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卖楼、关店、转型,3个月亏损近6亿 ! “国民女装”拉夏贝尔的自我救赎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9-08-29 11:27:08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李静

    让人唏嘘不已的是,曾经的“国民女装”在经历过不少高光时刻后,如今却以最快的速度“跌落神坛”。

    8月28日晚间,拉夏贝尔(603157.SH)交出了2019年上半年的成绩单。

    据半年报显示,拉夏贝尔营业收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毛利率都同比减少,扣非后的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更是同比大幅减少408.5%。

    8月27日,拉夏贝尔创始人兼董事长邢加兴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坦言,造成拉夏贝尔如今的困境,有外因也有内因。

    外因是大众女装发展受困,而且居民消费信心不足。“内因是我们没有跟上服装行业调整的步伐,再加上今年我们关了很多店铺,产生的亏损有相当的一部分是摊销成本。”邢加兴无奈表示。

    随着业绩的崩塌与股权质押的爆仓,拉夏贝尔的问题不断地暴露在公众面前。邢加兴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何活下来成为他首要思考的问题。

    “现在我们定下来唯一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断臂求生’。关掉亏损的店铺、出售部分固定资产、优化员工结构。可能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又可以重新回到一个比较良性的状态来运转。”就在上半年业绩发布的前一天,邢加兴对拉夏贝尔的未来依旧充满了信心。

    危机爆发

    2019年半年报显示,拉夏贝尔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9.51亿元,同比下降 23.1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8亿元,同比大降311.2%。

    微信图片_20190829112047.png

    微信图片_20190829112050.png

    同时,这个上半年,拉夏贝尔关店2400多家。

    今年一季报,拉夏贝尔还盈利975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在3个月内亏掉近6亿元。

    “因为关了很多店铺,产生的亏损有相当的一部分是摊销成本。”邢加兴对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今年的二季度对于拉夏贝尔是最艰难的。

    拉夏贝尔董事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此前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2019上半年公司优化线下渠道结构对经营业绩产生了一定影响。同时,加速过季品销售,导致商品平均毛利率同比下降。此外,公司业务转型调整、降本增效等举措实际效果尚未体现。”

    8月28日,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认为拉夏贝尔的亏损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拉夏贝尔多元化的扩张,占用了大量的资金,却没有取得比较好的成效。二是,拉夏贝尔面临着快时尚和电商的双重冲击,其主营业务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所以没有顶住竞争对手的蚕食。”

    实际上,拉夏贝尔业绩颓势在2018年便已显现。2018年,拉夏贝尔净利润为-1.56亿元,同比下降131.24%;今年第一季,净利润虽然录得975.1万元,但同比大降94.40%。

    但当邢加兴意识到问题严重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在2018年10月的时候,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我们店铺销售额整体有20%的下降。11月份,我们就把全国所有门店的数据拉出来,发现问题很严重,所以就赶紧去做调整。” 邢加兴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除了面临业绩亏损,邢加兴还需要解决债务、库存积压、质押违约等等问题。

    2018年,拉夏贝尔短期借款达到了19.12亿元。不过,最新发布的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拉夏贝尔短期借款已经有所下降,但仍达16.57亿元,积压存货达21.60亿元。

    对于拉夏贝尔而言,熬过艰难的2019年成了最大的愿望。

    和今年很多业绩跳水的企业一样,拉夏贝尔也将选择出售不动产来度过难关。

    “我们打算卖掉总部的一部分大楼,有些楼层也会出租出去,太仓的仓库在几个月内也会卖掉。”邢加兴直言,现在我们定下来唯一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断臂求生”。

    微信图片_20190829112056.png

    图片:拉夏贝尔总部园区 来源:拉夏贝尔官网

    对于股权质押违约的情况,邢加兴表示自己需要二个月的时间。“一是我自己想办法凑钱来减轻质押的比例,二是现在我也在找政府的纾困基金来帮忙,现在正跟中信证券和海通证券做沟通,希望他们给我们一定的时间。我相信事情都会解决掉,就是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邢加兴说。

    加速调整转型

    从白手起家到如今危机四伏,邢加兴面对的是拉夏贝尔的自我救赎。

    如果说曾经的多品牌战略、直营模式成就了拉夏贝尔的辉煌,而如今的大幅关店、渠道转型则是拉夏贝尔不得不进行的动作。

    在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中,邢加兴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2019年是拉夏贝尔第21个发展年头。

    梳理公司历程,他表示,在第一个10年,几乎没有赚到钱,仍坚持下来了;第二个10年,公司找对了方向,得以快速发展;今年是第三个十年的开端,拉夏贝尔必须变革了。

    首先动刀的就是直营店。对于关店,邢加兴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半年报显示,截止2019年6月底,拉夏贝尔境内零售网点共6799个,报告期内净关闭零售网点2470个。

    “去年有边开店边关店的情况,是因为那些已经签订了合约或者在装修。去年10月份到12月份,开了至少有500家以上的网点,今年这两个季度基本上都关掉了。那些店只要开出来不盈利或亏损,我们就迅速把它关掉。”邢加兴表示。

    拉夏贝尔所受到的质疑之一,就包括为何前两年大肆开店,到如今又无奈地大规模关店。

    邢加兴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大家都以为早年间我们是胡乱扩张,其实我们那时候是跟随着商业地产的步伐。和很多商场都签署了协议,店铺扩张的也很快,但是随着商业地产发展下行,直营模式固定成本费用支出也很高,我们压力就很大,关掉低坪效的店必须要做。”

    他坦言,由于2019年上半年零售市场增速放缓,代理模式的开展低于预期,下半年仍将继续推进。

    除了关店,多品牌战略也使得如今的拉夏贝尔不堪重负。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过去拉夏贝尔拥有品牌14个。过去三年拉夏贝尔陆续拥有或者推出Siastella、OTR、GARTINE等品牌,陆续支持或参与Maira Luisa、Tanni等品牌发展。

    微信图片_20190829112100.jpg

    图片:拉夏贝尔曾经的品牌名单 来源:网络

    据邢加兴介绍,今年上半年,拉夏贝尔对品牌进行了整合,如今仅剩余5个女装品牌、1个男装品牌和1个童装品牌。

    即使通过这种“断臂求生”的方式,拉夏贝尔可以度过眼前的难关。但未来又该如何发展?

    拉夏贝尔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将采取集中优势资源发展核心女装品牌,明晰品牌定位,构建差异化的品牌矩阵;响应市场趋势和消费者需求,提高买手店占比;改进管理,促进运营效率及经营质量等措施来提振业绩。

    在马岗看来,在竞争激烈的服装行业,拉夏贝尔需要明确自己的优势。在快时尚和电商的冲击下,拉夏贝尔要找到有效的解法。

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大多数停留在省或地市一级,地方政府仍扮演着养老金投资运营的主要角色,各地将结余基金委托给社会基金会统一运营的积极性并不高。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上海早在2010年就开始供应共有产权保障住房。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已有包括上海、北京、南京、广东等近10个省市在进行共有产权住房的探索。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