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调中国主权评级 标普“盲人摸象”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7-09-26 03:17:0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面对标普的任性,在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基础更加稳固,经济增长质量进一步提升的前提下,中国不妨将这次降级当作“善意的提醒”,做好自己,保持较强的经济增长韧性。

    盘和林

    日前,标普宣布将我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A-降至A+,展望调整为“稳定”。这是自1999年以来,标普首次下调中国主权评级。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标普关注的信贷增速过快、债务负担等问题,多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老生常谈’,这种看法忽视了中国金融市场融资结构的特点,忽视了中国政府支出所形成的财富积累与物质支撑。”按财政部的说法,此次标普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那么,标普到底错在哪里?

    首先,从信用评级的主要主导因素来看,标普的误读是对中国经济良好基本面和发展潜力的忽视。从理论来看,主权信用评级主要反映被评级国家对外债务的偿还能力,而偿还能力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基本面。打个比方,某人的信用卡偿还能力,并不取决于他负债多少,而是取决于此人综合的经济收入和当下及未来的经济实力。只凭信贷增长而评估一个国家的主权信用,实际上犯了“盲人摸象”式的错误。近年来,我国经济基本面一直保持良好态势,得到了诸多权威国际机构的认可。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主要指标好于预期,宏观经济稳定性增强。基于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开发银行、摩根大通等国际组织和机构纷纷上调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预期,认为中国经济再平衡进程稳步推进,中国经济前景已经有良好支撑。

    其次,从信用的一些关键支撑点来看,中国的主权信用有良好的支撑。一是我国财政收入健康稳健,有较大的财政政策的操作空间。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即债务余额/GDP为36.7%,远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以信用关键支撑点来看,中国的情况远比同一信用级别的国家要好很多。债务的可持续性即指政府的利率减去经济增长率之间的差额,数字越小越强,是评价一个国家债务状况的重要指标之一。根据IMF的统计,2013-2018年,中国债务的可持续指数是-7.7。此外,中国政府债务对外部市场并没有敞口,无论是外部的高利贷还是外部的金融市场,更没有对高风险国家进行借贷,即便与3A级的德国和奥地利相比,中国在这些方面的指标也都是不错的。

    标普此次降级,主要依据是“长时间强劲信贷增长提高了中国经济的金融风险”。事实上,标普的这一解释不仅决策依据单一,还曲解了概念,信贷增长与金融风险并没有直接联系。财政部也回应说:中国经济内生活力增长,完全可以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更关键的是,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加强了金融监管的政策导向,信贷正在流向创新企业、实体经济等高效率部门。此外,我国的信贷风险经过金融去杠杆等措施后已经降低,房地产抑制泡沫的举措也已经显效并仍在升级,因此,中国的信贷增长并不必然带来金融风险。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早就批评过主权评级机构的“霸权主义”:“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市场没有话语权,尤其是主权评级,基本上被标普、穆迪、惠誉垄断,而这往往基于美国的利益采取双重标准,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不争事实。如何通过合作与博弈,与这些主权评级机构建立“有效沟通”机制,考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政治智慧。

    面对标普的任性,在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基础更加稳固,经济增长质量进一步提升的前提下,中国不妨将这次降级当作“善意的提醒”,做好自己,保持较强的经济增长韧性。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