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版支付宝PayPal借道入华 难撼双寡头格局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10-10 14:15:52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曾令俊

    金融对外开放大背景下,我国迎来境内首家外资支付机构。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国付宝股权变更申请,美国支付机构PayPal(贝宝支付)通过旗下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进入中国支付市场。

    PayPal“借道”进入中国支付市场,标志着支付市场对外开放的第一张外资支付牌照落地。PayPal入华后的业务重点和前景是各方关注焦点。

    时代周报记者近日采访多名专业人士,他们均认为,PayPal在华业务重点会是跨境电商支付,在C端直面微信支付、支付宝两大巨头的概率较小。

    10月9日,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PayPal通过收购现有支付牌照的方式进入中国后,不会引起太大的市场变化,因为格局已经固化,并且其没有太大技术优势。

    收购现有支付牌照

    据了解,PayPal堪称“美国版支付宝”,系美股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后被知名电商平台易贝(ebay)收购,是全球领先的第三方支付企业。

    PayPal为何以收购现有支付牌照的方式进军中国市场?

    10月11日,一位不便具名的支付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PayPal可能自己申请牌照但未获批,而现有的支付牌照,最起码还有一定量的用户。

    公开资料显示,国付宝于2011年12月份获央行颁发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业务许可,2015年获基金支付业务许可,2016年获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许可,并于当年获预付费卡发行与受理业务许可。

    不过,国付宝曾被监管开出大额罚单。

    2018年8月,央行营业管理部因国付宝违反清算等规定、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等,对其两次处罚,合计被罚没4646万元。这个大额罚单也提醒PayPal在华开展业务时要符合监管要求。

    10月9日,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外资、内资支付机构在监管上是同等待遇,在开展境内支付业务时,PayPal以“商业存在”方式提供的境内支付服务并没有新的监管难点。

    “对于提供跨境人民支付业务,PayPal也与内资支付机构面临在跨境资金流动、协同监管、交易信息、数据保护等方面的问题。同时,监管与PayPal都面临着跨境业务中的监管协同、监管标准不一致等问题。”黄大智分析说。

    PayPal入华是金融开放的成果。

    2018年3月,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开放外商投资支付机构,明确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条件和监管要求,降低进入中国境内市场的门槛。

    当年5月,英国跨境支付公司万里汇(World First)就向中国央行递交关于申请支付业务许可的来函。然而,今年1月,万里汇主动撤回相关申请文件,随后即官宣被蚂蚁金服收购。

    中国支付市场的空间对于任何外资支付企业来说都是不小的诱惑。据易观发布的最新数据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47.7万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0.96%。

    微信图片_20191010140852.jpg

    发力重心或在跨境支付

    但PayPal想要在竞争激烈的国内移动支付市场分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10月9日,信用卡行业研究人士董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PayPal进入中国一方面面临着的是中国支付市场一片蓬勃发展的前景,另一方面也面临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

    根据第三方机构艾瑞统计,2019年一季度,支付宝市场份额为53.8%,排名第一;财付通(含微信支付)市场份额为39.9%,排名第二。

    黄大智分析称,对于目前的支付格局而言,我国在电子支付方式上已走在世界前列,不管是市场价格还是创新机制,国外的支付机构很难形成强有力的冲击撼动稳固的寡头格局。

    “两大巨头依靠其自身生态和用户习惯的养成,已经形成寡头垄断,PayPal很难对其在国内业务造成有力的冲击。同时,在支付价格上,国内的支付手续费率相比国外特别是美国市场低5-10倍,短时间内,PayPal在国内并无实质的冲击。” 黄大智进一步解释称。

    “对于微信支付、支付宝来说,支付只是它生态圈内很小的一部分。支付要有粘性,生态圈的作用很强大。这样的业态对PayPal来说,在没办法实现的情况下,生存的空间已经很小了。”董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Apple Pay、三星Pay近年来也进入了中国市场,但反响平平。

    Apple Pay于2016年2月入华,但时至今日,它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据近期iResearch艾瑞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国内的移动支付市场上,Apple Pay的份额已低于0.2%,被归类为其它;几乎在同一时间,占据韩国八成市场的三星Pay也入华,但份额也极小。

    董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Pay类产品有一个问题,在于手机硬件的问题,本来就只能占据小部分市场,Pay类支付普及性不是很好,导致使用率不如扫码。”

    PayPal很可能将发展重点放在跨境支付。“产生的冲击应该主要是在跨境支付的市场上,国外支付机构依靠其本国的货币结算便利以及在支付牌照等方面的优势,能形成跨境支付的个别方面优势。”黄大智说。

    易观智库分析师王蓬博表示,中国的支付体系已经相当健全,PayPal的话语权也相对较低,特别是支付宝、微信所建立起的C端业务很难再有竞争者,PayPal未来或将业务主力放在跨境市场上去寻求突破,因为它本身就是跨境电商平台起家,美国方面的牌照相当齐全。

    有数据显示,PayPal已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2.86亿个活跃的支付账户,支持全球100多种货币交易。黄大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对支付宝和微信而言将是一个较长时间段的壁垒,全球范围内的跨境收款业务或将是PayPal未来的发力方向。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创新的力量犹如蝴蝶效应下的那阵风,细小无声却又摧枯拉朽。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