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乡住房变迁史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11-19 03:24:3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提高农村土地使用效率,推动新型城市化和城乡统筹,是一门“大学问”,也是攸关农村乃至整个中国社会“根基稳定”的战略性大局。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陶短房 

    中国是个城市出现很早的国家,早在帝王时代就涌现出汉唐长安、洛阳,北宋汴梁和明初南京那样的超级都市,和“长安居、大不易”这等“最早反映都市宜居问题”的民谣。

    但在古代社会,低下的生产力、无所不在的等级制度,严重制约了城市住宅的发展,对于占城市人口绝大多数的平民而言,他们住房的规格、高度、用材,甚至能不能用瓦、建筑屋顶的颜色,都有严格的限制,这让古代中国的大都市成为反差鲜明的世界:既拥有故宫、恭王府那样金碧辉煌、令人叹为观止的豪华帝王之居,又充斥着低矮简陋、配套不齐的简居陋巷。

    进入近代,部分沿海都市开风气之先,引进了欧美城市民居和社区的理念,涌现出上海石库门等典型近代民居建筑,部分城市也开始对住宅区进行统一规划,如民国首都南京市20世纪30年代的城北“新住宅区”,上海五角场及周边的“棋盘式布局”,等等,但这些新型城市住房社区规划主要针对中上阶层,难以惠及大多数市民,且屡屡被战乱打断,对大多数人而言,不过是可望不可及的另一个世界。

    城市居民:由包分配到限购买

    城市新增住房需求压力与日俱增,与此同时,改革开放大潮涌起,百废待兴,不论国家、“单位”,都很难在旧的“包起来”体制下,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城市“住房难”问题。

    在这种形势下,当时领导人决定向改革“要住房”。1988年1月,第一次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变住房实物分配为货币分配”的“房改”概念,中国城镇住房从此由“单位包下来”为主,转变为“市场转起来”为主,长期以租房为主的城市居民居住模式,也在短短几年间切换到以自有住房为主的新居住模式。

    尽管如此,由于当时广大城市居民家庭实际收入不高,手头“活钱”少,且城市体制改革尚未进入新阶段,城市居民的主体仍然是“有单位”的人,在住房方面“等靠要”心态普遍,“住宅商品化”尚难充分发挥其效力。

    在“双轨制”期间,中国城市人均住宅面积从1978年的6.7平方米(住建部存档数据),提升至1998年的18.7平方米,城市住宅成套率也大幅上升,“新工房”成为城市居民住宅的主体。

    1998年7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明确指出,1998年下半年开始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并同时提出“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房为主的住房供应体系”“全面推行和不断完善住房公积金改革”,至此,全国范围内的福利分房时代画上句号,中国城市住房商品化时代全面到来。

    至2017年即改革开放40周年前夕,中国城镇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已达到36.9平方米,且基本普及了城市住宅“成套化”,居住质量同步提升。

    在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由此可见,有关方面正认真考虑、谨慎推动解决中国城市住房“成长中问题”的战略,中国城市住房问题的解决思路,将沿着“螺旋式上升”的通道稳步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5月,《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将广州、深圳等19个城市列为新一轮房改的首批试点。可以预见,新一轮城市房改之下,将对房地产市场交易和定价、功能产生方向性的影响。

    农村住房:居住有其屋

    在很大程度上,新中国的成立是伴随着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而实现的,“农民翻身做主”的具体成果和体现,就是农村住房条件的极大改善。

    随着农业集体化的进展,农村住房制度逐步形成以宅基地供给制和住房产权制度为核心,由住房用地供应制度、住房建设制度及住房产权制度构成的体制,其突出特点,是“自主、自管、自建、自力”,宅基地属于集体所有,无偿提供给农村居民,农民在符合农村住房规划前提下自筹建房资金,自主确定设计、施工方案,选择建材与配套设施,最后再由农民自己组建施工队伍或者委托他人进行施工建设,农民拥有宅基地和房屋的使用权和房屋的所有权,但并不拥有和城市商品房相似的完整住房产权(即所谓“小产权”),因此只能流转给所属集体经济组织,无法正大光明地在市场上销售。

    改革开放由农村开始,但由于种种原因,兼具生活和生产用途的农村住房和宅基地政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大的变化。

    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改革开放后,农村住房建设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住建部资料显示,在国家政策支持下,数亿农民自筹资金、自主修建、自我管理、自家使用,至2016年末,农民户中99.5%拥有自己的住房,“住有所居”的目标基本实现。不仅“有房住”,而且“住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好”。从新中国初期的土草平房,到改革开放后大量建设的砖瓦房,再到现在二层三层的砖混小楼甚至小别墅,农村住房建设质量不断提升,室内设施水平也大大提升,农民居住条件极大改善。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有关部委,从2008年起实施农村危房改造,进展顺利,成效显著,深受群众欢迎,数千万贫困农民告别原来的破旧危房,住上了基本安全房。据统计,2013—2017年,中央累计安排1359亿元补助资金,支持了1469万户住房最危险、经济最贫困农户解决最基本的安全住房。农村危房改造还发挥了拉动内需、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和扩大就业的积极效应,累计拉动直接投资1万多亿元,创造了约40亿工人就业。

    这一制度使农民住房兼具生产生活功能,兼具社会保障功能,保障了我国农村农户“居者有其屋”的居住权益,保证了农村社会的长期稳定,促进了农村社会的发展。

    如何在巩固改革成果的同时,通过审慎、稳妥的改革,在切实保障土地所有者和使用者土地权益,切实做到国家、集体、个人“三得利”的前提下,通过农村住房体制改革,提高农村土地使用效率,推动新型城市化和城乡统筹,是一门“大学问”,也是攸关农村乃至整个中国社会“根基稳定”的战略性大局。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的公路里程达到14.8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总里程已达14.3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而且远超第二的美国。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