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控药价再下一城 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发布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02 02:20:1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钠、丹参川芎嗪等20个品种。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辅助用药将在全国范围内进入严控阶段。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钠、丹参川芎嗪等20个品种。

    由于在国内无权威界定,但常见于各种疾病治疗方案,辅助用药被戏称为“万金油药”。辅助用药缺乏循证医学证据,有效性广受质疑,但同时临床使用广泛,带金销售情况多见,助推患者医药费用增长,造成医保基金不合理支出。

    2018年年底,官方首次正式表态将制定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管控辅助用药使用。是年1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了国家版目录的形成方式:自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开始,每个医疗机构上报不少于20个辅助用药品种。由各省级卫健部门汇总后,于当年12月31日前,以通用名、按照使用总金额由多到少排序,将前20个品种信息上报国家卫健委,统一由国家卫健委制订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并对外公布。

    “关于辅助用药的界定,业界并没有权威说法。辅助用药有疗效但效果不明显,所以很容易被滥用。现在国家出台辅助用药目录,相当于圈定了控制使用的品种范围,为精准控制药品费用找到了标的。”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辅助用药难界定

    “辅助用药不像医用耗材那么好界定,我都无法准确指出哪些药属于辅助用药。”上海某大型公立医院普外科医生的这一说法,道出了制定辅助用药目录面临的最大难题。

    实际上,官方已对何为辅助用药作出了解释。5月3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国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19版)》,将辅助用药收入占比纳入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并指出辅助用药即“有助于增加主要治疗药物的作用,或通过影响主要治疗药物的吸收、作用机制、代谢以增加其疗效的药物;或在疾病常规治疗基础上,有助于疾病或功能紊乱的预防和治疗的药物”。

    然而,由于药品在临床应用的实际角色多样,上述定义仍旧无法准确框定辅助用药。“药品上市需要有适应症,同一种药物,对某种疾病是主治,对另一种疾病可能就只是辅助作用,所以这一界定还是不够清晰。”山东大学医药卫生管理学院副教授左根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9年以来,青岛、烟台、石家庄、邯郸等地相继发布辅助用药管理目录。有趣的是,一些地区将目录命名为“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很难明确界定哪些药品属于辅助用药。有些地区的目录因此改称重点监控目录,以回避争议。”金春林分析道。

    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说明中,关于辅助用药,官方还有一项说明,即以国家统一规定的品目为准,这意味着,尽管地方对辅助用药难以界定,但一旦进入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便将遭遇严格管控。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今年各地发布的辅助用药(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发现,不少品种重复出现,如注射用磷酸肌酸钠、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丹参川芎嗪等。最终,这些品类都出现在国家版目录中等。“出台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的意义,不在于给药品打上‘辅助用药’的标签。主要在释放如下讯息:绝大部分情况下,如果不是作为直接治疗的一线药物,该药品可不用;其次,根据以往经验,有些药频繁出现于各类处方中,容易引起滥用和过度使用。把这些药物列出来,以规范医生用药。”金春林表示。

    联手控药价

    左根永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进入国家版目录的辅助药,不等于禁止使用,而在于少用。“纳入国家目录的药,如果以前就存在滥用现象,那销量肯定会下降,尤其是带金销售情况严重的药物,使用量一定会大幅减少,因此发布目录是有帮助的。”金春林表示。

    但同时有学者担忧,某种辅助药会否因为进入国家目录而停产。

    “按照国家卫健委的文件,辅助用药目录将来大体分为国家、省、医院三级,且国家版本的数量是底线。进入国家版目录,销量可能大幅下降,企业可能减产甚至停产该品类药物,应注意评估对市场的潜在影响。”左根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据《通知》,各省级卫健部门要在国家公布的辅助用药目录基础上,制订本省份辅助用药目录,数量不得少于国家版目录;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则在省级目录基础上,增加本机构上报的品种,形成本机构辅助用药目录;其他医疗机构根据实际情况,在省级目录的基础上,制订本机构目录。

    实际上,2016年年底,原国家卫计委就曾在官网表示,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医疗服务能力和疾病谱等存在明显差异,从国家层面统一制定辅助用药目录存在较大困难。这意味着,当时国家卫计委已经意识到,统一制定国家目录可能致使某种品类药物停产,从而影响临床治疗。但时隔不久,新组建的国家卫健委于2018年12月表示,将制定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底,正是国家医保局主导的“4+7”带量采购开展试点的时间,而此次国家卫健委发布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又恰逢国家医保局修订新版医保目录。

     “两个部门都希望在降低药价上有所作为。在促进合理用药方面,医保决定是否买单,但开药决定权在医生手上,制定辅助用药目录最主要还是为控制使用量,规范医生用药行为。可以看出,两方都在根据自己的特长降药价。”金春林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在今年准备财政预算,已经明确提出今年的税收收入增速会有所下降,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财政政策中也有关于挖掘收入增长、增加国有企业增加利润上交以及盘活存量的财政资金等多种方法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值班摸鱼的时候发现,清华大学又上了热搜头条,这次不是因为学霸们,而是因为古墓群!话不多说,有图有真相。

这个市场不是中国自己玩的,你自己玩的叫国内金融市场,尤其是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一定是国外金融机构也要参与进来,这才是金融市场的国际化。

过去主要抓颗粒物,现在广州的颗粒物已经达标,下一步主要抓的是二氧化氮和臭氧。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