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落的南非:黄金产量降了85%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9-04-23 03:33:4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南非4月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2月黄金产量同比下降21%,这是连续第17个月下降,也是金融危机以来连续下降时间最长的一次。自2009年1月以来,南非共有29个月黄金产量出现下降。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非洲大陆最南端的彩虹正缓缓消散。

    南非4月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2月黄金产量同比下降21%,这是连续第17个月下降,也是金融危机以来连续下降时间最长的一次。

    自2009年1月以来,南非共有29个月黄金产量出现下降。如果从1980年算起,目前南非全国黄金产量已经下降了约85%,生产量仅占世界黄金开采总量的6%,全国75%的矿场不再盈利。

    “我不得不说,这是南非的最后一章,”Harmony Gold Mining Co.前首席执行官伯纳德‧斯瓦内普尔说,“毕竟,南非已经历了30多年辉煌的黄金时代。”

    南非经济在过去一年中同样步履蹒跚。脆弱的产业结构让其在2018年上半年陷入经济衰退的泥沼,全年GDP增速仅为0.8%—分析指出,南非必须维持每年至少5%的经济增速,方能降低目前已逼近30%的失业率。

    悲怆的黄金之歌

    南非约翰内斯堡,它更广为人知的称号是“黄金之城”。这座城市周围240公里的弧形地带,分布着几十座金矿,这条财富丝带连接起了周围无数工业城镇和矿山,共同形成了南非的经济中枢。

    英国歌手艾顿·约翰为它写过一首歌:“向下两英里到达德班的心脏”,在超过百年的时间里,德班深井产出了价值200亿美元的黄金,鼎盛时期矿工人数高达18万。

    随着资源消耗和金矿关闭,在2004―2015年间,原有18万矿工的黄金采矿业裁员1/3,无数失业者铤而走险,希望在矿井里榨取最后的财富。但是,“每个星期,废弃矿井至少都会吞噬一条生命。”盗矿者说。

    南非矿业和冶金委员会威廉·乔金指出,除非通过新技术大幅降低运营成本,否则矿主不太可能将资金用于开发新的储量。虽然现有的高品位、深层次矿场很可能以最低的资本支出继续存在,但随着资源枯竭,它们的产量将继续下降。

    自2003年以来,南非再没有新建任何深层金矿,如今的采矿业只占经济的7%,雇用人数与1980年相比也下降了40%—彼时采矿业一度占据GDP总量的21%。这个古老的行业已然步入黄昏。

    3月底,南非黄金生产商Sibanye gold Ltd宣布不会延长Driefontein金矿的寿命—深度超过3200米的Driefontein曾是非洲最大的金矿,但去年共产出了约30万盎司黄金,仅为20年前峰值产量的1/5。

    “黄金是一个夕阳产业,”南非最大的矿业公司 AngloGold主席Sipho Pityana说,“无论你做什么,无论你怎么做,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悲怆的黄金之歌折射出南非经济的无奈。在“淘金热”盛行的2014年和2015年,南非兰特兑美元下跌了30%,虽然南非正规的黄金部门每年仍然能带来约40亿美元的收入,但随着基建放缓老化,商品价格不断下滑,宏观经济问题愈发突出。

    政治前景未明

    长期以来,国际投资者对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处理经济的方式一直耿耿于怀,直指其执政期内产生的系统性腐败和公共部门就业急剧增加在内的扭曲局面。

    祖马自2009年开始担任南非总统,此后,南非原本谨慎的财政政策被肆意挥霍、管理失当以及掠夺国家资源的行为所取代。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政府债务迅速恢复到占国内生产总值53%的水平。

    2017年,南非政府需要偿还的债务高达125亿美元,占GDP总量超过3.5%,与之相对的是政府在其他方面支出受到的挤压,例如在高等教育上的支出仅为偿付债务利息的一半。

    此外,自2013年以来,南非经济增速便再未突破2%。去年全年南非经济增长的动能还是依靠金融及房地产拉动。2017年1.4%的增速也在去年降至0.8%,矿业衰退3.8%。据南非财政部及央行预测,今年GDP增速分别为1.5%和1.7%。

    2018年,南非货币市场一度遭受资本巨鳄的无情围猎。美元兑南非兰特整体维持升势,2018年9月5日一度涨至逾两年多新高的15.5487。

    今年的担忧仍然存在。上个月南非国家能源监管机构批准国有电力公司Eskom上调电价,由4月1日起上调13.8%。南非矿业委员会表示,经过此次电价上调,金矿和铂矿的深层开采商恐再遭受打击—不过,南非政府亦同样承诺未来将重组Eskom公司及改革国企财政积弊。

    5月8日的南非总统大选渐行渐近,但IMF对南非经济前景仍顾虑重重。对于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期,IMF分别从1.4%和1.7%下调至1.2%和1.5%。IMF称,南非机构性改革进展缓慢,恐将持续造成投资和生产不振,并建议南非健全政府财政体系,稳定公共债务及消弭政府支出浪费,采取多种手段鼓励投资增长。

    而国际债信评级机构标普(S&P)亦指出,南非目前的经济增长率对调升债信评级而言仍然太低。在2017年4月,雅各布祖马突然进行内阁改组,撤换原来的财政部长Pravin Gordhan,S&P也由此将南非的债信评级调降至“垃圾”一级。

我认为破“7”无所谓,应该用比较自然、放松的心理看待汇率变动。如果真的要谈数据,其实从较低的位置往上升的空间反而更大。从7.2升回到6.8,比从7升回来更好。

数据显示,4月份,杭州十区商品房共成交12057套,环比上月上涨32.1%;苏州市区商品住宅成交面积为105万平方米,环比上月上涨58%;常州市区商品住宅成交50万平方米,环比上月上涨39%。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值班摸鱼的时候发现,清华大学又上了热搜头条,这次不是因为学霸们,而是因为古墓群!话不多说,有图有真相。

5月下旬,交银施罗德安享稳健养老目标一年持有期混合FOF(Fund of Fund,即基金以其他基金为投资标的)首发规模一举突破20亿元大关。

为了提高通行效率,今年年底前,横亘在中国高速公路上的200多个省界收费站将正式退出,取而代之的是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ETC)技术,车辆在省界可直接通行。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