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市2月暴涨11倍 药石科技百亿市值进阶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8-01-23 01:40:0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从2017年11月以每股11.32元的发行价上市以来,药石科技(300725.SZ)的股价累计涨幅已高达1163%。1月16日早盘,这家公司再次出现涨停,以142.95元/股的价格创下历史新高。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这是一个新药研发企业的创富“神话”。

    从2017年11月以每股11.32元的发行价上市以来,药石科技(300725.SZ)的股价累计涨幅已高达1163%。1月16日早盘,这家公司再次出现涨停,以142.95元/股的价格创下历史新高。

    当日晚间,药石科技的一纸公告,将投行大佬赵建光的举牌行为公之于众。这位投行狂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购入公司股权触及5%的举牌红线。而实际上,这一事实是发生在公告发出的一个月前。

    1月17日,药石科技新任董事会秘书吴娟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赵建光及一致行动人在二级市场购买,这是其个人行为,与上市公司无关。

    眼下中国的新药研发行业十分火爆,随着近年来CRO行业需求持续旺盛,CRO企业的估值亦水涨船高。

    位于南京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学府路10号,药石科技在小分子药物研发领域提供创新型化学产品和相关技术服务。其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为杨民民,这位曾经的罗氏Palo Alto研发中心访问学者,旗下聚集了一大批擅长研发领域的精英,他们的身家亦随之暴富。

    截至1月22日收盘,药石科技报收119.34元/股,跌幅10%,总市值达87.52亿元。

    举牌公告“姗姗来迟”

    据药石科技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赵建光及一致行动人于2017年12月6-12月8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累计买入公司无限售流通股29.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4%。增持后,赵建光及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373.33万股,股比增至5.09%。

    此次增持的一致行动人包括赵建光妻子赵达虹,以及与赵建光有关联的北京建元博一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在内的7家“建元系”企业。

    上述增持的8位股东系2017年12月6-8日三个交易日买进。12月6日,在经历前期多个涨停板之后,药石科技的股价再次迈上新台阶,当日报收75.06元,涨幅9.99%;接着,12月7日和8日,又是连续两个涨停板,股价一路升至90.83元。

    据公开资料,赵建光系国内投行界大佬,拥有超过25年的从业背景。药石科技招股书显示,此次举牌之前,赵建光便是药石科技第八大股东,持有343.95万股,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6.25%,上市发行后稀释至4.69%。

    赵建光及一致行动人显然看中了药石科技未来的潜力。在此次增持后,药石科技的股价继续上涨,向百元大关迈进,并在1月16日一路升至142元后,起起伏伏,继而于1月18日收盘回落至132.60元/股,总市值97.24亿元。

    事实上,双方早在3年前就已有联系。2014年12月15日,药石有限(药石科技前身)股东吴耀军与赵建光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吴耀军将其所持药石有限8.00%的股权转让予赵建光,价格为2000万元。另外,赵建光还通过中留联创(间接控制49%)以500万元受让了药石有限2%的股权。

    三年后的今天,截至1月16日收盘,药石科技报收142.95元/股。以此计算,赵建光受让的上述股权市值已达6.15亿元,赵建光浮盈23.6倍。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在上述增持日期连续涨停的情况下,药石科技曾于2017年12月11日晚间停牌核查相关原因,不过核查公告称,并无需要信披事项。

    如今距离上述增持已过去一个多月,药石科技才发布公告披露这一事宜。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投资者及其一致行动人拥有权益的股份达到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时,应当在事实发生之日起3日内编制权益变动报告书,向中国证监会、证券交易所提交书面报告,并通知上市公司予以公告;在上述期限内,不得再行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

    这意味着,赵建光及其一致行动人或涉嫌违反《证券法》第86条、《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13条和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4条和第11.8.1条的规定。

    对于赵建光方面到底是哪一天告知上市公司,吴娟娟并未明确答复,仅表示:“没有那么及时,但是在哪一天告知(上市公司),这是在监管机构的管理之下,我们是按照监管机构的要求在做这件事。”

    面对时代周报记者针对“具体是哪一天告知上市公司”的追问,吴娟娟表示:“到底在哪一天已经没有意义。作为公司而言,我们根据交易规则以及监管机构的要求,履行应尽义务。”

    “至于他个人是不是涉及有什么(事情),我觉得是(深圳证券)交易所跟他之间的关系。如果上市公司在信披上有违规的话,我相信监管机构会对我们有相应说法。我们这边是正常在做事情,赵建光的个人行为,我也没有办法跟你说太多。”吴娟娟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估值水涨船高

    在十年前药石科技刚创立时,或许谁都无法想象其在十年后能实现如此高的市值。

    根据招股书披露,药石科技的诞生,源于一家注册于香港的公司药本(香港)新药研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药本”)。

    香港药本原名为一城网络,由中旗股份(300575.SZ)实际控制人吴耀军、张骥夫妇联合另一名投资人(共计3人)于2005年10月投资设立,拟进行IT方面的投资。

    由于当时未能找到理想的投资标的,香港药本调整了投资方向,转而投资生物医药相关行业。2006年11月,另一名投资人退出后,一城网络更名为香港药本,并于2006年底投资设立了药石有限(药石科技前身)。

    2008年,香港药本拟投资生物医药相关行业,为引进杨民民作为药石有限的核心技术人员,吴耀军、张骥决定将其所持香港药本4250股股份按照注册资本以每股1港元的价格转让予杨民民。

    根据简历显示,杨民民曾在罗氏研发(中国)有限公司研发中心担任研发副主任,药物化学课题组长、部门主管、高级管理团队成员。罗氏是全球颇具实力的百年跨国药企。

    2010年1月11日,同样为引进吴希罕作为药石有限的技术人员,吴耀军将其持有的香港药本900股股份转让予吴希罕。

    吴希罕的简历显示,其为杨民民在罗氏的同事。2004年10月至2009年11月,吴希罕历任罗氏研发(中国)有限公司研发中心研发主任、研发中心药物化学部部门主管/高级研发主任、研发中心药物化学部总监。

    2014年10月15日,药石有限由外商投资企业变更为内资企业。唯一股东香港药本出具股东决定:同意将其所持药石有限100%股权分别转让予杨民民(38.90%)、吴耀军(32.35%)、张骥(12.75%)、吴希罕(9.00%)以及两大员工持股平台南京安鈀生物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南京安鈀”)(4.50%)和南京诺维科思生物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诺维科思)(2.50%)。

    以2014年6月30日药石有限整体资产评估值(7709.93 万元)为计算标准,杨民民耗资2999.16万元、吴耀军耗资2494.16万元、张骥耗资983.02万元、吴希罕耗资693.89万元等。

    2014年12月15日,药石有限获得外部投资者的青睐,同时其母公司香港药本的创始人吴耀军和张骥夫妇得以获利。当日,张骥将其所持药石有限12%的股权和0.75%的股权,分别转让予国弘开元和高新药谷,价格分别为3000万元和187.50万元。据此,张骥获利2204.48万元。

    同时,吴耀军将其所持药石有限的部分股权分为三部分即9.10%的股权、8.00%的股权和0.25%的股权,分别转让予南京金茂(价格2275万元)、赵建光(价格2000万元)和高新药谷(价格62.50万元),合计获得转让款4337.50万元。至此,吴耀军仍持有药石有限15%的股权。

    本次股权转让的定价,系股权转让各方在参考药石有限2014年9月30日净资产和公司发展前景的基础上,经各方协商确定,对应的企业估值为2.5亿元。

    此后,药石有限的估值又涨至4.5亿元。2015年9月30日,药石有限作出股东会决议,同意高新药谷以810万元的价格,将其所持药石有限1.80%的股权转让予恒川资管。此次定价系参考药石有限2015年6月30日净资产和公司发展前景的基础上协商确定。

    员工持股一夜暴富

    如今的药石科技可谓是资本市场新贵,随着IP0之后公司股价的连连攀升,其高管团队的身家亦步步增长。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药石科技的股价连续攀上,最大的受益者当属于公司背后的股东们。

    招股书显示,作为公司董事长、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杨民民直接持有公司股份1629.47万股,并通过员工持股平台诺维科思间接控制公司542.17万股,共计2171.64万股,合计控制比例为39.48%。按照130元/股的价格计算,杨民民的持股市值已达28亿元。

    在杨民民之外,药石科技的第二大股东为吴希罕,其持有药石科技555.45万股,占比7.57%(首发上市后),这还未算其在员工持股平台的持股。

    现年50岁的吴希罕曾是药石科技董秘、副总经理。不过在1月15日,公司公告称,由于工作变动,吴希罕已辞去上述两大职务,但仍担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委员,参与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

    同时,随着上市之前股权激励计划的推行,股价暴涨还在药石科技内部造就了不少千万富豪员工。

    比如新任董事会秘书吴娟娟,其通过持股平台诺维科思间接持有公司8万股股份、通过持股平台南京安鈀间接持有公司13.10万股股份,二者合计持有21.10万股,按照药石科技目前超过百元每股的市价,其身家已超过2000万元。

    此外,公司新任财务总监陈腊梅,通过诺维科思间接持有公司5万股股份、通过南京安鈀间接持有公司5万股股份。按照药石科技目前超百元每股的市价,陈腊梅的身家已超过千万。

    就在2017年12月21日,药石科技的股价持续攀升之际,公司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及风险提示公告。

    报告期内,药石科技业务规模持续扩大,盈利能力提升,营收及净利润增长。2014 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6月,公司营收分别为7663.91万元、1.36亿元、1.88亿元和 1.22亿元;实现净利润2245.71万元、1985.75万元、3504.35万元和3176.73万元。

    新药研发领域风险犹存。“如果未来公司服务的药物研发和生产企业出现研发投入放缓、减小、研发药物未获得批准上市等情况,公司的业绩增长存在放缓甚至下滑的风险。”药石科技称。

    此外,药石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出现波动的情况。报告期内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6.75%、61.13%、66.36%及63.08%。

    药石科技称,随着公司的快速发展,公司业务规模及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如果公司不能始终保持在技术和产品方面的竞争优势,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公司的毛利率有趋同同行业毛利率的可能,存在下降的风险。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进阶 药石 市值 的报道

  • ·收编广州医药 白云山的千亿进阶(2017-11-28)
  • ·上市2月暴涨11倍 药石科技百亿市值进阶(2018-01-23)
  • ·市值管理进入2.0时代(2014-12-16)
  • ·股神上海莱士的千亿市值炼金术(2016-07-19)
  • ·美图市值蒸发300亿 内地资金疯狂扫货(2017-03-28)
  • ·恒瑞医药市值破2000亿 业绩增长存隐忧(2017-11-21)
  • ·千亿市值药企割据战持续 创新药与中医药平分秋色(2018-01-02)
  • ·新东方PK好未来 市值追逐赛 (2018-01-02)
  •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