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家胡同纪事:北京整治“开墙打洞”模范样本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9-19 01:24:4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胡同是北京独有的历史记忆。今年3月公布的北京城市规划草案中,强调了北京市旧城区的修缮和保护,这意味着除了整治“开墙打洞”行为。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方家胡同安静了下来。

    用水泥封上的门还没粉刷好,新凿开的窗口是屋内主人与胡同内侧沟通的渠道,窗户特意使用了红色窗框,尽管是出于搭配灰色砖瓦的考虑,但临时的色彩混搭,在历史悠久的北京老胡同里略显怪诞。

    方家胡同位于北京安定门内大街,今年3月“开墙打洞”专项整治行动开始后,前述景象在胡同中随处可见。截至8月中旬,90处开墙打洞行为整治完毕,方家胡同成为东城区此次治理行动的“示范街”。

    整治“开墙打洞”不是新举措,2014年,北京市东、西城区和朝阳区等已开始整治类似的违规搭建活动。整治“开墙打洞”,主要是为消除商户径自在主体建筑墙面开墙打洞营业,带来的主体建筑墙面负荷过重的安全隐忧。2017年1月,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将城市综合治理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挂钩,人口调控、清查违建、打击违规经营等成为其中要义,整治“开墙打洞”在这样的背景下加速,至8月底,北京市整治“开墙打洞”已达2.3万处。

    胡同是北京独有的历史记忆。今年3月公布的北京城市规划草案中,强调了北京市旧城区的修缮和保护,这意味着除了整治“开墙打洞”行为,方家胡同此番行动还承担着另一个任务—“恢复首都风貌”,对标北京“四个中心”的首都功能定位。

    9月13日,方家胡同西段已在进行门面封堵后的粉刷,粉刷后成了青砖灰瓦。从整治“开墙打洞”到恢复“首都风貌”,一系列变化让居民应接不暇,胡同即将恢复宁静的“首都风貌”,而胡同的未来会怎么样?

    居住功能主导,增加便民设施

    在整治“开墙打洞”的行动中,方家胡同内大部分商铺的门都堵上了,有的店铺已正式关闭,有的选择开侧门勉强营业,有的已暗暗考虑转型。

    住在胡同西段的张坤(化名)对变化感到满意。这天下午,满头白发的他在阳光下翻阅着报纸,他很喜欢近来胡同夜里的宁静。“以前夜里很吵,从傍晚6点到第二天清晨6点,酒吧的喧闹就未停止,好几十个外国人,酒喝多了就吐。”

    尽管胡同内平时买菜的店面也关了,但他不以为意,胡同西出口安定门内大街上的商铺可以满足他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的需求。不过,住在胡同东面的李望(化名)就要走远一点买菜了,他发现,近来蔬菜价格上升了。

    李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酒吧等餐饮店面关闭让胡同安静了许多,但胡同里的老年人很多,生活上难免有些不便。据方家胡同所在安定门街道公布的数据,2010年安定门街道60岁以上老人约1.7万人,占总人口的38.0%。

    居民们的这种忧虑,有望在未来的规划中得到相应的解决。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历史文化名城研究所所长鞠德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设计单位已考虑到类似的问题,胡同未来的定位仍以居住功能为主,同时会有相应的便民商业设施入驻。“胡同里有很多老人,他们的活动半径不大,所以他们一些基本生活服务的功能可能还是要在胡同里解决,比如买菜等日常生活标配,会根据居民的实际需要增加一些便民商业设施,保证胡同的基本功能。”鞠德东说。

    中国城市规划院此前曾针对方家胡同进行了长达近一年的调研,并在调研报告的最后建议进行整体规划,促进胡同的商业混合多元业态。蔡奇对这篇调研报告作出了肯定性批示。

    据中新社报道,在2014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到南锣鼓巷的雨儿胡同调研,了解居民对改善居住条件的意愿,居民在“迁走”和“就地改造”中选择了留下,不愿搬走。这为胡同未来以居住功能为主敲下了基调。

    虽然居住功能主导,但胡同不能成为现代社会商业文化下的“孤岛”,方家胡同的未来,还应考虑保护和发展的关系。鞠德东表示,入住的商业形态会有所筛选。“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当地一些居民不太希望一些特别喧闹的功能进驻,例如酒吧、餐饮等,特别扰民,但对文化创意类、设计类的,他们觉得还是有必要进驻的,本身也有基础。”鞠德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胡同规划方案的讨论中,设计单位曾提出过“文化+”的理念,认为应利用46号院既有的产业基础,引进一些文化创意元素。

    目前对方家胡同未来的主要功能,可以简单概括为:首先以居住功能为主,其次是便民商业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再次是利用既有的产业基础,进驻文化创意产业。鞠德东表示,尽管对胡同最终的产业定位尚未有最后决定,但以上提到的三种功能,是得到大家共识的。

    封堵的商铺门面已在逐步粉刷,人们不禁在想象:恢复首都风貌,方家胡同会变成什么样?

    首都风貌不等于青砖灰瓦

    李望已年近70,他们家自祖父一辈就已住在方家胡同,至今已近200年。回想起小时候胡同的情景,他不禁笑了起来,“那时候一门只有一户,邻里关系特别好,夜不闭户,我们可以随意到各家串门,大家都会热情招待”。

    李望已深根在此。谈及胡同的专项整治,他略感惆怅:“清朝时是首都风貌,民国时期也是首都风貌,到底要以什么为标准才是真正的首都风貌?”

    如今的胡同内,一个院落可能住着30户人家,与李望儿时的记忆已大相径庭,但生于斯,长于斯的他一直关注着胡同的未来。他还不知道胡同的整治规划,看着工人们在对面房屋顶上敲敲打打,心里没谱。

    比起胡同居民来,鞠德东要清晰多了。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方家胡同的修缮按历史文化街区的要求进行,设计单位将方家胡同内的建筑分为5类,一是文化保护单位;二是历史建筑;三是传统风貌建筑,即有一定的传统风貌,但其价值和特色比不上前两者;四是工业遗产建筑,也富有特色,例如46号院;五是新建的现代建筑,例如一些办公楼等。而对于不同的建筑,均提出了相应的修缮和保护方案。“不能所有建筑都按历史保护文物的标准来修缮,毕竟有些建筑没有那么高的价值,但也不能将民居等同于一般的建筑,把它都粉刷得焕然一新,要分类整治。”鞠德东说道。

    方家胡同为元建大都时所辟,在经年累月的演变中,这里不再只有民居,还多了新兴的文化创意产业。前述的方家胡同46号院为中国机床厂旧址,从2008年开始,陆陆续续进驻了如NCspace、猜火车等文创产业,原来的“机床基地”成了“文创展区”。进行分类整治便是为了保护胡同文化的这种层叠性和多样性,保护胡同的历史演变轨迹。

    “整个设计过程其实都强调胡同文化的传承和风貌的多样性,恢复首都风貌并非意味着恢复胡同建成时纯粹的四合院格局和统一的青砖碧瓦样式。”鞠德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根据2011年发布的《安定门街道区域发展战略规划》(2011-2030),方家胡同主要属于以国子监-孔庙为核心的国子监文化休闲区,除了利用休闲区内的国学传统文化优势,文件提出,以方家胡同等发展基础较好的胡同为重点,采取“价值评估、腾退整治、改造利用”的“三步走”策略,推进四合院的腾退、改造,并引入文化经济发展业态,着力于“打造胡同里的文化艺术群落和创意休闲港湾”。

    胡同里的新时代产业

    位于46号院内的文化创意公司NCspace不在此次整治范围内,但这里的工作人员看着胡同里声势浩大的行动不免有些担忧。NCspace自2008年进驻46号院,是最早入驻方家胡同的文化创意公司,紧随其后,越来越多的文创、设计产业,酒吧、餐饮等商店随之而来。

    对于此番整治,NCspace的工作人员马丁认为其有合理之处。“我们是一家创意的非商业公司,随着酒吧、餐饮入驻,胡同慢慢商业化了,原始的东西可能会被破坏,商业和生活如何融合的问题就会凸显出来。”他认为,本次行动在平衡商业和生活的融合上有其意义,但由于规划尚未出台,外面正在进行的行动让他担忧会不会“一刀切”。

    “墙拆了,洞堵上,但拆了之后,堵了之后呢?现在还没有给任何明确的下文。”马丁说道。

    为了表达对胡同未来的积极参与,NCspace在8月中旬举办了一场名为“点睛计划”的活动,分为胡同老照片展览、胡同如今的风貌走拍和着眼于未来胡同老门面的创意改造三部分。马丁介绍说,尽管门面创意设计方案未能实施,但这也是他们关心胡同未来的方式。

    同在46号院的猜火车餐厅正考虑着转型,明年便是NCspace十年租约期满之年,他们原本还想再续约十年。

    方家胡同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此番“开墙打洞”整治,既是清除违建,又是恢复首都风貌,平衡传统胡同的过度商业化,同时也有着聚焦北京“四个中心”定位的意味。夕阳下,工人们结束一天的施工,胡同内归于宁静,李望也起身准备晚餐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方家 纪事 北京 的报道

  • ·方家胡同纪事:北京整治“开墙打洞”模范样本(2017-09-19)
  • ·北京式治堵 决策科学吗?(2010-12-30)
  • ·高端辩论北京城(2009-07-15)
  • ·北京机构改革再次上路(2009-07-16)
  • ·北京雅宝路:萧条降临 商家换代(2009-07-17)
  • ·鸟巢:北京新地标(2009-09-30)
  • ·电的碎念:一个老北京60年家居变迁(2009-09-30)
  • ·北京向南 2900亿元开发南城(2009-12-31)
  • ·北京楼市危局(2010-05-13)
  • 郑州大学、云南大学、新疆大学3所非985高校成为了这一次“双一流”新晋“黑马”,与东北大学、湖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3所“985高校”一起进入B类高校序列。

    跨境电商综试区将扩容。9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选择一批具备条件的城市建设新的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

    9月24日,首届雄安新区马拉松鸣枪开跑,本届新区马拉松吸引了共3000名爱好者加入。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现在拿着社保卡,去哪治就在哪报销,比以前方便多了。”孙玉芬(化名)8年前一侧身体突然麻木,几年间辗转省内各大医院,医治始终未见效,终于还是去了北京求医。

    值得一提的是,在总理座谈会上,总理向李东生抛出了一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超过三星和索尼?李东生回应,“我向领导保证,三年,最多五年”。

    据了解,无水港项目99%的员工是哈萨克斯坦人,其中80%是当地人。而整个“霍尔果斯东门经济特区”的建设和运营工程将创造2.5万个工作岗位。

    “我们发现了一批深具潜力而未被广泛认知的公司,我们预期它们会大幅度地改变行业格局并有力地影响全球市场。”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