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奇应收款惹质疑 大康农业扩张藏隐忧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9-08-30 09:45:21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黄嘉祥

    8月28日上午,大康农业(002505.SH)收报2.12元,涨0.02元。27日,该股延续上两个交易日强势继续封涨停,截至收盘,涨9.95%报2.10元。

    微信图片_20190830092949.jpg

    8月26日晚间,大康农业发布2019年上半年度业绩。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7.38亿元,同比下降1.94%,实现扣非净利润3263.3万元,同比大增129.15%。另一方面,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下滑194.49%,至-2.09亿元。

    就在一周前,一笔离奇的应收账款将鹏欣系旗下这一重要资本运作平台推向舆论漩涡。

    8月19日,有媒体质疑大康农业涉嫌财务舞弊,部分应收账款及交易存疑。8月21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此事向大康农业董秘孙文求证,其回复称相关质疑不属实,公司会有公告(回应)。

    8月22日晚间,大康农业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否认了上述所有质疑,并称截至2019年一季度,Future Empire Trading Limited(以下简称“FETL”)对大康农业的欠款已基本全部回款。

    除了财务数据遭到质疑,大康农业近年来出海并购布局频频,业绩巨亏、负债率攀升等难题亟待大康农业解决。

    蹊跷应收款

    据媒体报道,大康农业2018年合并财务报表项目中,公司对Future Empire Trading Limited(以下简称“FETL”)的应收账款为2.93亿元,但FETL自成立以来却处于休眠状态;另外,大康农业子公司大康食品财报数据前后披露不一致。

    一石激起千层浪。8月20日晚间,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大康农业就应收账款事项及前五大客户等情况进行说明。消息一出,大康农业股价连续大跌,2天累计跌去10.46%。

    根据大康农业8月22日的回复,FETL成立于2012年2月14日,注册于英格兰威尔士,2016年7月,诺舜实业董事长邓力仁将该公司收购,并开始开展大宗商品业务。而邓力仁自2016年收购FETL以来,因未与代理机构及时沟通更新工商资料,导致FETL英国工商披露出现了休眠状态。

    大康农业表示,2018年,大康农业“中巴供应链集成增值平台建设项目”共实现销售收入2.35亿美元,其中,大康农业向FETL销售巴西大豆、豆粕实现销售收入5997.00万美元,占项目总收入的25.56%,还向FETL销售新西兰原木实现销售收入415.84万美元。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FETL累计回款 4262.95 万美元,基本全部回款。

    在回复关注函中,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已就应收账款的真实性保持了合理怀疑的谨慎态度,获取了充分且必要的审计证据。

    至于大康农业子公司大康食品业绩数据披露不一致的原因,大康农业表示,主要是因为披露口径不一致。

    在大康农业回复关注函之后,市场已有反映。8月23日,大康农业股价大涨10.13%,基本回到遭质疑前的价格。

    另外,对于公司2017—2018年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及销售前五大客户的相关问题,因大康农业正在编制2019年半年报而申请延期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底,大康农业非公开发行获得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然而,今年以来A股市场爆雷不断,“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成为监管层当下的关键词。在这样的关键节点,突遭质疑也给大康农业此次非公开发行增添了变数。

    巧合的是,就在大康农业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8月22日晚间,上交所通报近期上市公司运行情况,今年以来,有些公司财务造假、内部公司失控、重组业绩不达标,挫伤了市场信心。对这些案件需要高度重视,严查严处。

    “大康是赶上了这一轮监管运动式措施,如果已经获批、那么受影响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因为价格低于当时的预期而搁置。”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出海并购盈利待考

    除了上述蹊跷的应收账款,大康农业近年来频频出海并购和业绩巨亏问题也引发市场关注。

    自2014年3月入主大康农业之后,鹏欣集团对公司业务进行了大换血,在剥离养猪产业后,开启了海外“买买买”节奏。

    大康农业大规模收购境外资产主要集中于2016-2017年。两年间,大康农业分别以7亿元、2亿美元、2.53亿美元将克拉法牧场、巴西粮食贸易商Fiagril Ltda和巴西粮食贸易商Belagrícola公司收入囊中,后两者作为大康农业在巴西从事粮食收购和农业生产资料经销的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Fiagril Ltda的有息负债高达14.47亿元,且2014年和2015年分别净亏损2.44亿元和8052.72万元,至今还在亏损当中。

    数据显示,2018年末,大康农业商誉余额为11.39亿元,2018年计提5.72亿元商誉减值准备。

    另一方面,2017年,大康农业也在着手布局“缅甸50万头肉牛养殖项目”和“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而肉牛板块被视为公司今后发展的新利润增长点。

    为推进项目建设,从2017年年底以来,大康农业5次修订增发预案。根据2019年1月15日公告,大康农业将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方式募集资金28.8亿元,主要用于缅甸50万头肉牛养殖项目,预计投入14.85亿元,而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项目预计投入3.9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10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募集资金未到达之前,大康农业通过自有资金或是自筹资金已进行投入。截至2019年3月31日,缅甸50万头肉牛养殖项目已投入626.98万元,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已投入4.44亿元。

    海外扩张让大康农业营收大幅增加,从2014年的5.85亿元增至2018年的133.95亿元。不过,增收不增利也成为长期困扰大康农业的一大问题,其中,2018年深陷巨亏,亏损6.85亿元,同比下滑2981.90%。公司负债率也从2015年的30.28%攀升至2019年3月末的66.09%。

    而大康农业2016年-2018年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分别为-4119.46万元、-2.16亿元和-8.31亿元。今年6月,深交所下发2018年报问询函,要求大康农业说明三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呈现明显下滑趋势的原因。

    今年7月,大康农业在回复年报问询函中表示,虽然近年来公司主营业务及产业布局进一步清晰,但部分业务正处在培育期,需要公司进一步提升其盈利能力。报告期内,肉牛业务尚未成熟,作为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占比最高的粮食和农资贸易业务毛利还相对较低。

    8月23日,北京某券商农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康农业迈的步伐有点大,这对公司的管理上的挑战非常大,一旦管理跟不上则比较容易出问题。

    今年6月,某大型券商资深农业分析师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康农业跨境肉牛项目具有前瞻性,但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未来能否真正做得好,既与缅甸和国内相关政策等大环境因素相关,也与公司内部管理是否专业,以及公司执行力等方面有关,这是其接下来要面临的考验。


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大多数停留在省或地市一级,地方政府仍扮演着养老金投资运营的主要角色,各地将结余基金委托给社会基金会统一运营的积极性并不高。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上海早在2010年就开始供应共有产权保障住房。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已有包括上海、北京、南京、广东等近10个省市在进行共有产权住房的探索。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