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路连大道:广东精准扶贫的豆村故事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9-05 04:07:0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雷州半岛的青年运河从湛江市遂溪县城穿过,自北向南延伸。1958年,雷州青年拦腰斩断九洲江,建水库、凿运河,改写了雷州干旱苦难的历史,邓小平因此称赞雷州人为“当代愚公”。

    时代周报记者 程洋 发自遂溪

    雷州半岛的青年运河从湛江市遂溪县城穿过,自北向南延伸。1958年,雷州青年拦腰斩断九洲江,建水库、凿运河,改写了雷州干旱苦难的历史,邓小平因此称赞雷州人为“当代愚公”。

    沿着运河,直达豆村。这是遂溪县遂城镇的一个行政村,下面还有16个自然村。按照上级要求,这个村的85户贫困户,今年要力争八成以上达到人均收入6883元的脱贫线。面对贫困这座大山,雷州人再次当起了愚公,叶永锋加入了雷州人“移山”的行列。他是2016年广东省第三轮扶贫工作中,佛山市三水区委组织部对口帮扶遂溪县遂城镇豆村的驻村干部,帮助当地村民脱贫致富是他的核心工作。他要在这里干满3年,如今,他已经工作了15个月,差不多450天。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这个目标,必须先坚定地啃下扶贫攻坚这块“硬骨头”。4年多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脱贫攻坚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提出精准扶贫方略,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向着最后的贫困堡垒发起总攻。相较于其他省市来说,广东要完成扶贫任务看起来并非异常艰巨,但实质上却尤其紧迫和严峻。按照广东省制定的“十三五”规划,全省要在2018年前完全“脱贫”,以在当年实现“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

    反贫困斗争的伟大决战进入了倒计时。

    532867485.jpg

    APP助力精准扶贫

    8月17日早上8点,借住在村委会的叶永锋准备出门了。随身带上的还有几个写着贫困户名字的信封,里面装着的是上月底三水区委组织部几个帮扶单位的挂钩干部一对一入户时的慰问金。当时户主不在,这次叶永锋抽空上门把问候送上。

    今天上午的工作是走访贫困村民,叶永锋骑着老旧的摩托车行驶在乡间公路上,早晨的空气十分凉爽。作为豆村扶贫工作队的队长,叶永锋既是队长也是队员。他还笑称自己是“十员干部”:出门在外是驾驶员、走乡串户是调查员、整理文件是资料员、多方合作是协调员、各方沟通是联络员、写材料是书记员、帮村民推广产业是业务员、打扫卫生是后勤保障员……叶永锋的很多时间花在路上,走访村民、摸底贫困户是他重要的工作之一。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到湖南湘西考察时强调,“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的重要思想。习近平形象地说,扶贫不能“手榴弹炸跳蚤”,“遍撒胡椒面”解决不了大问题,必须变“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

    叶永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精准扶贫’在实际工作中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准确了解困难群众的真实情况,保证扶贫资金不少一分一毫地送到他们手里;其次是帮扶要有针对性,针对不同的家庭情况,采取不同的帮扶手段。”叶永锋打比方:“就像用箭射靶子,他家里有劳动力,就给他家扶贫牛,让他养牛。如果劳动力外出务工,就要想一些其他的扶贫办法了,比如定时慰问一下他在哪里上班啊上班有没有保障啊有没有出现一些工伤事故啊……扶贫不能一刀切,要因人而异、因人施策。”

    到了低保贫困户卢荣华家,叶永锋首先点开广东扶贫APP进行定位。APP界面上还设置了家庭成员、帮扶计划、帮扶施策、脱贫轨迹和资金投入等菜单,可以随时随地掌握贫困户的一手信息。在“致贫原因”那一栏,叶永锋为卢荣华输入了“缺资金”和“因学”两个关键词。卢荣华家有5个小孩,一家7口人的生活靠夫妻俩养些猪鸡鸭、再出去打点散工维持。

    “现在的精准扶贫,必须走访到户,不然没法定位收集相关资料。” 在另一家贫困户麦虾妹家,叶永锋举着手机,绕着破旧的房屋走了一圈,遗憾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下次再来吧,现在没法定位成功。”豆村下属的有些村落十分偏远,手机信号又不好,定位困难。

    经过15个月的走访摸底,豆村的村情村貌、每户贫困户的家庭情况,叶永锋如数家珍。因为针对性强,豆村扶贫效果显著。2016年扶贫工作队进村时,豆村的贫困发生率是8.32%,目前降到了4.39%—在去年湛江市的扶贫工作考核中,豆村名列前茅。

    941502212.jpg

    扶贫小路与大道

    卢荣华家门口,一头小黄牛正在咀嚼甘蔗叶,这就是村里送的扶贫牛。离开卢家时,叶永锋骑着摩托车在路口调转车头,车轮打滑,他险些摔倒。因为左手支撑车身,叶永锋的手腕扭伤了。他有些郁闷:“本来想调转车头告诉卢荣华,有玉米秆可以收来喂牛的。”他扭动一下手腕,找村里的一户人家要了些药酒擦擦,继续上路。

    叶永锋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豆村贫困户中愿意养牛的有45户,我们给每户发了一头扶贫牛,用的是三水区的专项帮扶资金,总共20万元。”叶永锋说,这些小黄牛粗生粗长,死亡率低,喂个一年多就可以卖了。他算了算,每家贫困户差不多能增收一万元左右。

    遂溪县有“中国第一甜县”之称,行驶在豆村的乡间公路上,随处可见密密麻麻的甘蔗地,但种植甘蔗的收入非常不稳定:“当地人种甘蔗,一亩可以产六七吨。收成好的时候,每亩甘蔗地可收5000元,不景气的时候只能拿到2800-3000元。”

    如今多了扶贫牛,贫困户的收入多了一层保障。豆村的田间地头,一头头小黄牛低头吃草,如果从高空俯视,就像播撒在大地上的一颗颗黄豆,等着生根发芽,“每头扶贫牛的耳朵背后,我们都做了二维码塑料标记,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扶贫工作带来的“获得感”,切实体现在每一位贫困户的生活变化上。今年6月,老交通员李周龙搬进了新房,他在解放前负责为共产党传递情报信息。李周龙是五保户,扶贫工作队进村后,了解到他家墙裂屋漏,于是为他申请了危房改造。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三级拨款共3.4万元,三水区另外帮扶5000元,帮他盖好了新房。而在五保户李堂家中,叶永锋正碰上村民陈娣带来了肉末粥。这位半个月前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孤寡老人,如今由陈娣和上洋村村长李保的妻子轮流照看,她们是村干部的家属,都是无偿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李堂破旧的房间里贴着一张“帮扶联系卡”,一笔一画写着对口帮扶的干部姓名和联系方式。豆村党支部委员李兴流算过一笔账:“一个60岁的五保户,政府每年补助9424元,满80岁每年再增加360元高龄补贴,满90岁增加600元,将真正地实现‘老有所养’”。

    在通往下洋村的路上,叶永锋介绍说:“这条路叫‘东征路’,以前解放军东征支队是在下洋村誓师出发的。村旁建有纪念馆,是湛江市的中共党史教育基地。”豆村里除了东征路,还有文化路、三水路和致富路,都是在佛山三水区的帮扶下,于2017年5月底前建成的。村里新修的这四条路,路名都暗含希冀。叶永锋介绍说,文化是拔穷根的关键,所以叫“文化路”,“三水路”是为了纪念三水区对口帮扶,“致富路”就是希望家家户户都走上富裕的道路。

    豆村小路连接中国扶贫大道,党支部书记钟景艺把这些变化都看在眼里。他指着村委会办公楼前的水泥路对记者说:“现在国家扶持贫困村建设,比如修路,行业部门补贴一点、三水区专项帮扶资金支持一点、村里面自筹一点,全体村民参加义务劳动,一起修成了一体化的乡间公路。”他回忆以前村里都是泥泞小路,下雨天出门一腿子泥。“现在都是水泥路,雨水一冲,路面干干净净。”

    1904278112.jpg

    从贫困村到示范村

    豆村绿林掩盖的地方,有一座高高矗立的水塔,村民卢贵的家就在水塔边。

    家家户户通了自来水,是扶贫工作带给豆村村民最直接的感受。“以前干完农活回家来,还要自己压水喝,现在打开水龙头就可以喝了。”卢贵走到院子里,拧开水龙头,水哗啦啦地流出来。他告诉记者,这里的自来水是可以直接喝的,“上一次有领导来检查,也直接喝了自来水”。村委书记钟景艺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前村里面没有自来水,现在国家给项目,每个人口出450元,还是不够,三水区委扶贫专项资金就支持了10万元。现在16个自然村都有自来水了。”除了解决饮水问题,豆村也已经告别了天黑“走夜路”的年代,路边的LED灯利用太阳能发电,天黑就自动打开。

    据叶永锋介绍,豆村扶贫工作开展一年多来,累计投入近1600万元,建水塔5座、修危桥1座、电路改造10公里、建高标准农田灌溉水渠16公里、建通讯塔3座、装路灯200盏、种下乡村绿化树1500棵,“实现了贫困户脱贫与村容村貌优化提升的双赢”。

    2017年7月13日,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主持召开专题会议,提出要将广东省定贫困村创建成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村,新农村的建设成了叶永锋扶贫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他说:“不仅要脱贫,还要争取将豆村建设成为新农村示范村。”在石头乸村,挖掘机正在紧张作业,叶永锋指着正在修建中的文化休闲公园说:“村民们已经可以在篮球场打篮球了,这里还要修建一个美丽的荷花池。”

    叶永锋介绍说,豆村正在积极开展“三清理、三拆除、三整治”工作,重点整治村容村貌,大力推进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抓好农村道路硬底化、生活垃圾和污水处理等最急需解决的问题。“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把村子的卫生清洁搞好,明年就是搞一些文化休闲的活动场所。”他说:“有一天我去村里开会,人家就说了,村里好不容易来一个小姑娘相亲,走到村子里面,这里路是烂的,又有鸡粪鸭粪,正中间还有一堆牛粪,人家看见就不愿意过来了。”

    新农村建设,要有新面貌、新环境,村民们要有新的精神风貌。在叶永锋的计划中,要让村里的路好走,道路实现硬化,环境要美化,种上一些绿化树,晚上走路还要有一个路灯的“亮化”。“环境变美了,人的心情也舒畅了。”他说,“一走进来,就像回到一个世外桃源,这样才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

    扶贫关键扶“志“

    在豆村的15个月,叶永锋感觉压力越来越大。

    今年4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工作作出“四个坚持、三个支撑、两个走在前列”的重要批示。其中,“努力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上走在前列”的表述,给经济大省广东提出了有针对性的要求。“两个走在前列”不仅强调时间节点的早,更强调发展质量的提升。在规模上精准消除贫困人口的基础上,广东还要增加公共服务,弥合珠三角地区和粤东西北地区的差距,为贫困人口的产业脱贫、就业脱贫创造更好条件。

    “以前别人用过的方法再用就不好用了。2018年广东要提前脱贫,时间紧、任务重,而且脱贫的标准更高了,年人均收入要达到7365元。现在对扶贫工作的考核也更频繁了,以前都是一年一考核,现在是每个月都要考核。”叶永锋说道。

    针对新情况,结合工作实际,叶永锋为豆村量身定制了“一核双擎、三轮驱动、四措并举”的扶贫新思路:“以‘脱贫致富’为核心,发挥遂溪当地与三水各帮扶单位党组织这对双引擎的引领作用,带动当地妇女、青年、乡贤这‘三轮’,围绕就业脱贫、种养脱贫、产业贫脱、教育脱贫这‘四措’,努力帮助广大脱贫户脱贫增收。”

    2017年5月底,经过再一次考核排查,豆村目前剩下85户贫困户,其中,有劳动力的贫困户共61户280人。如何为这280人提供就业岗位,是扶贫攻坚战的关键所在。

    “我提出的一大举措就是‘打工脱贫’,鼓励有劳动力的贫困户外出务工,去东莞去深圳,去珠海去广州,”叶永锋说,“以5口人的贫困户为例,只要有一个人外出打工,按每个月2500元计算,年人均收入就6000元了,加上种养收入就过万了,肯定脱贫啦!” 为了方便联系外出务工人员,叶永锋还专门建了一个叫“豆村致富群”的微信群,把那些外出务工人员联系起来,时刻和他们保持沟通。“扶贫关键是扶‘志’,”叶永锋说,“扶贫工作最终还是要靠自身的努力,贫困户自己要努力工作,从‘要我脱贫’转向‘我要脱贫’,这是一个由被动到主动、由客观到主观的过程。”

    和打工脱贫齐头并进的还有产业脱贫。叶永锋曾结合当地的实际,组织贫困户养牛、种花生、玉米,依靠种养脱贫,“但这两个脱贫还只是短期、中期的脱贫”。要实现长期脱贫不返贫,关键还是要保障贫困户长期的稳定收入。为此,叶永锋为豆村规划了两期光伏发电站项目。第一期总装机容量80千瓦,如今已经建成。他站在发电量的查看表前,对记者说:“今天下雨,估计只能产生320度电,但是按0.98元一度电卖给供电公司,豆村今天也能收入300块了,合同一签25年,一年下来就有十几万元的收入了。”

    最近,叶永锋正在为第二期400千瓦的光伏项目选址,“光伏项目的建设用地要求非常严格,林地不能建、坡地不能建,农田更加不能建。一个村一个村地跑下来都没找到合适的,想来想去还是回村委会后面建吧。但量来量去,大概也就只能建成200千瓦的规模,那就先建吧!早一天建成早一天受益,也算是为豆村做了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叶永锋笑着自我总结,“我这个人就是急性子。”该项目建成后,豆村贫困户每户每年将稳定增收5000元,真正实现长效脱贫。叶永锋说,此外还要大力发展集体产业,通过“大河有水小河满”的形式,在分红时适当给贫困户一些倾斜,“毕竟共同富裕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在豆村呆了这么久,无论是提倡打工脱贫还是产业脱贫,叶永锋始终强调“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育是拔除穷根的关键,要让家里的孩子去读书。“脱贫要从娃娃抓起,要通过教育引导他们,树立积极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灌输勤劳致富的思想。”

    孩子是豆村的未来。老书记钟景艺深深地吸了一口水烟,吐出淡淡的青烟。烟雾中的8月,正是雷州半岛雨水丰富的季节。雨水打在道路两旁棕榈树硕大的枝叶上,滴落在豆村新修的水泥路上,汇聚成一股股细流,融入广东扶贫工作的大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广东 小路 大道 的报道

  • ·“5.12”救援中的广东力量(2009-07-15)
  • ·广东南海绩效预算实践(2009-07-15)
  • ·公共租赁房广东试水 舆论忧心“权力寻租”(2009-07-15)
  • ·“广东首例”确诊 台前幕后(2009-07-16)
  • ·普洱茶“国标”推出 广东受伤(2009-07-17)
  • ·广东清新:土地流转破题(2009-07-28)
  • ·广东“综改”驶进深水区(2009-09-03)
  • ·“雷霆”响起 广东扫黑(2009-09-17)
  • ·中组部命题“考”官 广东先行先试(2009-09-23)
  • ·骆家辉:做中国创新中心 广东有潜力(2009-10-28)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如果金融血脉不进入实体经济,只是空转,就会形成泡沫,未来受损的仍是老百姓。”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魏银仓此前对媒体表示。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8月25日,广州市金融局宣布成立“广州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中心”(下称风控中心)。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陈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建设是一个系统过程,既需要有充分的投融资机制,也需要在一开始就根据城市人口规模量做好规划。”

    8月24日,广东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公布《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下称“实体经济十条”)。

    8月21日,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与中国中车集团公司(下称“中车”)在京签署《中铁总与中车战略合作协议》(下称“协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