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岛啤酒二股东易主 复星豪掷逾55亿接盘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12-26 03:40:10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 李宛珊 发自广州

    从英博到朝日集团再到如今的复星集团,在近25年的时间里,青岛啤酒的二股东经历三次变换。

    12月21日,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啤酒”,600600)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朝日集团已同复星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星国际”)旗下五家实体公司分别签署股份购买协议,拟将朝日集团所持有的2.43亿青岛啤酒H股(约占青岛啤酒总股本的17.99%)转让给复星集团。与此同时,朝日集团将其所持剩余青岛啤酒股权转让给青岛啤酒母公司青岛啤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啤集团”)旗下的子公司香港鑫海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海盛”),交易完成后,朝日集团不再持有青岛啤酒任何股份。

    根据公告,复星集团将支付6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55.4亿元),此次交易预计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

    接替朝日集团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的复星集团,此前从未从事过啤酒生意。该消息公布后不久,郭广昌便发表了一篇名为《我和青岛啤酒的故事》的文章,其在文章中表示,“在和朝日的谈判沟通过程中,我们也一直在思考,作为第二大股东如何更好地促进青岛啤酒的发展。这不仅是一个历史责任,也是一个值得想象的话题。”

    对于复星集团来说,本次投资青岛啤酒属于财务投资还是战略投资?业内人士众说纷纭,时代周报记者分别向复星集团及青岛啤酒方面发送采访提纲询问此问题,然而截至发稿,复星方面并未回复,青岛啤酒方面则回应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朝日撤资

    2009年1月23日,当时的中国啤酒行业正处于突飞猛进的状态,朝日集团以每股19.78港元的价格从当时全球最大的啤酒商英博手中买入青岛啤酒2.62亿股H股股权,总额达6.67亿美元。这个价格较前一天青岛啤酒的收盘价高出38%。

    当时朝日集团承诺,青岛啤酒是其在中国啤酒市场的唯一啤酒战略合作伙伴,五年内朝日集团不得向任何人(朝日或其全资附属公司除外)出售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其所持有的青岛啤酒股份。

    在持有青岛啤酒股份前,青岛啤酒同朝日集团早有合作。1998年,朝日集团旗下朝日啤酒成为青岛啤酒旗下一子公司的股东,而后该子公司的名称变更为“深圳青岛啤酒朝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青啤朝日”)。2017年3月,深圳青啤朝日同朝日啤酒签订《新朝日委托生产协议》,该协议的生效期至2019年年底,主要内容为朝日啤酒委托深圳青啤朝日为其生产朝日啤酒产品。

    啤酒专家方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朝日啤酒出清股份并不会影响双方在经营层面的合作。

    朝日集团出清青岛啤酒股份早有预兆。今年1月底,《华尔街日报》曾报道,朝日啤酒集团总裁小路明善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朝日集团对青岛啤酒的投资完全从财务角度出发,他希望同青岛啤酒发展一种更广泛的、能够充分利用朝日啤酒技术或品牌的关系。

    彭博社曾报道,小路明善在接受采访时曾暗示,如果到2017年底,青岛啤酒同朝日啤酒加深合作的想法还没有落实的话,就会考虑撤资,并聘请摩根士丹利作为顾问。随后青岛啤酒发布澄清公告,表示“经本公司与朝日集团确认,小路先生并未就涉及朝日集团持有本公司的股份转让的可能性发表评论”。

    但青岛啤酒同朝日啤酒之间终究没能熬过“七年之痒”。2017年10月13日,青岛啤酒发布公告表示,朝日啤酒正在“出于商业安排考虑,研究其转让其所持本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青岛啤酒第八届董事会及监事会任期已于今年6月届满。当时青岛啤酒发布公告表示,由于公司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及监事会候选人的提名工作尚未结束,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的换届选举工作将适当延期进行。

    时代周报记者向青岛啤酒方面询问董事会延期选举是否同朝日啤酒出售股权有关,青岛啤酒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青岛啤酒实现营业收入233.8亿元人民币(约合35亿美元),实现净利润18.7亿元人民币(约合2.76亿美元)。

    而本次出售青岛啤酒为朝日啤酒带来73.52亿港元的收入,关于这些年持股青岛啤酒是盈是亏,则是一个问号。

    复星+青岛前景可期

    接棒朝日成为青岛啤酒二股东的复星此前从未涉足啤酒领域,但在高度集中的啤酒行业,青岛啤酒的选择并不多,复星集团似乎并不是一个坏选择。

    “现在还看不出是财务投资的属性多一些还是战略投资的属性多一些。”方刚如是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问题也没有得到青岛啤酒和复星集团方面的正面回复。

    但是在收购公告发出后,郭广昌在《我和青岛啤酒的故事》的文章中表示,交易完成后,复星会向青岛啤酒分享推动管理激励机制优化的经验,也会“坚定依赖青岛啤酒优秀的企业文化和管理团队”,同时双方还将在营销领域加强复星体育、娱乐资源的嫁接,推动复星投资企业在酒店、餐饮、商业地产等领域开放协作,包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C端共享合作。

    针对双方是否已有明确的合作方案,复星集团方面并未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鉴于复星在跨国并购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复星集团同青岛啤酒的结合存在一定的想象空间。

    中国产业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排除两者会在收购国外精酿啤酒品牌方面进行合作的可能。

    “目前在中国市场,工业啤酒疲软,而精酿啤酒势头正猛,青岛啤酒的位置有些尴尬,在中低端面临来自华润雪花的激烈竞争;中高端还有百威英博、嘉士伯等品牌。自己打造精酿啤酒又需要较长的时间,如果在国外收购一些美誉度较高的精酿啤酒品牌不失为一种好选择。” 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复星 青岛啤酒 股东 的报道

  • ·铁打的复星流水的兵 郭广昌医药点将(2016-06-14)
  • ·梁信军裸辞 复星顶层股权架构存变数(2017-04-05)
  • ·携手复星打造零售C2M 都市丽人能否“更懂女人”?(2017-05-16)
  • ·复星医药的健康投资学:加大资源拓展,业绩一枝独秀(2017-09-12)
  • ·复星医药总裁兼CEO吴以芳:打造全链条医疗服务体系(2017-09-12)
  • ·青岛啤酒二股东易主 复星豪掷逾55亿接盘(2017-12-26)
  • ·“百年青啤”欲做年轻化企业(2014-06-27)
  • ·掌趣科技暴涨神话 股东轮番套利5亿(2013-05-30)
  • ·小股东怒气冲冲 中科英华这半年都干了什么?(2015-12-22)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作为广东为全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支撑的重要载体,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有何特征?能为高新科技企业的发展带来哪些机遇?

    除了北京金融街洲际酒店,万豪酒店、开元酒店、新闻大厦酒店等也出现在了北京“酒改写”的名单上。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