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监管重创新 国资委主任郝鹏履新百日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8-20 03:02:5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多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自今年5月21日郝鹏兼任国资委主任以来,更有利于党委与行政工作班子加快形成改革共识,快速推进改革举措落地实施,提高效率。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郝鹏在国务院国资委实现党委书记、主任“一肩挑”将满100天。

    多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自今年5月21日郝鹏兼任国资委主任以来,更有利于党委与行政工作班子加快形成改革共识,快速推进改革举措落地实施,提高效率。

    强化国资监管、鼓励创新,是郝鹏在这100天里频繁提及的两个关键词。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截至发稿,郝鹏至少4次在不同场合明确提到强化国资监管,并在7月26日的地方国资委负责人座谈会上,明确提出要“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他表示,面对新形势新任务,要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坚持上下贯通、协调联动。

    同时,郝鹏对科技创新尤为重视。5月30日,出任国资委主任不到十天,郝鹏即到中国通号(科创板上市企业)调研。此后在出席多场活动时,郝鹏都明确提到了“创新”。

    “郝主任是个低调、务实、重在解决问题的人,而且比较幽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上海交大行业研究院副院长颜世富这样描述自己对郝鹏的印象。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这位履新100天的国资委主任,面临着不小的挑战:除了把握稳增长、发挥央企“国民经济稳定器”的作用以外,还要推进国企改革向深层次发展,实现国资委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职能。

    根据2015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到2020年,要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决定性成果。郝鹏和国资委完成国企改革阶段性任务的工作计划表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

    6月21‒23日,郝鹏前往浙江调研,并与上海、浙江、江苏、福建、江西等省市国资委负责人座谈。郝鹏在座谈会上强调,要加强国资监管机构系统建设,形成各级国资监管机构上下协调联动、相互支持有力的工作局面。

    随后,在7月26日召开的地方国资委负责人座谈会上,郝鹏明确提出,要加快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形成国资监管一盘棋,把握好国资监管机构和政府部门、各级国资监管机构之间、国资监管机构与监管企业、中央企业与地方企业的关系。

    “地方国资委负责人座谈会,是一次具有开创性意义的重要会议,明确了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推进了国资监管工作的理论创新。”安徽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李中在8月15日的安徽省属企业与市国资委负责人座谈会上如此形容这次会议。

    2003年4月,为了解决国有资产出资人的职能不清的问题,国务院国资委挂牌成立,随后确定了中央、省、市三级的国资监管架构,实行“分级所有、分层监管”。

    “现行的国资监管架构,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地方国资的发展。但当前,各地对国企改革的理解与执行存在较大差异,推进改革的力度不一,需要进行统一的协调或推进。”上海天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祝波善认为,国资监管大格局,从横向上看,是理顺国务院国资委与其他部委的关系,从纵向看,则要协调好中央与地方国资监管部门的关系。

    今年以来,中央企业与地方国企合作加深,既出现了多个地方国企重组到央企的案例,也诞生了南航股权优化、实现首家央企引入地方国资的案例。实际上,出任国资委主任后,郝鹏前往浙江、湖南、福建调研时,均强调要加强央地合作,如“深入挖掘央地双方利益共同点,持续拓宽合作领域、深化合作内涵、提升合作层次”。

    颜世富分析认为,郝鹏有过主政一方的经历,在甘肃、西藏、青海等地做过地方官,“跟企业里出来的人就是有些不同,视野的宽度、思维的广度以及对地方的重视程度很高”。

    “央企跟地方政府、地方国企的关系很重要,郝主任现在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我觉得确实非常及时。”颜世富分析,央企在技术上、管理上有很多先进的东西,对地方有好处,而央企在员工来源、生活保障方面又需要地方的支持,“如果不加强合作,就会导致互相扯皮,很多事情做不了。”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当前国资国企改革的环境有两个突出变化:一是随着混改的推进,国资控股、参股链条延长,国资存在形态日益多样化;二是随着中央企业与地方国企的不断混合,中央国资与地方国资的界限将日益模糊:“这些变化对当前国资监管构成挑战,需要国资监管方式做出新的变革。”

    刘兴国认为,当前央地国资合作加深,相互参股持股日益增加,客观上为国资一盘棋提供了条件。他预计,未来对国资监管将形成两种倾向:一是探索将其他类型的国有资产纳入国资委监管范畴;二是将中央与地方国资统一纳入国资委的工作范畴。

    重视“科技创新”

    1982年从西北工业大学航空专业毕业后,郝鹏在中航工业下属的基层企业工作了16年,39岁从政,先后在甘肃、西藏、青海长期任职。

    2016年12月,郝鹏从青海省省长任上调任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与同年2月出任国资委主任的肖亚庆搭班。今年5月18日,在郝鹏兼任国资委主任任命宣布的四天前,肖亚庆调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外界普遍认为,长期在央企系统工作以及主政一方的经历,让郝鹏在全面接手国资委时显得游刃有余。“一肩挑便于决策和执行,提高了效率,做事情可能更加顺一点。”颜世富说道。

    履新不到十天,5月30日,郝鹏即到中国通号调研。调研时,郝鹏指出,要强化自主创新,将轨道交通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持续提升核心竞争力。作为轨道交通类央企,7月22日,中国通号在科创板挂牌上市。

    就任三个月来,郝鹏在出席多场活动时,都提到了“创新”,并与互联网企业巨头进行了“亲密接触”。

    6月16日和7月31日,郝鹏在国资委先后会见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与他们会面时,郝鹏均表示,鼓励支持中央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加强务实合作,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通过不断的技术升级和管理创新,国有企业的发展质量和效益才会大幅度提升,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否则,国有企业的发展会受到很大制约。”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因为工作原因,颜世富与国有企业的接触较多。他发现,国有企业集聚了很多优秀的人才,且创新意识比较强,“大家都意识到科技不进步,就无法与同行竞争”,但受体制机制的影响,目前国有企业的创新氛围受到限制。

    “所谓创新就要打破常规,但好多事情,国有企业不敢做,不愿做,做了可能有麻烦。”颜世富分析,现在国有企业的底线是保值增值,而创新就要冒险,意味着可能会失败,失败后又涉及追责问题,“因此,国企很难像民营企业一样敢闯敢干”。

    创新动力还受激励机制的影响。“有些民营企业创新成功了,奖金甚至高达千万元。而很多央企高管的年薪可能就100万元左右。”颜世富表示。

    “科技创新”已经成为今年下半年国资委的重点工作之一。7月下旬,国资委举办中央企业负责人研讨班时,用八个“突出抓好”总结了下半年重点工作,前三个分别是:稳增长、科技创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如何理解三者关系?郝鹏在另一场合中表示,扎实推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应牢牢把握稳增长这个前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创新驱动这个关键。

    刘兴国分析,下半年内外部压力加大,更需要切实采取有效措施来稳增长,而做好稳增长,迫切需要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加快技术研发,从而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增加技术竞争力。

    国企改革新挑战

    2018年1月,在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的间隙,时任国资委党委书记的郝鹏把连续14年考核为最高等级的8家央企负责人召集在一起,主持了一场夜间的小型会议。颜世富以专家的身份参与了这场会议。

    这场会议历时一个多小时,主要是总结央企的管理经验和模式。“参会的都是重要人物,去之前的心情很紧张,但是郝鹏作为主持人,把会议的氛围营造得很轻松。”颜世富回忆。

    “央企负责人平时给大家的印象一般都是不苟言笑,很严肃,但是那次大家说话都比较轻松,除了谈工作之外,其他也顺便谈谈,既保证了开会效率高,又显得比较平易近人。”颜世富说道。

    时移世易,如今,国企改革的重担落在了郝鹏身上。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国企改革仍存两大遗憾:一是改革的节奏时快时慢,呈现出波浪式前进的状态;二是仍没有在关键领域和重点行业取得明显突破。

    刘兴国则认为,放权授权是目前国企改革的难点。他分析称,国务院国资委已经出台了不少举措,对放权范围进行了分类探索,下放了不少权力,但还存在进一步放权授权的空间:“如何有效界定国资委与国有企业各自的权力边界,从而做到充分有效放权授权,这确实很难,但非常关键。”

继对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双双破7作出官方回应后,8月7日,网络有消息称,央行将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个百分点。当晚,央行微信公众号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近日,央视财经频道曝光了一条“炫富产业链”,电商平台的商家为了满足一些人在朋友圈炫富的需求,提供各类炫富的图片和短视频,甚至还能加工配上声音

银行女中层帮助同在银行的丈夫贪污,甚至还默认丈夫包养情妇多年,为其丈夫逃亡提供方便。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