民意,也会继续采取一些边缘行为。尤其值得担心的是,忠诚于苏莱曼尼的民间势力,有可能会成为袭击美国目标的“独狼”。但更可能的是,伊朗会利用苏莱曼尼的死,作为跟美国斡旋的砝码。

    总之,这场风波若能平息下去,确实符合多方的利益。一方面展示了伊朗外交的出众技巧,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看到了伊朗的底牌所在。


2019年减税降费预计将超2万亿元,被称为“史上最大规模”。如何既切实减轻实体经济和个人负担,又能提高财政支出效益、缓解收支压力,考验着各级地方政府的预决算能力。

多家机构近日表示,2019年四季度中国经济积极信号增多,多项经济指标出现回暖迹象—PMI等宏观经济先行指标已经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上,预计四季度GDP增速有望超过6.0%。

5年里,吴晓波年终秀依次走过上海、无锡、珠海、厦门,现场观众人数依次为1000、1030、1500、4000、7000人。按照上述估算方法,五年里,吴晓波年终秀的门票收入可达3000万。

在京沪高铁上市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A股上市铁路公司仅有3家,分别是大秦铁路、广深铁路和铁龙物流。国铁集团为何选择在2020年推动多家铁路企业上市?拟上市的企业有何特点?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看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如果全部统一到省政府手中,进而要实现全国统筹,“就是临门一脚了”。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