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发改委:放宽落户不等于放松对房地产的调控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5-06 14:35:41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姚嘉莹

    5月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解读关于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有关情况。谈及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的户籍限制,国家发改委发展战略和规划司司长陈亚军表示,放宽落户不等于放松对房地产的调控,消除城市落户限制并不是放弃对人口的因城施策。

    就在昨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文件提到,到2022年,初步建立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其中包括: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制度性通道基本打通,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消除,城乡统一建设用地市场基本建成。

    在促进城乡要素合理配置中,该文件首先提到了“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机制”。《意见》提出,将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

    据陈亚军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取得重大进展,已有9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此外,据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8年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分别达43.37%、59.58%。

    然而,陈亚军指出:“截至2018年底,仍有2.26亿已成为城镇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户城市的农业转移人口。”对此,陈亚军表示,解决市民化问题,要“两条腿一块走”。

    其一是落户,促进有条件、有能力在城市稳定就业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完全享有城市公共服务;其二是通过居住证制度解决。“原来有接近三亿的城市非户籍常住人口,一亿人通过落户解决,余下的通过居住证制度全覆盖,实现以居住证为载体,提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

    而解决落户问题,依靠小城市和小城镇远远不够。“2.26亿已成为城镇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户城市的农业转移人口,其中65%分布在地级以上的城市,基本上是大城市。因此,要解决落户问题,需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联动,需要推动大中小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陈亚军表示。

    而这也是《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文件的制定考量。今年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该文件,在2018年已放开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落户限制的基础上,进一步放开放宽Ⅱ型大城市和Ⅰ型大城市的落户限制。

    那么推动大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如何与个别超大、特大城市调控人口规模的政策相协调?陈亚军表示,两者并不矛盾,消除城市落户限制并不是放弃对人口的因城施策。特大城市要采取积分制等方式设置阶梯式的落户通道,调控落户规模和节奏。

    “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要更多地通过优化积分落户政策来调控人口,既要留下愿意来城市发展、能为城市做出贡献的人口,又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防止无序的蔓延。同时,个别的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还是要严格把握人口总量控制的这条线,合理疏解中心城区非核心功能,引导人口合理的流动和分布,防止“大城市病”的发生。”陈亚军强调。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广东省省长朱小丹与来自世界各地的20名国际顾问,围着直径十多米的圆形会议桌就坐,其余数十名与会者则呈扇形层层围坐在圆桌周围。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有沪籍青年在辩论时踩场并高喊“抵制异地高考,蝗虫滚出上海!上海不需要外地蝗虫!”等口号,非沪籍人士则回应称“争取高考权利,教育平等,我们是新上海人”。占海特认为,上海的教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