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贸区第五次扩容在即 花落谁家依据三大考量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09 01:34:5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6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大阪峰会上宣布,中国将进一步开放市场,新设6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增设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片区,加快探索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进程。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自由贸易试验区将添6名新成员。

    从6月底至今,自由贸易试验区在多个场合被频繁提及。6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大阪峰会上宣布,中国将进一步开放市场,新设6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增设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片区,加快探索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进程。

    7月2日,商务部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唐文弘对6个新自贸试验区的设立进展作出回应,表示将在第一时间通报明确信息。

    谁在新一批自贸试验区名单之列?遴选新一批自贸试验区有哪些具体考量?“自贸试验区的遴选并不是依据省份综合排名确定的,主要考虑三方面因素:一是当地具备设立自贸试验区的条件,包括区位等;二是具备地域或者产业特征;三是地区的发展定位。”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具备鲜明产业特征

    翻阅2019年各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可发现,多个省份表示要积极申建自贸试验区。

    山东省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将进一步加大开放力度,积极申建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湖南省则提出,积极复制推广自贸区经验,申报中国(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此外,还有河北省、云南省等,均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申建自贸试验区的意向。

    尽管各省份均未公布拟申建的自贸试验区范围,但政府官网披露的信息量充足。

    以江苏省为例。2018年,在自贸试验区第四次扩容前,江苏省商务厅对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提案的两份答复意见中,均提到“深化苏州工业园区开放创新综合试验,争取国家同意在苏州工业园区全面叠加自贸试验区政策”,是年,新自贸试验区落地海南。2019年年初,江苏省印发《江苏省人民政府关于推动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其中提到,重点支持苏州工业园区、中韩(盐城)产业园、南京江北新区、连云港等有条件的重点区域,实施自贸试验区各项改革举措的叠加复制与集成创新,这意味着江苏省在自贸试验区的拟申建方案上进行了微调。

    如今,自贸试验区即将迎来第五次扩容,哪些省份入选概率较大?

    据《黑河日报》报道,6月初,黑河市市委书记秦恩亭表示,中国(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即将批复,黑河是三个片区之一。4月10日,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表示,长三角区域即将诞生新的自贸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表示,江苏和山东将至少“二取一”、广西和云南亦有望“二取一”。“此外,湖南、河北、黑龙江和新疆也有可能入选。”白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教授孙元欣认为,除山东、江苏是热门之选外,河北有雄安新区,黑龙江、云南和广西则分别连接俄罗斯、越南、缅甸、老挝等国家,可开展跨边境经济合作,“这几个地方入选的几率大一些”。

    李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入选的省份一定是要具有鲜明的产业特征的,总之,自贸试验区的选取,一定要能探究解决某个领域的问题,且形成的经验能够复制推广。”

    增加北方自贸区数量?

    回顾前几轮自贸试验区的遴选,最终落地区域均承担区域特点任务,且各有侧重。

    例如,位于东北的辽宁省自由贸易试验区,主要任务是推动产业结构调整,提高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整体发展竞争力;东部沿海的浙江省自贸试验区,则主要负责探索建设舟山自由贸易港区,推动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中西部的重庆市自贸试验区起到纽带作用,推动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

    自2013年国务院批复成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截至目前,中国共有上海、天津、广东等12个自贸试验区,形成了“1+3+7+1”的雁阵格局。经时代周报记者梳理,目前已有的12个自贸试验区中,总体呈现南多北少的特点。本轮自贸试验区扩容,是否会增加北方自贸试验区的数量?

    李永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北方省份总体上比南方省份少,因此,入选自贸试验区的省份也较少,这并不意味着本次遴选会增加北方城市的比重:“如果此次扩容,最后增加了北方自贸试验区的数量,我认为一是由于改革开放的需要;二是想通过设立自贸试验区,推动当地的改革进程,转换政府的管理方式。目前北方的改革速度和政府的管理方式,整体都落后于南方。”

    目前,现有的自贸试验区红利还在逐步释放。6月30日,伴随2019年版外资负面清单的发布,自由贸易区的外资负面清单也已公布,由2018年版的45条减至37条,取消了水产品捕捞、出版物印刷等对外资的限制。7月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常会议上表示,要推动相关省市政府向自贸试验区下放省级管理权限,尤其是投资审批和市场准入;支持地方和部门提出自身范围内深层次改革事项,在自贸试验区先行试点。

    “自贸试验区的设立,起初是以‘开放’为导向的,而南方的国际贸易往来也较多,选择南方设立自贸试验区,更具示范效应。但随着改革的深入,会发现新的问题。目前,自贸试验区的使命亦包含了探索解决国内问题如产业动能转换、政府管理方式等。”李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钠、丹参川芎嗪等20个品种。

“中央层面更加关注城市房地产与经济增长的匹配性,因此三四线城市的反弹管控会更加严格,二线城市则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7月1日,央行发布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购到期、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的影响,今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

根据财政部数据,1—5月财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反映前一轮减税降费效果正在显现,“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伴随新一轮降费措施落地,财政政策将进一步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