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团进军网约车 滴滴外卖暗度陈仓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12-26 03:43:0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12月14日,鸿海旗下公司鸿准 (2354.TW) 宣布,其旗下5家子公司共斥资港币14.85亿元(约新台币57亿元),取得香港IDG能源投资集团股权24.37%。

    时代周报记者 陆一夫 发自北京

    滴滴出行的创始人程维曾讲过一个故事:

    2012年决定离开支付宝出来创业后,程维拿着滴滴的初版产品给王兴看。当时的程维信心满满,即使后台上的北京地图只显示16个司机在线。

    VCG41450751087.jpg

    没想到王兴看了一眼说了俩字:垃圾。理由是:“你看看现在的互联网产品,哪里还有需要注册的。”

    王兴比程维大四年,两者在早年有着完全不同的经历。王兴出身名校,从美国放弃学业后就开始选择创业,并且顺风顺水——2012年美团打赢了“百团大战”,是为数不多能存活下来的团购网站。相比之下,当王兴创办饭否时,程维只是阿里销售团队“中供铁军”的一员,甚至一度被派到霸州开拓市场。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待考,在去年的乌镇峰会上,当被问及这个故事时,王兴说“我不习惯用垃圾这种词”,而程维则回应说“我也认为那个设计其实挺垃圾的”。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比较清楚了,程维和王兴分别缔造了中国最有影响的两个独角兽企业。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胡润百富中国独角兽指数》显示,目前蚂蚁金服位居榜首,滴滴出行紧随其后,小米、新美大并列第三。

    在中国互联网的激烈竞争里,王兴和程维的旧交曾被视作是另类。在BAT占据着各自势力版图的时候,美团点评、滴滴和今日头条等后起之秀的抱团取暖显得格外和谐。

    但这种和谐如今却很有可能一去不返。

    交战同城配送

    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美团点评和滴滴之间的战斗终于打响。

    12月1日,美团点评宣布成立出行事业部,业务首先从网约车和分时租赁开始;接着12月12日,有媒体报道称滴滴正在秘密研发外卖业务,虽然滴滴官方不予置评,但接近滴滴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在滴滴进军外卖行业的消息传出一周后,美团点评宣布期网约车业务全面上线,正式从南京向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7座城市扩散。据了解,为了吸引司机加盟,美团点评的抽成仅为8%,而滴滴则达到20%。

    面对美团点评的进攻,滴滴以40亿美元的融资进行回击。12月22日,滴滴出行宣布完成第16次融资,这一次融资金额高达40亿美元,再加上今年4月55亿美元融资,滴滴在今年获得了将近百亿美元的弹药。

    虽然滴滴没有表明新一轮融资将用于外卖业务,但对于美团点评的进攻程维不得不提防。此前美团点评在南京测试网约车业务时投入了大量的补贴,除了8%的抽成外,美团点评还向司机提供各种各样的订单奖励。

    而滴滴进入外卖行业,更多地瞄准同城配送业务。同城配送是近年发展最为迅速的O2O物流领域之一,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显示,未来5年同城配送将保持30%的增速,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元。以顺丰为例,其今年最新拓展包括外卖在内的同城配送等业务,较去年同期增长超180倍,成为增长最快的新业务。

    在国外,Uber在“出行+外卖”上的探索上非常领先,自2016年推出Uber Eats进入外卖市场后,Uber在所有外卖平台中排名第一,周活跃渗透率也是远高于其他平台。最新数据显示,Uber Eats的流水已占Uber全球总流水的10%。

    事实上,滴滴也留意到Uber Eats的发展迅猛,并早在2015年已经战略入股了饿了么,程维也成为饿了么董事会的董事。虽然与饿了么联手做大外卖业务是顺理成章之事,但考虑到饿了么与阿里之间的关系更紧密,饿了么是否能够与滴滴产生化学反应更多地取决于阿里而非张旭豪,滴滴最终选择自主研发外卖业务。

    重启烧钱大战

    在外界看来,美团点评和滴滴终有一战,原因在于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边界日益模糊。在移动互联网诞生之际,外卖和出行领域泾渭分明,但随着业务的纵深发展,两者不但产生了交集,而且还可能产生化学反应。

    与出行业务相比,外卖业务的场景更加复杂和繁琐。对于网约车司机而言,交易的过程只是从用户上车至下车,然而外卖却是连接商家和用户,骑手需要将外卖从商家送达至用户手中,这一过程需要耗时更多,以及更精准的算法系统进行运力调度。

    因此在王兴眼中,网约车同样是基于位置服务(LBS),美团点评自然有优势介入,更何况外卖业务的流程更加复杂,既然美团点评有能力征服外卖市场,那么出行领域自然不会放过。

    滴滴出行优步事业部总经理汪莹此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滴滴并不害怕竞争对手进场,理由是过去两年多团队累积的经验:“一个事情,不管新的市场还是旧的市场,你得知道它的关键点在哪里。别的领域经验他们可以借鉴,但是(移动出行)很不一样。”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几位南京的用户来看,美团点评的网约车业务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有用户向记者表示,目前美团点评和滴滴打车的价格差不多,前者有时会推出优惠活动,但整体而言美团点评的车辆数量不多,等车时间较长。

    此外,美团点评的各条战线上仍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进入出行领域无疑增加公司负担。目前美团点评在到店服务已经完成一统,但酒旅业务面临着携程、飞猪的压制,外卖业务则与饿了么斗得难分高下,而且尚未实现盈利。

    最不愿意看到烧钱大战重启的,自然是双方背后的投资者,尤其是滴滴和美团的共同股东腾讯,马化腾也未能阻止左右手互博的局面发生。事实上,腾讯本想在美团点评的融资中追加 20 亿美元投资,条件是美团不做打车业务,但最终遭到王兴拒绝。

    在网约车新政落地后,以C2C为主要模式的滴滴曾遭遇短期的挫折,司机离职潮引发的运力下降让网约车市场一度遇冷。但在无人驾驶和新能源汽车的刺激下,滴滴仍然获得了全球资本市场的青睐。

    今年以来,滴滴的融资主要瞄准国际化和新能源两大方向。滴滴官方表示,此轮融资后滴滴将进一步加大对AI交通技术的投入,加速推进国际化以及包括新能源汽车服务在内的创新业务。

    在国际化层面,手握百亿现金储备的滴滴以投资入股的形式形成自己的反Uber联盟。过去两年间,滴滴先后投资了巴西的九九约车、印度的Ola、欧洲的Taxify、中东的Careem和东南亚的格步Grab,以及美国的Uber和Lyft。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作为广东为全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支撑的重要载体,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有何特征?能为高新科技企业的发展带来哪些机遇?

除了北京金融街洲际酒店,万豪酒店、开元酒店、新闻大厦酒店等也出现在了北京“酒改写”的名单上。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