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迅雷增收不增利 甩卖链克重回云计算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9-08-20 04:01:1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短短30天内,迅雷摇身一变再次成为手握互联网最新技术的前沿公司,并向投资者讲述“链克”的故事,股价暴涨6倍。

    时代周报记者 张梦琳 发自广州

    8月14日,迅雷公布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二季度总营收为4780万美元,环比增长15.7%,而去年同期为3468.6万美元;其中,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2250万美元,环比增长40.6%。

    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陈磊在财报中表示,公司第二季度业绩超出了指引上限,主要是得益于云计算与其他增值服务收入的大幅增长。

    尽管营收连年攀新高,然而迅雷却从未摆脱亏损困局。

    财报显示,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迅雷营收从1.3亿美元稳步增长至2.3亿美元;但亏损却持续加剧,净利润从-107万美元扩大至-3949万美元;分季度来看,从2018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第二季度,迅雷连续四个季度亏损,亏损额最高达3213万美元。

    事实上,2017年,迅雷曾靠其自主创新的迅雷链业务,一度成功得到资本的青睐,但去年迅雷决定售让该板块部分业务。

    8月19日,迅雷回复时代周报记者时表示,这笔售让业务给迅雷带来了670万美金的收入。并对区块链合作表示信心满满,种种迹象表明,云计算已成为迅雷的重点业务之一。

    “分水岭”遇阻

    曾在互联网有过高光时刻的迅雷,在“PC时代”转向“移动时代”洪流中迷失。

    在网速不超过几十KB每秒、微软浏览器下载功能短缺的年代,迅雷作为一家研发下载工具企业在2003年应运而生。

    2014年,迅雷登陆纳斯达克,开盘价为14.21美元,较12美元发行价上涨18.4%,市值达10.3亿美元。

    但彼时PC互联网已趋于饱和,移动互联网蓄势待发。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4月,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总数达8.48亿户,在移动电话用户中的渗透率达67.8%;手机网民规模达5亿,占总网民数的八成多,手机保持第一大上网终端地位。

    数年后,随着PC操作系统时代的没落,迅雷不再被资本市场推崇,股价也日渐低迷。2017年7月,迅雷股价纵跌至3美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短短30天内,迅雷摇身一变再次成为手握互联网最新技术的前沿公司,并向投资者讲述“链克”的故事,股价暴涨6倍。

    所谓链克是一种数字资产,官方解释称,玩客云共享计算生态下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原生数字资产,它的产生过程与玩客云智能硬件、共享CDN的经济应用有强关联,必须通过玩客云智能硬件分享网络带宽、存储空间等资源来获得。

    简单来说,用户通过将玩客云连接到路由器上收集宽带并共享,从而获得链克来兑换云计算服务或产品。

    很明显,“挖矿”的前提需要一台“矿机”,而这台“矿机”便是玩客云。据悉,截至2017年11月28日,玩客云总预约人数达790万,预约价399元,官方指导价599元,实际售价最高达2500元。

    链克概念在获得市场青睐的同时也带动迅雷业绩快速上升。财报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迅雷总收入为8240万美元,同比增长128.5%,比上一季度增长83.9%,其增速是迅雷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

    迅雷变换赛道,让同为PC时代互联网大户暴风影音也看到希望。

    事实上,自上市以来,暴风影音股价走势同样高开低走。2015年,在深圳创业板上市的暴风股价从发行时每股7.14元暴涨到每股280元,市值高达346亿元,被业内人士称为“妖股”;但风向逆转,暴风股价一路狂跌至2017年的20元。

    当经营轨迹几近相似的迅雷通过涉足区块链迎来新一轮红利期时,暴风紧随其后,走上了相同的转型道路。2017年12月,暴风集团推出“暴风播控云”,产品主打智能硬件、矿机、区块链概念。

    但仅仅维持数月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2018年1月发布一纸公文,认为迅雷实际上是用链克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

    此后,迅雷股价再入寒冬期,暴风播控云也未躲过叫停命运。

    出售“链克” 聚集云计算

    2018年9月,迅雷与新大陆科技集团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

    同时迅雷仍保留迅雷链、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等底层技术业务,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售让链克等业务有利于迅雷链进一步敞开大门合作,让迅雷链更加开放、公平,避免迅雷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而且迅雷也可以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技术—迅雷链、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业务上的研发和开拓。”8月19日,迅雷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大陆科技集团与迅雷集团的合作领域是很宽广的,新大陆科技集团的业务,以及承接的国家项目,与高性能的区块链技术有很多结合的空间。

    据了解,受让方新大陆科技集团1994年成立于福州,是一家产业横跨物联网、大数据、IT三大板块的综合性高科技产业集团,是国内最早参与数字经济建设的企业,承接多项重大国家工程的高科技公司,在数字经济领域,是不折不扣的国家队。

    “区块链的相关产品,是需要市场和时间的检验才能证明它的商业价值,迅雷进军区块链过于急功近利,有企业愿意受让其业务,反而是好事。” 8月14日,互联网观察家、原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目前看来区块链并不适合迅雷,把旗下业务聚焦在能够给用户提供价值的场景和服务上才是至关重要。”丁道师补充道。

    事实上,迅雷结束链克生涯后,重点布局云计算成为迅雷首要任务。

    去年5月,迅雷发布星域云和迅雷链开放平台。其中,星域云由星域CDN升级而来,是迅雷共享计算战略的最新产品,提供分布式云计算服务。

    成立一年后,迅雷相继拿下优酷、百度、网易游戏和趣头条等订单。此外,第二季度财报报告期内,迅雷投资一家网络设备公司,该投资主要用于扩大企业级共享节点的资源布局。

    陈磊在第二季度财报中直言,迅雷共享计算的模式已经得到市场的充分验证。

    在云计算领域,迅雷前进步伐之快毋庸置疑,但与互联网巨头对比仍存在距离。

    8月2日,全球咨询机构IDC发布《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第一季度跟踪》报告显示,在国内IaaS+PaaS市场,第一阵营分别是阿里云、腾讯云、中国电信、AWS、百度智能云,其中阿里云以43%稳坐首位,此外,国内云市场仍然呈现互联网、运营商、外企“三足鼎立”,BAT实力最强的市场格局。

    “云计算的商业模式值得推广,但由于阿里,腾讯等互联网企业过于强大,迅雷与其竞争难度可想而知,同时随着5G时代到来,迅雷应基于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和痛点,不断研发创新,如果没有持续迭代更新,迅雷将很难再恢复当年的市场地位。”丁道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继对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双双破7作出官方回应后,8月7日,网络有消息称,央行将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个百分点。当晚,央行微信公众号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近日,央视财经频道曝光了一条“炫富产业链”,电商平台的商家为了满足一些人在朋友圈炫富的需求,提供各类炫富的图片和短视频,甚至还能加工配上声音

银行女中层帮助同在银行的丈夫贪污,甚至还默认丈夫包养情妇多年,为其丈夫逃亡提供方便。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