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行长董事长接连落马 吉林银行陷多事之秋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11-20 10:05:00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罗仙仙

    时隔8年,吉林银行又一位前任董事长落马。

    11月18日,吉林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574162729288411_8c89a5f7ad311834bdb717.jpg

    张宝祥11月刚被免去吉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公开资料显示,他曾担任吉林银行的前身——长春市商业银行的党委书记、行长。2014年7月后,张宝祥调任吉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18日,吉林银行长春市某支行一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行内听说董事长被带走的消息,目前业务没有受到影响,也未有接任者的公告或消息。”

    在张宝祥任内,吉林省委巡视组两度进驻吉林银行巡视,分别为2015年10月和今年4月。第一次巡视的反馈情况中就指出,该行存在“行业信贷风险与廉政风险并存”等诸多问题。彼时,张宝祥表示,“完全接受整改意见……坚定不移地抓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如今,张宝祥成为该行又一位接受调查的金融高管。

    吉林银行董事长一职由谁代为履职?11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向该行董秘邮箱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尚未回复。

    时隔8年又有董事长落马

    事实上,张宝祥是一年来第二位被查的吉林银行高管。

    去年12月,吉林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吉林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王安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今年7月,据吉林省纪委监委消息,王安华因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借用企业车辆;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为他人安排工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检察机关依法对王安华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

    张宝祥也是8年来第二位落马的吉林银行前董事长。2011年11月,吉林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常务副省长田学仁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田学仁曾任吉林银行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张宝祥在地方政府部门和银行之间交替任职。2000年12月,他正式进入银行业,出任长春市商业银行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监事长,2005年11月任该行党委书记、行长。

    不到一年,张宝祥回归地方政府任职,先后担任过长春市南关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代区长、长春市宽城区委书记、吉林省政府外事办公室(省侨务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等职,直至2014年7月,调至吉林银行出任一把手。

    吉林银行的前身为长春市商业银行,2007年10月在吸收合并吉林市商业银行、辽源市城市信用社的基础上设立而成。

    2008年,该行还进一步吸收合并了吉林省白山、通化、四平和松原4个区域的城市信用社。

    目前,吉林银行为吉林省内唯一一家城商行,在省内外分支机构有393个,包括1个总行、11个分行、1个分行级专营机构和380个支行及支行以下机构。

    上半年净利润腰斩

    据吉林银行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的资产总额为3802.39亿元,较2018年末增长5.08%。

    上半年,吉林银行实现营收46.89亿元,同比增长16.99%;归母净利润7.8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5.48亿元相比,降幅近50%。

    净利润大减最为直接的原因是,该行在同期的贷款类减值损失准备支出大增178.92%至22.9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4.74亿元。

    尽管如此,吉林银行的不良指标仍出现“双升”。

    其中,不良贷款余额较2018年末增加7.36亿元至69.22亿元,不良贷款率也继续维持在2%以上,较2018年末增长0.04个百分点至2.86%。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全国城商行整体不良率今年二季度末为2.3%。

    一份判决书或可窥见一斑。11月1日,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吉林银行大连分行遭骗贷5.8亿元,截至2018年12月18日,贷款本息损失至少6.54亿元。

    在半年报中,吉林银行并未披露企业贷款行业分布情况。以2018年年报来看,该行的前五大贷款行业分别为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占全部贷款比重为19.39%、17.86%、11.75%、5.06%和4.14%。

    前五大贷款投放行业的占比尽管较2017年有所下降,但合计占比仍超过50%。

    “受异地分支机构不良贷款发生率高、贷款企业偿债能力普遍下降的影响,近年来吉林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持续下滑。”联合资信在2019年评级报告中指出:“未来一段时间,吉林银行不良贷款率可能有所上升,资产减值准备面临较大计提压力、盈利能力与资本充足性将持续承压。”

    上市进程止步不前

    “吉林银行已与政府及部分投资人达成增资意向,将于2019年进行增资,预计增资规模为 70亿~110 亿元。”上述评级报告称。

    吉林银行于2008年启动了第一轮增资扩股,曾引入了东方资产、新湖中宝等一批企业入股该行。

    2010年,外资企业韩亚银行入股并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达16.98%;紧随其后的四大股东依次为长春市融兴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吉林亚泰(集团)和吉林省投资集团,持股分别为11.86%、11.14%、9.96%和4.3%。

    吉林银行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上述大股东中,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的实控人为吉林省国资委,吉林省投资集团则是吉林省财政厅的全资控股公司。

    2019年6月末,吉林银行并表口径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已接近监管红线,分别为10.77%、8.9%和8.9%。

    上述评级报告指出:“成功增资后,将对吉林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起到较大提升作用。”

    相较于东北三省中的其他城商行,无论是区域地位或股东背景,吉林银行的发展似乎更具优势,但截至目前,黑龙江省、辽宁省均已有城商行上市,吉林省上市银行仍为空白。

    吉林银行对于上市早有筹谋。在张宝祥甫任吉林银行一把手的2014年,该行就在年报中提出,“将于3年时间争取实现上市”。

    5年后的今天,吉林银行的上市路仍未有实质进展,张宝祥却已落马。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的公路里程达到14.8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总里程已达14.3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而且远超第二的美国。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