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猪肉价格预期上涨70%, 并不必然导致全面通胀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4-24 12:57:56 来源:时代周报
  • 1556002081725023.jpg

    时代周报 唐建伟

    4月23日,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季度生猪出栏1.88亿头,同比减少5.1%;猪肉产量1463万吨,同比减少5.2%。预计下半年猪肉供应可能趋紧,价格可能出现明显上涨。此前,专家初步预计,今年下半年猪肉价格同比涨幅可能超过70%。

    最新数据显示,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回暖,但是叠加猪肉价格上涨拉高CPI的预期,市场普遍担心下半年货币政策可能会因为通胀抬头而收紧。

    笔者认为,虽然疫情导致猪肉供给减少最终肯定会传导到价格端,但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配合,猪肉作为单独产品涨价而导致全面通胀的可能性很小,货币政策更不会因为猪肉涨价而收紧。理由如下:

    首先,如果没有总需求和流动性的配合,猪肉价格单独上涨并不必然导致高通胀。目前CPI构成分项中,食品类权重不到30%,而非食品类的权重则在70%以上。因为猪肉价格上涨主要影响CPI中的食品价格,而对非食品价格基本没有影响,而非食品价格的走势更多受总需求(经济增长)的影响。

    回顾此前的三轮猪周期,只有2007-2008年和2010-2011年那两轮引发了较高的通胀,而2015年那一轮猪周期对通胀的影响并不显著。分析数据可以发现,2007-2008年和2010-2011年也正是总需求(经济增长)及货币供给增速(M2同比增速)较高时期,而2015年则由于经济增速与货币供给增速都处于放缓过程中,所以猪肉价格上涨并没有带来高通胀。

    考虑到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平稳,一季度实际GDP增速虽然持平于去年四季度的6.4%,而名义GDP增速却从去年四季度的9.5%下滑至7.8%,主因是PPI回落导致GDP平减指数的下降,表明总需求仍有收缩的压力。同时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M2增速仍在历史低位徘徊。即使下半年CPI同比可能会因为猪肉价格的冲高而有所上涨,但并不具备全面持续高通胀的条件。

    其次,猪肉价格上涨并不会全部传导到CPI。由于猪肉价格与CPI中猪肉分项并不是完全对等的,CPI的猪肉分项中还包括猪肉制成品,其波动性会明显小于猪肉价格本身,而且随着近年来猪肉制成品权重的提升,使得二者的相关性逐渐减弱。

    笔者测算发现,猪肉价格与CPI中猪肉分项之间的弹性已经从最高时的接近0.9下降至目前的0.5左右(即猪肉价格上涨一个百分点,导致CPI中猪肉分项上涨0.5个百分点),同时,猪肉在CPI篮子中的权重也在逐年下降,已经从2012年的3.5%下降到2019年的2.35%左右。据此测算,即使年内猪肉价格涨幅达到70%,其传导到CPI中猪肉分项的涨幅为35%,进而对CPI同比的影响幅度在0.8个百分点左右。所以不排除下半年个别月份在猪肉价格涨幅最高时,CPI单月同比可能会涨到3%左右,但长时间维持在这一水平的可能性不大。全年来看, CPI同比涨幅仍能控制3%以内。

    再次,随着中国居民食品消费多元化,猪肉价格上涨也可能导致对牛羊肉及鸡肉、鸡蛋等其他蛋白质类食品需求上升,从而形成对猪肉的“替代效应”,降低对猪肉的单一需求。比如,自去年8月份猪肉疫情爆发以来,疫情除了冲击生猪供给之外,也影响了猪肉的需求,疫情初期猪肉价格出现了明显的下跌,与此同时,牛、羊肉和鸡肉价格却整体是上涨的,特别是鸡肉价格更是创下近年新高。

    最后,本轮猪周期并非单纯由需求拉动,亦是受到疫情影响,未来货币政策仍应以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之后的核心CPI作为决策的依据。我国核心CPI已经连续六个月维持在2%以下,整体运行较为平稳,并未出现大幅波动。核心CPI与总需求及PPI相关度更高,考虑到PPI仍有下行压力,需求带动核心通胀大幅走高的可能性不大,因此预计年内通胀仍不会成为制约货币政策操作的主要因素。

    (作者系交行金融研究中心副总经理、首席研究员 )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近年来,宏观审慎政策和传统的数量型调控、价格型调控一起,构成了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控框架。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授权放权清单意味着清单之外的事项皆可为,即清单没有规定的内容,企业无需请示国资委。这对国资委来说是非常艰难的,要放实权。

如此庞大的产业规模和财富版图自然令郭台铭荣登财富之巅。2018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鸿海精密以1547亿美元的营收排在第24位,华为排在72位。

15名江苏东海劳工冲着贵州七建海外项目而去非洲“淘金”,发现上当欲回国却遭雇佣兵持枪监视。现在看来,这是一件颇为荒唐的事,堂堂正规企业贵州七建被两个“黑劳务”玩了一把。而在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