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耕地告急:农业大棚被转为商用 全国将专项整治“大棚房”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8-08-28 02:48:3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大棚房建设的用地都是从农民手中承租,拿到土地的成本很低,如果开发成房地产势必会有暴利,但一旦建为私家庄园或小型别墅,对耕地损害很大,无法再恢复为农田。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从6月份就开始拆了。”谈及北京昌平的六合成观光园内的餐饮等设施被拆除,当地南庄营村村民如此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随着6月份北京市开展新一轮“大棚房”清理整治工作,六合成观光园等一批违法建筑设施被拆除。

    “大棚房”被俗称为“大棚别墅”,按照自然资源部的定义,即在耕地上,把农业大棚改建为私家庄园的建筑,在实际情况中有多种形态,包括:在农业园区或耕地上直接建设“私家庄园”、在农业大棚内建房,以及违规改建扩建大棚看护房,此外,还有在大棚内建造画室、展厅等休闲设施的形式。

    8月20日,自然资源部和农业农村部联合召开“大棚房”专项整治行动动员部署会,将在今年8-12月在全国开展大棚房的清理整治,落实耕地资源保护。

    根据会上通报,大棚房购买者70%以上是城市居民,且占用的土地70%属于耕地,其中也有永久基本农田。在对京津冀地区的初步调查中,发现违法建设“大棚房”项目2799个,棚数3.6675万个,涉及土地面积9869亩,这些项目集中分布于京津的郊区县和河北省涿州、大厂、广阳、安次、宣化等环京市县。

    “大棚房建设的用地都是从农民手中承租,拿到土地的成本很低,如果开发成房地产势必会有暴利,但一旦建为私家庄园或小型别墅,对耕地损害很大,无法再恢复为农田。”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廖洪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被转为商用的大棚

    六合成观光园所在的南庄营村地处北京市北五环外,属于京郊地区。如今除了门口的招牌外,一眼望尽,园内设施基本已拆除完毕,门口将近十名保安负责看守。园区门口悬挂的通告横牌写着“严禁以设施农业为名建设大棚房,严厉打击违法用地,一经发现立刻无条件拆除”,落款为昌平区崔村镇人民政府。

    六合成观光园内的违法违规大棚房建设,被作为自然资源部和农业农村部14起典型案例之一对外公布。据通报,2009年起,北京六合成农业有限公司未经批准占用崔村镇南庄营村1.48公顷耕地(其中永久基本农田1.1公顷)违法建设六合成私房菜餐厅、温馨家园残疾人康复中心、宿舍等建筑物,并有84栋大棚改变农业用途。因案件涉嫌破坏耕地罪,现已刑事拘留2人。

    此外,在这场查处中,北京市对昌平区委、昌平区政府党组、市规划国土委昌平分局党组、昌平区委农工委、昌平区崔村镇党委等5个党组织和20名相关责任人问责,分别由有管辖权的党组织做出处理,涉及局级干部2人,处级干部11人,科级干部5人,一般干部2人。

    而对于六合成观光园内的拆除行动,当地村民了解得并不多,在未拆除前,观光园也是他们甚少踏足的地方。“我只有一次到园内靠近门口的餐厅吃过饭,是因为朋友家的孩子摆满月酒,但园内其他地方我也没去逛。”村民施彦(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去的大都是外地人。”另外一名村民说:“那些大棚跟我们的农业大棚不一样,农业大棚覆盖的是棚膜,那些大棚我们看不到里面的活动。”

    而除了六合成观光园,在观光园北面马路的一大片耕地上,此前也经历了一次大棚房清理行动。在施彦家门口的耕地上,至今还有灰尘扬起,西边的大棚房清理还在进行。

    房地产火热催生大棚房

    当被问及被拆除的大棚是否因改为他用时,施彦并不清楚,在今年6月,开始有选择地拆除一些大棚,“拆除人员说,大棚旁边的看护房面积不能超过15平方米,而且要能看得到大棚里面的活动。”施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施彦所说的“要透明”的说法,来自于北京市近期发布的两纸文件:《大棚类设施农业项目违法违规用地整改标准》以及《大棚类设施农业项目违法违规用地整改验收方案》。其中,《整改标准》一共8条,包括:大棚类设施农业项目四周和单栋种植大棚外,不得建设非可视化的围墙或围栏,不得妨碍执法人员监督检查;单栋种植大棚只能有一个看护管理房,看护管理房只能为单层且占地面积不得超过15平方米;单栋种植大棚内外及看护管理房内,不得配备用于固定居住的生活设施等规定。

    大棚农业的兴起,是在国家推动新型农业的背景下进行的,为鼓励温室大棚、智能温室建设,政府每年都会进行农业大棚补贴,小至棚膜、骨架补贴,大至设施类补贴。此外,为推动农村经济,政府鼓励农民开展新型农业创新,各地出现了很多农业创收的新模式,例如在大棚内进行农家乐、亲子、采摘等活动。

    但是,随着房地产经济迅猛发展,在城市拿地难、拿地贵的情况下,大棚房由此催生。伴随新型农业的发展和环境条件的改善,更是让不少人看到了城市外的这块“价值洼地”。“以反季节种植为例,例如培植兰花,其所需的大棚温度、湿度等环境条件要求严格,对人的适宜程度很高。”廖洪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使大棚成了利益想象的空间。

    一方面国家扶持大棚农业,另一方面房地产市场火热,“念歪经”利用大棚发展房地产,低成本换取高回报使人趋之若鹜。“现在很多大棚房的情况其实是利用政策外的灰色地带,打擦边球,把休闲农业变质为别墅城。不止能获得收益,还能从政府拿到补贴,成本很低。”廖洪乐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整治大棚房应在法制层面下功夫

    截至8月7日,据北京市规土委通报,北京市已排查大棚473个,发现问题大棚房约254个。其中较为典型的案例,除了南庄营村的六合成观光园项目,还有延庆区延庆镇广积屯村紫薇庄园项目、大兴区星月湖老年活动中心、密云区河南寨镇一亩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居住用房等,均处于京郊地区。

    整个京津冀地区,截至目前,三省市已拆除或整改大棚房项目1854个、棚数3.01万个,涉及土地面积2697亩。

    大棚房整治意欲保护耕地,守住耕地红线,按照自然资源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年末,全国耕地面积为13486.32万公顷,比2016年净减少6.09万公顷,且自2013年以来,全国耕地面积呈下降趋势。

    另一方面,粮食种植面积也呈下降趋势。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7年粮食种植面积11222万公顷,比上年减少81万公顷。“粮食作物盈利微薄,一般农民也不太愿意种植粮食作物,但肉和蔬菜均可少,小麦、大米不能少。一般从政府补贴层面,国家会把粮食价格提高一点,中央政府补贴,投资粮食生产基础设施;其次是藏粮于地,即保有耕地,即使现在这片土地在种西瓜也没问题,随时可以重新种植粮食作物,但是如果盖楼,要变回来就不可能了,这也是为何现在要清理整治大棚房。”廖洪乐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那么如何防止大棚房利用政策空当卷土重来,同时平衡好农村经济的发展?廖洪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首先要完善土地管理制度和相关法规。“传统农业都是露天的,法律法规对大棚农业等新型农业没有明确管理规定和相应条款,唯一的管理途径是通过相关部门发通知,例如按比例建看护房等基础设施,但到土地管理法的层面则是空白,导致没有管理依据,所以首先要修改法律法规,明确发展新型农业的土地属性及管理方式。”

    其次,农业部门和土地管理部门应加强沟通,防止政出多门。“大棚农业等新事物是在新型农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国家推动农村经济发展,但也想不到有人会借着国家扶持将农业改作房地产或商业,对于有关部门,大棚房也是新产生的问题,此前没有相关经验,因此更应加强部门协调,统一管理标准。”廖洪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大棚 耕地 商用 的报道

  • ·耕地告急:农业大棚被转为商用 全国将专项整治“大棚房”(2018-08-28)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个税征求意见稿定了5000元的基调,有人说要提到2万元,可能不是特别现实,所以我们提了8000元的标准。 我的判断是,免征额百分之百会提高,但是否能提高到8000元,未知。”

    广东省商务厅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东实际到资超5000万美元以上的大项目51个,到资金额82.5亿美元,分别增长41.7%和34.6%,一批高质量制造业项目加快注资。

    “以后退出的公司会越来越多,因为法律上要求所有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都要转型。”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此前向媒体表示。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时隔仅110天后再次发生恶性事件,滴滴顺风车遭遇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公众信任危机。

    在马原看来,拉萨和南糯山两段生活里创作出来的作品在精神气质上是一脉相承的。就像那句多次出现在书中,又常被媒体引用作为标题的“那个写小说的汉人”一样,形成了某种环状的呼应。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