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铁总更名“国铁” ,股份制改造难题待解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6-18 21:35:41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陈泽秀

    六年前,北京海淀区复兴路10号撤掉中国铁道部的牌子,换成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如今,这里再次更换门牌,中铁总的名称伴随股份制改造,正式淡出历史舞台。

    6月18日,经国务院批准同意,中铁总改制成立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铁集团”),在北京挂牌。

    此前,中铁总为全民所有制公司,实行总经理负责制,总经理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改制成立的国铁集团由中央管理,为国有独资公司,不设股东会,由财政部代表国务院履行出资人职责。同时,国铁集团设董事会、经理层。

    最近更新的国铁集团官网显示,公司领导班子共有9人,其中,原中铁总总经理陆东福出任董事长、党组书记,原交通部副部长、国家铁路局局长杨宇栋当任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另有5名副总经理、1名董事和1名纪检组长。

    “国铁集团的成立,有利于提高国铁资本效率效益,增强企业发展的内生动力、市场活力和抗风险能力;有利于加快构建现代企业制度,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有利于促进国铁企业加快走向市场,提升铁路客货运输服务品质。”国铁集团有关部门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更名、改制酝酿已久

    2013年3月,中国实行铁路政企分开,原铁道部被撤销,国家铁路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挂牌成立。成立之初,中铁总拥有10360亿元注册资金和20万亿元以上的总资产,在所有央企中独占鳌头。

    六年后,改制成立的国铁集团,注册资本提高到17395亿元,以铁路客货运输为主业,实行多元化经营。原中铁总的债权、债务、品牌、资质证照、知识产权等,均由国铁集团承继。

    此次中铁总的更名、改制酝酿已久。按照计划,铁路企业的公司制改革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按照“非运输企业—铁路局—总公司”三步进行:第一步,对中铁总所属非运输企业进行公司制改革,如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人民铁道》报社等;第二步,对全国18家铁路局和3家专业运输公司的公司制改革,包括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中铁特货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第三步,改革中铁总的公司制。

    按照上述“三步走”的计划,2017年以来,铁路系统先后实施了铁路局公司制改革、铁路总公司机关内设机构改革、所属非运输企业公司制改革、铁路局集团公司内设机构改革。

    去年12月5日,原国家工商总局官网发布公告,“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已通过企业名称核准。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今年1月初,杨宇栋就已调任中铁总任总经理,不过当时官方并未正式宣布。

    上述国铁集团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目前,铁路事业呈现良好发展态势,运输安全保持稳定,客货运输持续增长,经营效益不断向好,铁路建设科学有序推进,科技创新成果丰硕,为深化公司制改革打下了坚实基础、创造了有利条件。

    股份制改革难题待解

    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确定2019年央企改革重点工作任务时提到,要加快推动中铁总的股份制改造。

    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教授左大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铁集团作为国有独资公司而非全民所有制企业,是国家授权投资机构和国家控股公司,这为铁路股份制改造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国铁集团将逐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对于股份制改造中的决策、执行等更具有重要意义”。

    面对这艘总资产超过8万亿元的巨轮,改制后的国铁集团该如何把控航向,顺利完成股份制改造的艰巨任务?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胡思继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铁路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存在诸多难点,包括债务量巨大、财务会计系统复杂、涉及人员众多等。

    中铁总发布的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中铁总净利润首次突破20亿元大关,达20.45亿元,同比增加12.42%,创造历史最好成绩。盈利能力提升的同时,负债也在持续攀升。截至2019年3月31日,中铁总负债5.27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4.56%,负债率微增至65.63%。

    今年1月初召开的中铁总工作会议,提出了一系列的举措推动股份制改造,包括扩大优质存量资产债转股,降低资产负债率;加快构建现代企业法人治理体系,理顺控股投资公司与资本运营公司的权责与管理关系;探索多元投资、股权监管与专业化经营管理优势合作互补、优化资本经营效率效益的实现形式等。

    左大杰认为,铁路路网运营资源按照公益性与商业性分属不同类别,股份制改造的范围与深度如何掌握是难点之一。此外,铁路行业的特点客观上导致小规模资本不容易参与混改,如何使铁路资产资本化股权化证券化也个难点。

    左大杰建议,国铁集团作为国家授权投资机构,持有铁路运输上下游相关公司股权,可以充分利用混合所有制改革,积极稳妥地投资一批质地良好、前景可观的优质公司。同时,他也强调,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是重中之重,这将为股份制改造提供科学决策和强有力的执行提供保障。

对一些地方来说,本地国有企业不仅是地方经济的重要税源之一,还能带动当地人口就业。地方国企并入央企之后,其税收在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归属问题值得关注。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发改委在6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针对稀土行业违法违规生产的问题,将加大行业整顿规范的力度,构建长效的监管机制,规范行业的发展秩序。

目前来看,人民币的总供给仍然松紧适度,但一部分行业的流动性仍然有提高空间,因此,如果二三季度有降准可能的话,还是应以定向降准的方式落地。

经历了前几年基本养老保险收支增速差距逆转向好之后,2018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收支增速“剪刀差”再次收窄。

在“三医联动”的医改大背景下,“五个一”的布局并不难理解。通过耗材联合采购和药品集采,挤压耗材和药品的价格水分,同时,取消耗材和药品进医院时的费用加成机制。

6月10日,财政部、发改委等六部委就《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通知》坚持疏堵并重,把“开大前门”和“严堵后门”协调起来。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