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恒瑞医药市值破2000亿 业绩增长存隐忧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11-21 01:10:0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11年过去,在恒瑞集团的股权结构中,孙飘扬个人持有的89.22%的股权,依然保持不变。余下的10.78%股权由无锡宏大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穿透过后,这家公司由孙飘扬妻子钟慧娟掌控。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潜心深耕医药创新研发20余年,59岁的孙飘扬迎来了恒瑞医药(600276.SH)在资本市场的大放异彩。

    11月3日,在重重利好政策的指引下,恒瑞医药的股价蠢蠢欲动,持续上扬,报收71.95元/股,总市值达2027亿元,成为A股市场第32家市值超过2000亿元的上市公司,也是A股超过200家医药上市企业中的第一家。

    经过20余天的持续震荡,恒瑞医药的股价较巅峰时有所回落。截至11月20日收盘,报收68.92元/股 ,总市值1941.40亿元,但依然是A股医药“第一股”,市值排在前列。

    虽然是上市公司,但恒瑞医药确实是A股医药圈的一朵“奇葩”,其在资本运作方面极为低调,近年来只专注于做创新研发,公司主营业务产品线涉及抗肿瘤药、手术麻醉类用药、特殊输液、造影剂、心血管药等众多领域。

    恒瑞医药每年投入占销售额10%的资金,用于医药研发领域,近年来这家企业的创新成果不断丰收,给公司带来业绩增长。但同时,外界担忧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

    恒瑞医药总部位于江苏连云港,这座海港小城同时还有另一家颇有影响力的企业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森药业”)。外界指这是孙飘扬妻子钟慧娟控制的企业。

    豪森药业与恒瑞医药于业务线方面有较高的重合度,尤其是在抗肿瘤领域。此前,有传出豪森药业赴港独立IPO的消息,不过再未有下文。

    市值10年翻上百倍

    在医药行业业内人士看来,此次恒瑞医药的股价上升,与当前医药行业的政策利好有关。今年10月,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这份篇幅长达6700余字的《意见》,分别从改革临床试验管理、加快上市审评审批、促进药品创新和仿制药发展等六方面提出了36条具体措施,促进药品医疗器械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创新,提高产业竞争力,满足公众临床需要。

    政策的利好,在资本市场反响强烈。头顶中国创新药第一股光环的恒瑞医药,股价持续走高,并在11月3日当天达到巅峰。

    恒瑞医药的股价上升,直接有利的当属其背后的股东和广大股民。恒瑞医药前十大股东序列中,既有实际控制人孙飘扬家族以及几位原始股东,还有几家“国字号”和地方国资背景的股东,以及基金等。

    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大股东江苏恒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瑞集团”)持有6.85亿股,占比24.31%;第二大股东西藏达远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远投资”)持有4.46亿股,占比15.84%;连云港恒创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创医药”)持有1.38亿股,占比4.90%,系第四大股东。这三大股东手中的恒瑞医药股权,源于2003年。

    2003年3月22日,连云港天宇医药有限公司(原恒瑞集团,以下简称“天宇医药”)、中泰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泰信托”)、恒创科技以每股3.10元(后调整为3.26元)分别受让恒瑞医药6925.2万股、4846.37万股、2550.72万股,三家持有恒瑞医药股权比例分别为27.15%、19%、10%。初略计算,三者分别耗资2.26亿元、1.58亿元、8315.35万元。

    2005年7月,中泰信托将其持有的19%股权,以3.86元/股的价格,转让给了连云港达远投资有限公司(天眼查工商资料指,2014年变更为达远投资),转让价1.87亿元。

    回过头来看,十年前投资的股权,其价值如今已上涨了上百倍。按照目前68元/股的价格计算,恒瑞集团的持股市值高达465.8亿元,达远投资的持股市值达289.68亿元,恒创医药的持股市值达93.84亿元。

    在恒瑞医药的前十大股东中,还有几家“国字号”的机构股东,包括第三大股东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结算公司”)持有3.40亿股,占比12.06%;“国家队”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金公司”)持有7394.82万股,占比2.63%,位列第七大股东;第十大股东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央汇金”)持有2631.72万股,占比0.93%。

    此外,还有国资背景的中国医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药投”)持有1.27亿股,占比4.52%,系第五大股东;连云港市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云港金控”)持有9799.07万股,占比3.48%,系第六大股东。

    恒瑞医药的股价上涨,这些股东获利较大。按照68元/股计算,“国字号”机构股东中,香港结算、证金公司和中央汇金的持股市值分别为231.2亿元、50.28亿元和17.90亿元。

    此外,国资背景的中国药投持股市值达86.36亿元,连云港金控的持股市值达66.63亿元。

    “整个大的环境变化国家鼓励医药创新,很多医药企业,比如港股的石药等,都是在这不足一年的时间内,市值持续飙升。”东方高圣深圳负责人瞿镕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整个行业来说,大的方向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对优质的企业越来越有利。

    在瞿镕看来,目前资本市场对创新药的认知度越来越高,明显加强,比如贝达药业收购卡南吉,最近的乐普医疗收购辽宁博鳌生物,强势进军胰岛素市场等,“目前我们在做收购的时候,有些企业不愿意再收购一些仿制药公司,更愿意收购一些专心做创新药的企业。”

    业绩增长仍存隐忧

    恒瑞医药市值飙升,极大鼓舞了中国医药界的企业家群体。长期以来,中国医药行业发展受到的束缚太多,导致许多医药上市公司估值被压抑。

    从昔日一家濒临破产的边城小厂,到如今中国医药资本市场当之无愧的巨无霸,孙飘扬和他的团队等待了20余年。1970年,恒瑞医药前身连云港制药厂成立,业务为原料药加工。

    公开履历显示,孙飘扬曾任连云港制药厂技术员、连云港市医药工业公司科技科副科长、连云港制药厂副厂长等职。1990年,孙飘扬临危受命,被委以重任,担任连云港制药厂厂长。

    1997年恒瑞医药进入股改轨道,引入中国医药工业公司、连云港市医药工业公司工会、连云港市医药采购供应站、康缘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作为股东。2000年,恒瑞医药上市,彼时42岁的孙飘扬当选公司董事长。

    2003年“国退民进”的股改之后,孙飘扬依然担任恒瑞医药董事长,但直到2006年,才真正成为这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在2003年、2004年和2005年的年报中披露的实际控制人为蒋新华,其现为恒瑞医药副董事长。

    查阅恒瑞医药公告,蒋新华曾系天宇医药(原恒瑞集团)的最大自然人股东(持股14%,也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2003年时担任天宇医药的董事长。2006年恒瑞医药年报披露,孙飘扬为天宇医药第一大股东,持股89.22%。

    11年过去,在恒瑞集团的股权结构中,孙飘扬个人持有的89.22%的股权,依然保持不变。余下的10.78%股权由无锡宏大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穿透过后,这家公司由孙飘扬妻子钟慧娟掌控。

    恒瑞医药被誉为A股的“市值一哥”和“研发一哥”。在市值方面,恒瑞医药有数个关键节点。

    2006年,孙飘扬刚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时,恒瑞医药的市值首次突破百亿元。两年后,2008年,其市值达200亿元,2010年达到400亿元。经过三年调整期后,恒瑞医药的市值在2015年已接近1000亿元。

    在研发方面,恒瑞医药确实舍得,坚持每年投入销售额10%左右的研发资金。比如最近三年,恒瑞医药投入的研发资金持续攀升。2015 年公司累计投入研发资金8.92 亿元,较上一年度增长 36.76%,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重达9.57%;2016年累计投入研发资金 11.8 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2.82%;2017年上半年,恒瑞医药投入研发资金 7.8 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0%。

    庞大的研发团队,亦是A股其他医药上市公司所无法比拟的。经过多年的发展,恒瑞医药打造了一支拥有2000多人的研发团队,先后在连云港、上海、成都和美国等地设立了研发中心。而在创新药开发上,恒瑞医药已基本形成了每年都有创新药申请临床,每2-3年都有创新药上市的发展态势。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恒瑞医药的业绩亦持续上升。2015年,公司实现营收93.16亿元,同比增长25.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72亿元,同比增长43.2%;2016年,实现营收110.94亿元,同比增长19.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89亿元,同比增长19.22%;今年前三季度,恒瑞实现营收100.6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23.28亿元。

    在外界观察人士看来,恒瑞在业绩增长的同时亦面临隐忧,这种隐忧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源自内部。恒瑞医药与豪森药业的关联关系持续引人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豪森药业的董事为钟慧娟,创建于1995年,是国内抗肿瘤和精神类药物研发和生产的领军企业,位列中国医药工业前30强,其与恒瑞医药的抗肿瘤业务存在重合。

    豪森药业在恒瑞医药总部连云港亦有知名度。据豪森药业官网消息指,11月16日上午,在“2017中国(连云港)国际医药技术大会”召开期间,江苏省以及CFDA相关领导视察豪森药业,“集团董事长钟慧娟向来访领导介绍了豪森药业的发展情况”。 

    恒瑞医药与豪森药业持续发生关联交易。2017年上半年,豪森药业与恒瑞医药发生出售商品的关联交易,达4560.68万元。近年来,豪森药业持续发展,此前传出要独立IPO赴港上市,但至今无任何下文。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恒瑞医药 隐忧 市值 的报道

  • ·恒瑞医药市值破2000亿 业绩增长存隐忧(2017-11-21)
  • ·泸州老窖定增30亿惹争议,重回白酒百亿俱乐部埋隐忧(2016-05-24)
  • ·证监会调查隐忧下的“鱼跃系”(2017-07-25)
  • ·市值管理进入2.0时代(2014-12-16)
  • ·股神上海莱士的千亿市值炼金术(2016-07-19)
  • ·美图市值蒸发300亿 内地资金疯狂扫货(2017-03-28)
  • 一名接近工信部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调查中甚至显示或存在部分地方政府配合企业骗补等恶劣情况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从金融办向金融局的改变,实质上是机构性质从社会服务机构向政府权力机构的转变,“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监管力度是千差万别的”。

    在通过产业结构调整逐步融入长三角的过程中,安徽呈现出明显的梯度性,即先与江苏、浙江全面对接,再逐步接受上海的辐射,最终完全融入长三角的产业分工体系。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已过古稀之年的任正非如何掌舵华为这艘大船继续起航?而在经历了28年井喷式发展之后,华为如何继续常胜不败?这是摆在任正非和近20万华为员工面前的大命题。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