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遗数字世界第二 开发保护平衡难题待解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7-18 00:00:0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波兰当地时间7月8日17时许,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主席Jacek Purchla敲响手中的小槌,宣布“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通过审议,如愿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广州

    申遗的最终审议仅历时24分钟,但厦门鼓浪屿为此等待了9年。

    波兰当地时间7月8日17时许,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主席Jacek Purchla敲响手中的小槌,宣布“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通过审议,如愿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消息传来,鼓浪屿的街头挂起了彩带、条幅和展板。阿公、阿嬷和大叔聚在一起,演奏着西洋乐器,放声歌唱,表达对这座“音乐之岛”的祝贺—这项音乐快闪活动持续了近一周。各地的游客蠢蠢欲动。携程旅游的数据显示,这个夏天,搜索预订鼓浪屿相关自由行、跟团游产品的游客增长60%以上,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和带孩子旅游的家庭。美团旅行数据也显示,鼓浪屿地区门票订单同比去年同期增长118%。

    7月7日,青海的可可西里早一步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加上鼓浪屿,中国已有52项世界遗产,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意大利(53项)。连续15年成功申遗的光环下,这一次,中国人在欣喜之余,多了一份冷静和理性。主流媒体纷纷发表评论称,把“申遗”当做摇钱树的日子已经过去,呼吁加强对世界遗产的保护,勿忘申遗“初心”。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张朝枝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世界遗产数量的不断增加,中国已经从世界遗产的“申报热”进入问题出现的高峰期,这对世界遗产的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控制游客总量为鼓浪屿“减压”

    “这几天外国游客变多了一些,由于现在是旅游旺季,整体的游客数量并没有太明显变化,岛上的秩序还是挺正常的。”鼓浪屿家庭旅馆商家协会会长董启农对时代周报记者说。7月初,鼓浪屿启动了新一轮的游客数量控制,景区的最大承载量由原来的6.5万人次/天,下调为5万人次/天。 

    鼓浪屿是一个面积仅有1.88平方公里的小岛,大约相当于三个故宫。1840年鸦片战争后,随着厦门通商口岸的开放,西方人在鼓浪屿建造了西方样式的建筑。20世纪初,这里又吸引了大批闽台富商、华侨及文化精英群体,形成了国际化的居住型公共社区。

    此次申报的“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有51组代表性历史建筑。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认为,鼓浪屿展现了在亚洲全球化早期多种价值观的碰撞、互动和融合,其建筑特色与风格体现了中国、东南亚及欧洲在建筑、传统和文化价值观上的交融。

    厦门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彭兆荣表示,尽管我国有很长的海岸线以及很多岛屿,但在现有的世界遗产中,没有一个海岛遗产。鼓浪屿申遗成功有助于提升大家对海岛文化的认识。而鼓浪屿侨乡的背景,和特殊的地理位置,可以更大地扩张文化基因,更好地辐射东南亚以及海峡两岸。有网友担心,申遗成功后,鼓浪屿的游客会暴增,严重的商业化会侵蚀当地的传统文化,产生的大量垃圾也会破坏生态环境。此次世界遗产大会也提出了一些未来需要关注的问题,如台风防御和游客控制。相关报告显示,鼓浪屿每日容纳人数最多达到5万人,其中包括1.5万居民和通勤者,因此,每日可接纳游客数量实际为3.5万人。

    但2012年十一长假期间,平均每天有9万人涌入鼓浪屿,有游客无奈地戏称,“平视看人头,仰视看石头”。大量占道摆摊、假导游横行、家庭旅馆无序扩张等乱象,让岛内的一些常住居民选择搬离。为了缓解这一现状,近几年,鼓浪屿开始控制游客总量。

    鼓浪屿管委会主任郑一琳表示,申遗不是最终目的,申遗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文化遗产。未来将坚持严格保护、坚持依法管理、坚持永续发展、坚持成果共享。比如,继续推进“全岛博物馆计划”,腾出更多公共资源给居民,特别是向广大青少年开放。

    青海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姚宽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申遗成功不是一劳永逸,保护始终是前提。此次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实现了青藏高原世界自然遗产“零”的突破。申遗的过程,是对可可西里进一步深化保护的过程,可以唤起更多人关心和参与其中。青海人民在喜悦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世界遗产保护的重任和压力。

    “重申报、轻管理”现象仍存在

    申报世界遗产,极为复杂。首先需要进入国家的预备名录,并在世界遗产中心正式备案,才算有了“申遗”资格。此外还要经历完成申报文件、成为候选项目、迎接国际专业机构考察、接受委员国评估等若干个步骤。鼓浪屿申遗工作于2008年启动,经历了9年;可可西里从2014年10月启动申遗至今,经历了近3年。

    7月10日,国家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刘玉珠在《人民日报》撰文称,与世界遗产强国相比,中国仍有不小差距。各地仍不同程度存在“重申报、轻管理”现象,“申遗热”存在急功近利的隐患,申遗时高度集中社会资源投入保护展示,成功后重心转向商业开发忽视后续保护,对世界遗产造成安全威胁甚至破坏。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世界遗产名录不是“终身制”。申遗成功后,遗产地要接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监督,如果没有保护好,会被黄牌警告并整改,甚至可能被除名。申遗成功仅5年后,2009年德国的易北河谷就因修建跨河大桥,破坏河谷景观被除名。

    2013年1月,中国的三大著名景区湖南张家界、江西庐山和黑龙江五大连池,就收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黄牌警告,要求他们在“向公众科普地球科学知识”等方面进行整改。早在1998年9月,张家界曾因进行无节制、超容量的开发,被亮出了黄牌警告。为了保住“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招牌,当地政府将景区内近34万平方米建筑物全部拆除,恢复原貌,花费近10亿元人民币。

    这不是中国“世遗”项目第一次被警告。近20年来,山东泰山过度开发,植被遭到破坏,景区一度出现违章建筑164处、违法别墅21栋;北京故宫、天坛、颐和园、丽江古城以及布达拉宫等享誉中外的世界遗产,均曾因各种问题被要求整改。

    张朝枝认为,中国遗产地正面临较大的开发压力,要平衡好世界遗产保护和开发的关系并不容易。现在国民的收入水平提高了,旅游需求旺盛,而世界遗产地往往也是不错的旅游目的地。在资本和地方政府联手推动开发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失控的情况。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对遗产地进行开发,必须把保护放在首位,开发放在第二位,二者本质上并不矛盾。“世界遗产既是一个金字招牌,也是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刘思敏表示,申遗成功后,未来政府的领导者就不能掉以轻心,如果保护不好,就要承担重大责任。对当地居民来说也是一种约束。

    对老祖宗有个交代

    张朝枝表示,加强世界遗产地的保护,首先应该加强立法,不同的地方都应设置相应的法规条例,提高商业开发的违法成本。其次,地方政府的监管过程中,对开发的模式、方法、强度、范围都要做一些合理的引导。

    根据住建部发布的中国世界自然遗产事业发展公报(1985-2015),中国目前已经形成了由国家、省级、遗产地有关法律、法规、规章构成的制度体系。该公报提出,未来将遵守“科学规划、统一管理、严格保护、永续利用”的原则,坚持国外国内相结合、保护利用相协调,突出世界遗产的国际性和公益性,推动中国世界自然遗产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刘思敏认为,在遗产的保护和开发上,九寨沟、峨眉山和都江堰做得比较好。其中九寨沟的策略是“沟内游,沟外住”,峨眉山则发展为“山下度假,山里观光”,都江堰的青城山则把世界遗产的核心部位保护起来,外围则依托世界遗产的品牌,打造了一个国际旅游度假区。公开资料显示,黄山、九寨沟、武夷山等遗产地的保护管理均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国际专家的高度评价,被誉为世界遗产保护的典范。2014年9月,运行了35年的敦煌莫高窟景区的售票处关闭,率先在中国世界遗产中实施了“总量控制、预约参观、在线支付”的参观模式。此外,景区还研发了莫高窟移动导览Web App、敦煌石窟二维码图文简介系统等数字文化创意产品,实现莫高窟线上“深度游”。

    上海财经大学旅游管理系主任何建民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做好遗产地的保护,还是要加强“保护第一”的意识,提倡自觉保护,景区应该运用更精细化的管理,建立完备的责任制度,把保护工作落实到个人。同时政府也要加强监管,对产生遗产破坏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对于厦门鼓浪屿的游客控制,何建民建议,通过景区现场显示屏或手机APP,提前或实时告知景区的游客数量,并培养游客预订的习惯。

    要保护好鼓浪屿上的老建筑,董启农说,单靠政府投入肯定不够,需要发动岛上的群众一起参与,而民宿业的发展,让岛上不少空置的老别墅得以重新启用,也为老建筑的保护开辟了一条新渠道。不过他也指出,民宿业的发展不能无序竞争,甚至不能破坏老建筑。一方面,政府要加强管理,另一方面,需要通过行业自律的方式,规范民宿业的经营活动。

    作为一个在鼓浪屿生活了60多年的资深岛民,董启农希望能够把鼓浪屿保护好,对老祖宗有个交代。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难题 数字 世界 的报道

  • ·以“财”补“药”难题的背后(2010-02-11)
  • ·央企改革攻坚 对接国资委难题待解(2016-07-26)
  • ·国家大督查接近尾声 直面房价猛涨与去产能难题(2016-09-27)
  • ·镇改市难题:“小马拉大车”还要持续多久?(2016-10-25)
  • ·世遗数字世界第二 开发保护平衡难题待解(2017-07-18)
  • ·数字(2011-12-01)
  • ·数字(2011-12-15)
  • ·数字(2011-12-29)
  • ·数字(2012-01-05)
  • ·数字(2012-01-1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衡水中学从2013年开始在云南省开办4所分校,2014年在四川、安徽等省开办分校,据时代周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衡水中学在国内办有18所分校。

    “我的肯尼亚教学之行,就是带着让中国铁路走出国门的想法来的。”正在非洲肯尼亚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教书的马力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习近平主席此次横跨亚欧大陆之旅,体现出愿与各方携手并进、直面困难的大国担当。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实际上,珠三角核心城市的周边城市正在成为传统房企、产业新城运营商战略转型的新据点。一场大型“产业新城热潮”席卷珠三角,产城共融和政企合作成为这股热潮的主要特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