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的危机:英国有民调以来满意度最低的首相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7-11-21 03:24:5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目前,梅的权威已跌至上任以来的谷底。由于已没什么可失去的了,梅或许会在与欧盟的谈判上采取比较冒险且具有政治想象力的手段。

    脱欧进退失据 政治博弈失败

    梅的危机:英国有民调以来满意度最低的首相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郭海

    本周,英国脱欧谈判即将迎来关键的时间点,然而主导此事的特蕾莎·梅首相正在遭遇信任危机。

    目前,执政党保守党已有40名议员签署了针对梅的不信任函,这一数字距离触发党内领导权争夺战仅差8票。而若触发这一机制,梅很可能被迫下台。

    梅身陷如此窘境,一方面源于英国脱欧的外患,另一方面源于梅决策失误、领导不力、保守党内阁丑闻不断发酵而产生的内忧。

    投资者信心难稳

    在脱欧方面,英国有两个选项,即软脱欧和硬脱欧。这两者是在经济利益与政治主权之间的抉择。软脱欧是牺牲政治主权换取贸易利益:英国留在欧盟单一市场,但因离开了欧盟议会,失去在移民和贸易问题上参与规则制定的政治权力。硬脱欧则是牺牲贸易利益换取政治主权:英国完全离开欧盟单一市场,但可以在移民问题上完全自主。由于本来英国人脱欧的主要动机就是希望限制移民,因此梅倾向于硬脱欧。

    然而英国人面临着一个结构性难题。大部分的英国脱欧派民众在去年公投时,其实是希望英国走“挪威模式”—既享有稳守国门的政治主权,又享有欧洲单一市场的经济利益。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政治主权和经济利益只能选其一。这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如今英国政局的混乱。政界被分裂成了主要由工党和民主党代表的软脱欧派,与主要由保守党代表的硬脱欧派,两派在制定脱欧政策方面一直僵持不下。

    而这种僵局对欧盟是有利的。任何一个想要把英国的商业资源吸引到自己境内的欧盟国家都会想尽办法拖延脱欧谈判。脱欧进程越不确定,商界对英国经济的信心就越受挫,也越有可能离开英国转移至欧洲。也正因如此,梅在11月10日就急着宣布,英国的脱欧日期将被法定为2019年3月29日23点正。梅知道,英国政府必须稳定投资者的信心—哪怕脱欧的法律和行政过程之繁琐,根本不太可能在两年内完成。

    欧盟当然不会对一个支离破碎的英国政府作出让步。目前,英国和欧盟就在脱欧的分手费问题上僵持不下。欧盟议会议长安东尼奥·塔雅尼(Antonio Tajani)在一个德国媒体访问中表示,英国应支付600亿英镑的分手费。这比梅在9月的佛罗伦萨会议中提出的200亿英镑分手费多出整整两倍。

    欧盟委员会在英国脱欧问题上的首席交涉官米歇尔·巴尼尔(Michel Barnier)在接受法国《星期日报》的访问时表示,欧盟与英国在12月的脱欧会议存在谈判破裂的忧虑。如果下个月谈判中,英国无法与欧盟达成脱欧后的新协议,英国就必须在世贸组织的框架下与欧盟及其他国家展开贸易了,其主权评级也有可能进一步受挫。

    威信受挫难稳内阁

    梅的另一个难题在于领导力不足。如今她作为首相的政治权威十分脆弱,难以稳定内阁,使得投资者对英国顺利进行脱欧谈判的信心大打折扣。

    梅领导力的下滑始于6月大选的“惨胜”。梅在2016年上任时,曾允诺不会提前选举;2017年4月18日,她突然宣布进行提前选举,希望能够在工党支持率处于最低谷时进一步挫败工党,以树立个人威信并稳固保守党对脱欧进程的掌控权。

    然而梅的政治博弈完全失败了。大选过后,保守党不仅失去了十几个议席,反而使工党增加了30多个议席。梅不得不屈辱性地与爱尔兰统一党结成联盟以维持保守党微弱的多数席位。此次选举的失利使民众和议员对梅的决策能力产生了严重质疑。根据7月时《伦敦旗帜晚报》的民调显示,仅有34%受访者满意梅的执政表现,而59%的受访者对梅很不满意,净满意率为-25%。这意味着,梅成了英国有民调以来满意率最低的首相。

    随着梅的威信受挫,保守党内反对硬脱欧者的声势也不断壮大。为了稳定党内在脱欧问题上的分歧,梅不得不号令党鞭朱利安·史密斯(Julian Smith)传下“圣旨”:谁要是公开支持软脱欧,谁就是在支持科尔宾入驻唐宁街。但这一高压举措适得其反,加剧了党内留欧派对梅的不满情绪。前任防卫部长安娜·苏布里(Anna Soubry)在听到这一消息后公开表示,梅和史密斯的做法相当于欺压党内议员,违背了民主原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梅对党内政治失去掌控力的同时,她的亲信、外务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人气则在不断上扬。

    9月15日,在首相梅准备发表演讲前,约翰逊就抢先在《每日电讯报》上发表了4000字的长文,激昂地论述了自己对脱欧后的设想,扬言脱欧是英国的“民族大业”,“必将大获成功”;而脱欧后的英国也将成为“地球上除美国外最强大的国家”。虽然约翰逊一直声称对首相忠心不二,但他在大选失利后一直在为自己造势。有分析认为,他是在为取代梅成为英国首相做舆论准备。

    最近由《太阳报》披露的一封秘密信件显示,鲍里斯·约翰逊和迈克尔·戈夫一直在脱欧进程上“绑架”首相。在信中,两位内阁成员以奇特的姿态要求首相必须坚定硬脱欧的行动路线,为内阁成员理清思路,将脱欧的逻辑内化于心。同时,他们还建议把脱欧过渡的时间安排为2021年6月30日。在这封信上,梅的被动可见一斑。

    “鲨鱼早已在水里游荡”

    10月5日保守党年会上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更是为危机写下了最具戏剧性的注脚。

    梅发表演说时咳嗽不断,连她身后的字母也从墙上剥落。其间,喜剧演员西蒙·布罗德金(Simon Brodkin)穿过了安保人员的阻拦,匍匐着递给了梅一封解职信,而后回头一笑鲍里斯·约翰逊低声说道:“我已经按您的吩咐把解职信交给梅了。”。

    如“车祸现场”般的演讲不仅没有为梅树立信心,反而成为了保守党党内反对派爆发的导火索。年会结束后,保守党议员格兰特·夏普斯(Grant Shapps)公开表示,有30名保守党议员及“一两位”内阁成员都同意,首相应该在圣诞节前辞职。伦敦玛丽王后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蒂姆·贝尔(Tim Bale)评论道:“许多人本以为,虽然鲨鱼早已在水里游荡,梅总归能幸免于难。但这次演讲相当于往水里滴了血。”

    雪上加霜的是,仅在11月份上旬,梅就接连失去了两名内阁成员: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被曝15年前性骚扰一位女记者而引咎辞职,国际发展大臣普利蒂·帕特尔也因为与以色列高官的十几次秘密会晤被曝光而被迫辞职。

    梅的威信衰落立即反映在了英镑的走势上。11月13日,英镑对美元汇率下跌1%,对欧元汇率下跌0.6%。

    对倒阁蓄谋已久的工党也蠢蠢欲动。虽然保守党和爱尔兰统一党都不太可能联合工党提出不信任函,工党的斯蒂芬·金诺克这回大胆地提出,工党有必要联合政敌以阻碍梅的硬脱欧计划。

    目前,梅的权威已跌至上任以来的谷底。由于已没什么可失去的了,梅或许会在与欧盟的谈判上采取比较冒险且具有政治想象力的手段。根据11月16日路透社的报道,梅如今打算把她为欧盟支付的分手费提高至400亿英镑—这比她在9月份提出的价码高出了整整200亿英镑。由于英国脱欧后会使德国多支付16%(约38亿欧元)的欧盟会费,梅开出的条件对德国来说十分有诱惑力。

    “当然,目前来说,这只还是个打算。”英国政府发言人在评论分手费的问题时强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首相 满意度 危机 的报道

  • ·菅直人:草根首相变革日本?(2010-06-10)
  • ·撒切尔夫人:她打碎了利益集团和懒人的梦(2013-04-11)
  • ·梅的危机:英国有民调以来满意度最低的首相(2017-11-21)
  • ·“不差钱”死结未解 危机难言消退(2009-07-14)
  • ·突遇双重危机 李明博身陷两难窘境(2009-07-16)
  • ·朝鲜半岛卫星危机(2009-07-16)
  • ·法国外交部危机中心:偷师《孙子兵法》(2009-08-06)
  • ·认同危机 澳大利亚何时“脱欧入亚”(2009-08-19)
  • ·还需要救市吗?(2009-09-30)
  •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毕节七县三区至今有贫困人口92.43万,贫困率达10%。一组数据更加直观:根据2016年底的数据统计,全国每50个贫困人口中有1个来自毕节,贵州每4个贫困人口中有一个来自毕节。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科研成果转化的产品正在为光启造血。2015年年底,光启研究院与东莞市政府签订了项目总额为1.8亿港元的“云端号”空间信息平台系统项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