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环保督查加减法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5-28 02:00:2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自今年5月15日起,来自生态环境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的蔡明勇短暂离开原单位,被抽调参与生态环境部组织的2019年统筹强化监督(第一阶段)工作。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福州

    卫星遥感显示福建省永泰县的一处水源地旁有一排民房,可能造成生活面源污染。通过现场巡查,蔡明勇确认这些民房产生的生活污水被全部收集到了旁边的应急池里,并不会直接排入水源地。他在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APP中录入现场监督检查情况,并上传了图片等资料。

    自今年5月15日起,来自生态环境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的蔡明勇短暂离开原单位,被抽调参与生态环境部组织的2019年统筹强化监督(第一阶段)工作。不到10天里,他与组员们日行百余公里,穿梭在福州市周边的各个水源地之间。

    这场涉及全国25个省份的统筹强化监督,已于5月24日完成现场监督工作,从全国环境系统抽调的1038人陆续回到原工作岗位。与以往不同,本轮强化监督不再局限于对某一个领域的检查核查,而是将污染防治攻坚战确定的7个重点任务进行“打包”,同时进行,且不同省份重点监督的内容和数量不同。

    面对环保督查风暴再次袭来,一些地方担心面临严厉的环保问责压力。对此,生态环境部党组明确表示,统筹强化监督重在发现问题、推动解决问题,不牵扯追责问责。“特别是很多生态环境问题涉及历史遗留因素,只要把问题排查出来、建立台账、立即整改,认真解决到位,我们不会追究责任。”生态环境部环评司副司长、统筹强化监督福建省工作组组长刘薇在与当地见面沟通时如此说明来意。

    独立行动,不打扰地方

    本轮强化监督覆盖全国25个省份251个地市,根据安排,生态环境部派出25个省级工作组前往各地进行现场监督。为压缩规模,涉及水源地单一任务的内蒙古、海南、西藏等7省份不安排监督任务,后续将由生态环境部采取帮扶指导的方式,帮助地方建立水源地问题整改台账。

    日前,时代周报记者跟随其中一个省级工作组前往福建进行随行采访。福建省共有4个专项任务,分别是饮用水水源地保护、打击“洋垃圾”进口、斯德哥尔摩公约和汞公约履约抽查以及专项信访线索强化监督。这些任务覆盖福建9个地市及平潭综合试验区。

    饮用水水源地保护是福建省的最主要任务,工作组需要逐一核实各县级水源地问题清单。蔡明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问题清单来自于卫星遥感发现的异常问题、公众信访举报以及此前检查遗留下来尚未整改完成的问题。

    根据福建省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介绍,福建地市级水源地137个问题目前全部完成整改,县级水源地已完成整改67个,完成率66%,其余34个环境问题正在整改。“34个正在整治问题主要涉及生活污水收集处理、应急防护设施建设、水源保护区调整划定等方面,工程量较大,涉及面较广。”上述负责人表示。

    5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跟随工作组前往福建永泰县的一处县级水源地检查。借助卫星影像提供的线索,蔡明勇将目标锁定在水源地附近的农家乐饭店。现场检查后,蔡明勇在强化监督APP中写道:“农家乐已停业,生活污水管网集中处理。”同时他还备注,饭店宣传标语进一步清理,并上传了4张现场照片。

    类似场景也出现在其他工作组中。“有很多次,我们跋涉到了疑似工业用地斑块后,看到的只有废弃厂房,但这并不意味着辛苦白费,而是代表又成功排除了一个可疑目标。”福建省现场三组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福建省工作组共68人,为方便工作,被分成5个现场组,平均每组11—15人不等。蔡明勇和组员们每天8点30分出发,乘坐工作组自己租赁的汽车前往各个水源地、企业进行现场检查。晚上回到酒店,撰写当日的报告。

    在近十天的强化监督中,工作组并不会联系当地环保系统工作人员配合工作,除非因地点隐蔽不好找或非允许不能随意进入。5个现场工作组独立开展工作,从住宿、餐饮到用车,全部自行安排和结算。

    减负基层,从27到2

    从2015年12月,中央环保督查在河北开展试点起,过去三年多时间里,环保风暴席卷各地,推动了突出环境问题的解决,但也派生出五花八门的环保专项行动—仅在生态环境部层面,组织开展的督查检查考核就多达27项。

    在此情况下,基层环保部门任务繁重,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在接待上级检查、准备资料等方面。为了给基层减负,现在和今后一段时间里,生态环境部开展的督查检查将骤减到两项:一项是按照中央要求开展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查;另一项是将撤销或合并原来的26项后形成的统筹强化监督。

    “原则上,强化监督要与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查的时间、步骤都要错开。”生态环境部执法局局长曹立平在4月29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据生态环境部的估算,与统筹前相比,到地方进驻时间减少80%左右,人员总数减少70%,县区监督频次减少60%。“实现规模、人数以及地方配合工作量大幅减少,同时人员调配更合理、任务更高效。”曹立平表示。统筹强化监督福建省工作组组长刘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5月15日,我们和福建召开见面会后,他们对现在统筹强化监督的形式还是非常肯定的。”

    尽管督查检查考核项目缩减,但各地环保压力不减。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统筹强化监督每年一次,分两个阶段进行。其中,每年4月、5月开展的强化监督,主要帮助地方发现问题、建立台账,下半年9、10月份开展强化监督,主要对问题整改情况进行核实。

    刘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本轮强化监督主要帮助地方发现问题并促进解决,不对具体问题进行处理,不干预地方问题处理。“就像看病,先诊脉,看到底得了什么病,不要看偏了。我们只是起促进作用,或者从第三者的角度来审视这个省的问题。”

    不过,对于问题的判断与整改标准,各地在执行过程中难以把握。

    在统筹强化监督福建组的微信群中,有组员现场核查后提问:“饮用水源保护区沿着公路边缘划界,这样的公路算是穿越保护区吗?”还有组员问:“二级保护区内,保护区划定前已建成的水力发电站是否可以存在?”“一级保护区内是否可以有经济林?”福建省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也向工作组建议,应对这些有疑虑和把握不准的各种具体问题给予科学认定。

    建立地方申诉机制

    福建工作组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总结,福建省饮用水水源地问题涉及工业企业、排污口、交通穿越、生活面源污染、码头、农业面源污染、旅游餐饮、其他问题等8个方面。

    以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第三水厂水源地为例,5月17日,工作组现场检查发现,该水源地一级保护区位于县城城区,水源保护区沿河两岸存在几十户居民楼,居民的生活污水未进入市政污水处理厂集中收集处理,而是通过溢流口直接排入了一级饮用水源。此外,沿河可见随意丢弃的生活垃圾;水源保护区内部分农田与菜地紧邻河道,并未建设截污渠道等污染防治措施,农田废水直排进入河中。

    经核实,上述水源地属于将乐县城备用水源,现场督查期间未供水,站房供电变压器已拆除,设备已停用。当地政府已于2018年8月申请撤销该水源地,但由于新水源尚未投入使用,该水源地目前仍为将乐县备用水源。

    这一问题作为典型案例被写进福建省工作组5月17日的工作简报。事实上,福建省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在5月15日工作组进驻的见面沟通会上表示,个别已停用多年的水源地,地方正按程序报批取消手续,存在未设立地理界标或界标不完善等问题。对此类水源地,建议工作组不要求地方补充建设相关水源地保护设施,减少财力、物力的支出。

    福建省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还建议,对可立行立改的环境问题不列入挂账销号问题上报。“部分轻微问题,如保护区内存在原住民少量生活垃圾撒落,个别违规建筑拆后场地遗留少量建筑垃圾等情况,可责成地方政府立即整改到位,达到帮助地方解决问题的目的。”上述负责人表示。

    截至5月22日工作组离开福建省,已完成福建省98个县级水源地的现场监督工作,核查清单内101个环境问题,发现清单外环境问题34个。同时,对福建省内46个信访案件逐一进行了现场核查,其中44个为疑似饮用水源地相关信访案件。投诉涉及环境问题主要为畜禽养殖和工业污染。

    此轮强化监督,各地建立了问题申诉机制。各现场组发现的问题,由省工作组初审后告知当地,当地存在异议的,可在3日内向生态环境部进行申诉,由生态环境部做最终认定。

    目前,官方尚未对外发布本轮强化监督的整体情况。生态环境部执法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涉及地方申诉问题的办理认定,还在进一步核实统计。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