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经济争夺战 地方扶持独角兽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8-06-19 01:00:5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的兴衰不是政府能够决定的,主要还是市场行为。政府主要的任务是维持一个好的生态,提升优化营商环境,切忌“越权”替代市场。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广州

    独角兽概念诞生五年后,成为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的焦点。先是证监会设立独角兽IPO绿色通道,随后科技部火炬中心等机构联合发布《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投资机构更是纷纷投入对独角兽企业的争夺战。地方政府亦没有在这场浪潮中缺席,在政策层面频频对独角兽示好。

    6月6日,杭州余杭区举行独角兽企业孵化园开园仪式,同步发布了“独角兽十条”新政,最高奖励达1亿元,意在以“组合拳”打造全国独角兽企业的成长乐园。两天之后,杭州西湖区正式启动独角兽培育工程,从运营成本、研发投入、融资自持、上市激励等方面对独角兽企业进行扶持。同样,西湖区也规划了独角兽产业园。

    “我们认为独角兽企业代表了新兴产业的发展方向,未来经济的增量会在这部分企业当中产生。”杭州西湖区商务局副局长许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像杭州这样重视独角兽的城市还有很多。5月18日,成都高新区提出设立100亿元的独角兽投资基金,建立企业梯度培育体系,打造中国独角兽的新摇篮。此前,成都的天府新区提出打造独角兽岛。天津也在今年3月宣布要盖独角兽大厦。南京、西安、重庆等地均提出给予独角兽企业以现金奖励。

    政府出手“提供营养”

    在许犇看来,西湖区对于独角兽企业的扶持,“付出了好大的努力”。

    以独角兽产业园为例,面积约500万平方米,位于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东首的紫金港科技城云谷板块,地理位置优越。“周边的商业地块,地价很高,基本要1000万元以上1亩(注:1亩等于666.67平方米)。但产业园给企业的用地价格大约只有300万元一亩,中间存在很大的差价。”许犇表示,企业拿到地后,可以根据需要建办公楼或物业,但每宗地不超过15亩。

    各个企业的发展时期不同,需求也不一致。据许犇介绍,准独角兽企业的规模相对较小,从政府层面来说,一般以房租补贴、科技的政策服务为主。真正的独角兽企业,员工达到一定规模时,对办公用房的需要可能会突出一些,产业用地主要针对的是这类企业。

    此次西湖区发布的政策中,还对认定名录上的独角兽企业给予一次性200万元奖励,对准独角兽企业给予一次性50万元奖励,并对这些企业员工的房租补贴和子女就学等方面提供相关支持。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西湖区正在筹备由多个部门合署的机构,将对独角兽企业进行专门的评审、管理。扶持独角兽企业政策的实施细则也会陆续出台。

    另一边,杭州余杭区也在积极布局。新规划的独角兽园区坐落在杭州未来科技城,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招商局局长李洁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产业空间较为紧张的情况下,未来科技城遴选出3个园区作为独角兽企业的家。其中,2个用于孵化和培育,总面积超过750亩,1个用于建设独角兽企业园,规划占地170亩。

    据李洁介绍,独角兽园区将实行“一对一”的服务专员制,加强政府服务保障,对企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资本、人才、技术等各方面的需求及遇到的各项难题,提供点对点的精准服务。此外,余杭区还成立了评审委员会,由常务副区长担任评审委员会主任,每季度征集独角兽、准独角兽、准独角兽培育企业并及时纳入培育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余杭区对独角兽、准独角兽企业的研发扶持力度巨大。根据新政,余杭区对于独角兽或准独角兽企业研发人才、设备购置以及经认定的研发服务外包等研发投入1亿元以下的,按20%给予补助;投入1亿元以上的,按25%给予补助,最高补助为1亿元。对研发投入特别大的优质企业,则实行“一事一议”。李洁解释称,很多研发项目,对企业来说风险高,收益低,容易导致企业研发投入不足,但是算上这些研发项目的溢出效应,企业值得启动这些高风险的项目,此时,政府就应该适时出手,弥补市场失灵。“按企业生命周期划分,独角兽企业处于成长期,相当于人的青春期,这个阶段首先一定要提供充足的营养,所以我们独角兽的政策力度空前。”李洁表示。

    2017年下半年,广州市科创委组织开展了“独角兽”企业的评选,广州市科技创新企业协会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曾彬是主要负责人之一。在与多家参与评选的企业交流时,他发现,大部分企业其实并不看重能够从政府那里拿到多少奖励或补贴,“他们更希望获得政府的跟踪服务”,因为这会让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感受到政府在为其保驾护航。例如政府方面发布的独角兽评选榜单,一定程度上会助推企业估值的上升,帮助企业争取到更多的社会资源。这种影响无法用价值来衡量。另外一方面,政府能够提供的奖励或补贴有限,可能远不及企业自身的融资规模。

    “独角兽都是野生的,不是饲养出的,没有经历过市场竞争的残酷洗礼的独角兽,只是拔苗助长的泡沫。”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从以色列的成功经验来看,政府不能对独角兽包办一切。对于真正具有创新技术的企业,可以提供一定的扶持启动资金,但之后就要让其在竞争的汪洋大海中自寻活路,优胜劣汰的才是真金子。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的兴衰不是政府能够决定的,主要还是市场行为。政府主要的任务是维持一个好的生态,提升优化营商环境,切忌“越权”替代市场。

    “生态维护好了,企业自然而然会进来。”许犇说道。

    引进与培育两条腿走路

    杭州的独角兽企业,或多或少带有阿里基因。如蚂蚁金服、阿里云、菜鸟网络和口碑都是阿里内部孵化出来的独角兽企业。此外还有不少阿里员工辞职创业。“西湖区的很大一部分独角兽企业的创始人,都是来自于阿里系。”许犇表示。他认为,阿里巴巴是杭州产生独角兽企业较多的一大因素。此外,良好的创新生态、营商环境,加上集聚的人才和较为发达的资本市场,为杭州独角兽企业的产生及发展增添了动力。

    早在2014年7月,杭州市委审议通过《关于加快信息经济的若干意见》,把发展信息经济推进智慧应用作为杭州市的“一号工程”,目标是以智慧产业化和产业智慧化为重点,到2020年打造万亿级信息经济产业集群。此外,杭州还是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国家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

    今年4月,根据杭州市委主要负责人的指示,杭州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编制了《杭州市独角兽企业培育工程实施意见(2018-2020)》(征求意见稿),提出到2020年,杭州市力争累计培育独角兽企业20家以上,准独角兽企业(估值1亿美元以上)150家,基本建立分类分层的独角兽企业培育扶持体系。

    李洁表示,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中,独角兽企业成为推动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的重要引擎之一。独角兽企业的大量涌现,对原创性新兴产业的培育、传统产业的颠覆式变革和区域经济的创新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从市里到区里的政策支持,跟整个大环境有关。”许犇认为,整体来看,杭州培育独角兽企业的氛围“蛮好的”。“独角兽代表的是各行比较突出、优秀的企业。原来地方政府支持IPO、新三板的企业,现在支持独角兽,只是换了一种说法,根本的逻辑是没有变的,就是支持、抢夺优秀的企业。”投资机构东方高圣深圳负责人瞿镕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独角兽企业对很多地方来说,会带来实实在在的税收收入。

    地方独角兽企业是引进为主,还是自己培育?余杭区希望培育一批,再吸引一批。“我们是两条腿走路,采用培育和引进相结合的方式。”李洁表示。西湖区则更倾向于自己培育。“独角兽企业的体量一般都比较大,要整体搬迁还是比较困难。”许犇认为,从另一方面看,一个地方如果能够培育出独角兽,是有一些必然因素的,如当地的人才、配套服务等,这些因素也决定了独角兽企业不太会随意搬迁。

    谨慎识别独角兽

    创业十年左右,企业估值超过10亿美元,是独角兽企业的两大标准。曾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十年的限制,决定了哪些产业能够成为独角兽,哪些不能。“比如生物医药和装备制造的周期比较长,而电子信息企业的生命周期比较短,容易通过资本运作,在短时间内产生一个爆发点,这是行业属性决定的。”

    3月23日,科技部火炬中心等单位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共有164家企业上榜,平均估值38.3亿美元。其中,北上杭深聚集独角兽企业数量超过84%。从行业来看,电子商务类企业占比最高,共有33家企业,约占整个榜单的20%。互联网金融类企业数量第二,共有21家企业,占比13%。而根据德勤发布的《中美独角兽研究报告》,截至2017年6月30日,全球有252家独角兽企业,美国106家,占总数的42.1%,位列全球第一;中国有98家,占38.9%,位列全球第二。

    “中国独角兽的数量虽多,但几乎都是模式创新再叠加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并不像其他国家的独角兽以技术创新为主,因此泡沫的可能性更大。”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目前的估值水平看,中国的独角兽企业基本上都已经处于估值过高的程度,原因在于中国投资者的投机性强,价值分析有时真实性欠缺,“喜欢炒作赚取差价”。

    地方政府如何辨别泡沫、筛选优秀的独角兽企业?瞿镕认为,一方面,地方政府要想清楚自己的定位。地方政府一般都有相应的发展规划和重点发展的产业,不能看到什么好,就去做什么;另一方面,发展独角兽企业还是要跟当地的资源、能力相匹配,“否则,独角兽企业可能会被‘饿死’”。

    曾彬则认为,地方政府辨别独角兽企业,不能只看创立时间和估值,“如果只按这两个指标,很多互联网的P2P企业都是独角兽,但这些企业对创新发展的促进作用有限”。他表示,应该关注企业技术的先进性、在行业中的地位、股东背景、收入、增长值等一系列指标。

    曾彬建议,地方政府应抱有谨慎的原则,通过纵向与横向的交叉对比,决定重点扶持的企业。具体来说,“横向来看,要利用工商、发改、经信、科技等多部委的协作,观察企业的过去和现在;纵向来看,要把企业放在行业周期中,通过专家论证未来前景。此外,还要对企业进行动态跟踪和长期跟踪,陪伴企业共同成长。”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独角兽 争夺战 地方 的报道

  • ·这家深圳独角兽,CEO拿3000块工资,飞100万公里(2016-07-19)
  • ·新经济争夺战 地方扶持独角兽(2018-06-19)
  • ·稀有金属争夺战(2009-07-08)
  • ·重庆第一民办高校争夺战(2009-09-03)
  • ·未来5年留住100万人才,武汉展开人才争夺战(2017-05-31)
  • ·城市人才争夺战 户籍改革进行时(2017-08-22)
  • ·京沪加入人才争夺战,户籍改革覆盖普通劳动者更重要(2018-04-03)
  • ·别否认这是个“神奇”的地方(2009-08-02)
  • ·4万亿债务 地方十年偿还(2009-08-06)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这些照片没有大人物,也不是重大活动的精彩瞬间,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李志均很谦虚。但正是这些平凡的人物和瞬间,凝聚了珠海改革开放40年的精华。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枢纽城市,以开放、包容的城市基因,加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在未来的经济版图中找到更高的站位。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在2017年国庆期间,澳门共接待近69.7万人次的内地旅客,占赴澳总旅客的75.7%。今年前四个月,入境澳门的旅客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8.4%。

    此次“回头看”主要是为了保障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的效果,对于那些屡查屡犯、屡禁不止的问题,更要“回头看”,才能保证问题得到切切实实的解决。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在郭万达看来,关于设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协调机构的问题,并没有看到中央的明确表态,只是提到由国家有关部委、广东省人民政府、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四方,一起做这个协调机构。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