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00亿纾困资金进与退 驰援民营上市公司进入下半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09 01:39:51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6月以来,网宿科技、跨境通、康欣新材等多家上市公司相继发布控制权转让公告,国资入股民营上市公司的案例再度增多。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发端于去年10月的国资纾困民营上市公司行动进入第二季。

    6月以来,网宿科技、跨境通、康欣新材等多家上市公司相继发布控制权转让公告,国资入股民营上市公司的案例再度增多。据媒体统计,近一个月里,至少有约15家上市公司发布控制权变更提示性公告,其中9家上市公司的接盘方是国资。

    硬币的另一方面,则是部分纾困资金开始谋划退出。7月1日,湖南生猪产业链公司唐人神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湖南资管计划下半年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唐人神1600多万股,被市场称作“A股纾困资金退出第一单”。

    唐人神董秘办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湖南资管出于自身原因需要减持,但减持之后,仍是公司大股东,本质上没有变化。

    地方国资占比最大

    2018年5‒10月,沪深两市震荡下挫,上市公司资金面持续承压,民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股票质押风险开始显现。

    为了降低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去年10月,深圳市政府成立了专项小组,安排数百亿元专项资金,开启国资纾困上市公司的先河。此后,浙江、江西、河北、海南等多地跟进,成立专项基金纾困上市公司。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也参与到纾困行动当中。

    与去年侧重于化解股权质押风险不同,此轮国资入股上市公司的目的,更多聚焦在上市公司本身发展及地方产业整合。

    以网宿科技为例,该公司发布公告称,6月6日,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陈宝珍、刘成彦与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广投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交易完成后,广投集团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有助于优化公司股东结构;推进公司在广西区内、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东盟地区)的业务开拓。同时,公司管理团队将保持稳定,仍将保持独立的文化、愿景及价值观。

    与网宿科技类似,跨境通也发布公告称,6月6日,实际控制人与泸州老窖集团旗下的四川金舵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框架协议》,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交易完成后,四川金舵投资将充分发挥平台优势,对上市公司发展给予全面支持,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融资能力和市场影响力,实现做大做强上市公司的目的。同时,不干预上市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保障经营管理团队的稳定性和独立性。

    此外,康欣新材、恒通科技等上市公司也于近期发布控制权转让公告,均强调,股权转让将提升上市公司股东实力和公司知名度,为推动上市公司产业深化发展与转型升级,增强上市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及盈利能力奠定良好的基础。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本轮国资收购民营上市公司升温有多种原因,一方面,5月份市场再次出现调整,很多公司股价下跌,股权质押风险再次提升;另一方面,一些业绩比较好的民营企业,希望通过国资收购的方式来优化公司治理结构。

    深交所综合研究所4月19日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股票质押回购风险分析报告》(下称《报告》)显示,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合计约5000亿元。其中,地方政府成立纾困资金占比最大,合计约2900亿元。

    杨德龙认为,当前各类纾困资金约5000亿元,对缓解股权质押风险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避免了股权质押风险的集中爆发,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落地难题

    尽管纾困资金已初具成效,但高比例质押控股股东的信用风险仍然相对突出。Wind数据显示,当前A股的股权质押市场呈现稳定态势,但大股东质押股数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呈上升趋势,已从年初的6.54%攀升至7.2%。

    同时,纾困资金的落地并非一帆风顺。

    市场普遍认为,救急不救穷是纾困资金选择标的一般性原则。以深圳为例,获得国资驰援的企业需满足三个条件:在深圳登记注册的实体经济领域优质A股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应生产经营状况良好,具有较好发展前景;实际控制人无重大违法违规和重大失信记录。但实际操作中,存在项目标筛选、各方目标不一致等困难。

    去年6月,深圳联建光电股价跌幅较大,存在平仓风险,为了优化公司股权治理结构,其控股股东与广东南方新视界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意向书》。但历时一年,交易方案最终搁浅。联建光电今年6月21日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战略调整、拟收购方内部人员调整等原因,各方在后续具体事项上未能达成一致。

    不过,联建光电控股股东仍表示,其将以开放心态引进投资人成为控股股东或主要股东,引进战略投资者后,一方面能在现有的融资环境下给公司带来一定的现金流支持;另一方面能化解大股东平仓风险。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7日,获驰援的上市公司共有255家,其中149家公司的纾困项目已完成,49家已签署协议,3家停止实施,其余公司处于达成意向或正在实施状态。

    “由于社会资金募集难、参与意愿不足,项目标的筛选难、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目标不一致,资金进入退出难、收益补偿机制不完善等原因,部分纾困项目面临落地难的问题。”前述深交所发布的《报告》指出。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些企业整体的基本面不错,只是受去杠杆等大环境的影响,产生了暂时性的资金问题,这种情况下,纾困资金进入后,能够缓解企业的流动性问题,保持正常运营。但是实际操作中,如何判断一家企业是否只是暂时的流动困难,如何评估其运营状况是否良好,存在一定困难。杨德龙也认为,有些上市公司本身质量不佳,很容易造成部分纾困资金难以落地。

    并非长久之计

    去年12月8日,唐人神与湖南资管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湖南资管以3.11亿元的价格战略入股唐人神,成为其第三大股东。公告称,所得款项优先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解除质押的股票。但湖南资管持有唐人神股票仅半年多时间,就计划于今年下半年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唐人神股票。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唐人神董秘办人士,对方表示,湖南资管出于自身原因需要减持,但减持之后,仍是公司大股东,本质上没有变化。另据媒体报道,接近湖南资管人士表示,湖南资管此前多项投资纾困叠加成本不低,有资金回笼需求。

    受非洲猪瘟等因素影响,今年“猪价股”整体走势强劲。入股半年,湖南资管持股浮盈已近5亿元。也有分析认为,湖南资管此时减持对市场的冲击相对小,而国资自身也有保值增值的需要。

    作为湖南省政府金控平台湖南财信金控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湖南资管从去年四季度开始,积极开展纾困行动,先后与楚天科技、克明面业、亚光科技、湘油泵、金杯电工等10余家公司或其大股东签署合作协议,累计投入金额30多亿元。

    “纾困资金退出符合市场规律。”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有资本有一定的特殊性,相关的投资可能涉及追责。而纾困资金属于救急资金,“如果有些企业没有救起来,国资即便选择撤离,也在情理之中”。

    杨德龙分析,纾困资金的退出,由资金方来决定,最好是等到市场行情好转、公司股价回升之后再退出。总之,退出时要综合考虑当时的市场状况、公司股价情况等多重因素。

    事实上,纾困资金可解一时之困,却非长久之计。多位专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资驰援只能纾解上市民企短时期的质押和流动性风险,要彻底解除危机,还得依靠企业恢复自我造血能力,以及整个股市的稳定和上行。

    苏培科表示,从大的政策环境看,要对民营企业进行适当松绑,保证民企的资金流动性。“靠别人接济过日子,肯定活不下去,必须靠自我恢复能力。”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钠、丹参川芎嗪等20个品种。

“中央层面更加关注城市房地产与经济增长的匹配性,因此三四线城市的反弹管控会更加严格,二线城市则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根据财政部数据,1—5月财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反映前一轮减税降费效果正在显现,“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伴随新一轮降费措施落地,财政政策将进一步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

6月以来,中央部委密集分赴各地调研,既有国家发改委对高质量发展、上半年经济形势、东北振兴、制造业投资、民间投资的专题调研,也有工信部对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工业互联网的调研。

7月1日,央行发布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购到期、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的影响,今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