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工薪阶层:竞争从名牌幼儿园开始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7-07-04 05:36:1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当一个日本孩子考上一所特别出色的幼儿园,比如附属于私立应庆大学或公立御茶水女子大学的幼儿园时,未来成功无忧。

    马维

    1957年,哈佛大学教授、社会学家佛罗伦斯·克拉克洪对她的研究助理、来自中西部农业区的年轻人埃兹拉·沃格尔说:“你从没有在另一种文化中生活过,如何理解美国社会?在你决定教书之前,应该负笈海外,在一种迥然不同的文化中生活并浸淫其间。”

    这位年轻的博士生,就是后来为自己取名“傅高义”的美国著名亚洲问题专家。他最终听从了导师和另一名朋友的建议,前往日本,在那里扎扎实实生活了两年,做家庭访谈、分析社会机构。傅高义原计划要完成的工作,是一项有关家庭和心理健康的大型调查的一部分。在妻子的协助下,他很快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婚姻关系与受情绪困扰的孩子》。

    不过,在这项研究接近尾声时,傅高义开始不满足于上述研究,在访谈中,他逐渐对其他在他看来更重要的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比如,他开始意识到,在当时的日本,“大公司或政府机构工作的工薪雇员家庭,和小农场主或独立商人家庭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傅高义后来以“工薪族”来称呼这些不同于独立经营者的新中产人士。此时,傅高义可能尚未认识到,这次看似偶然的学术转型,将决定自己一生最主要的研究议题:东亚社会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

    日本的工薪阶层,出现于20世纪早期。不过当时还没有成为一种职业类型,也没有形成能够重塑社会的力量。直到1950年代中叶,随着与经济发展相关的政府科层结构和大型企业的迅速扩张,“白领工作者的数字迅速增长”,工薪族的模式开始变得清晰和稳定,这让傅高义觉得,“一个考察其生活特征的合适时机来临了”。

    在日本的第一年,傅高义一家住在东京市中心。第二年,为了方便联系访谈对象,他们搬到了东京郊区工薪族聚居的M町。那是一个远离喧嚣的所在,丈夫在东京上班,妻子在家照顾孩子、打理家务。整个社区至今仍保留狭窄的道路、巨大的树木、精巧的小花园,保持了乡村生活的宁静风味。这样的新中产社区,很容易让人想到同样是在二战后大量涌现的美国小城镇。只是,与美国人相对奢华的生活相比,日本新中产阶层的生活更朴实,但处处透着讲究:人们拉开自家的移门,就可以看到花园里的景致。尽管花园很小,却有精心打理过的整洁的灌木丛和花草,还有一些岩石和小小的池塘间或其间。

    日本的工薪族,绝大多数供职于政府机构或大型现代企业。这些地方与旧中产阶级的集中地—独立经营的店铺或家族式的中小企业相比,有着显而易见的不同。在典型的中小企业里,工人与雇主“保持着一种全方位渗透在生活中的、模糊不清的关系”:雇主对雇员承担的责任,从提供住所到介绍婚事,在雇员遇到特殊困难的时候也会提供帮助;而作为回报,“雇员必须在任何时候说到就到,他的个人生活也总是处于雇主的监督之下,需要得到雇主的认可”。这样家庭成员式的雇佣-受雇模式,常常会受制于市场的起落,无法为未来提供稳定的保障,雇员缺乏安全感,因此流动性较大。相反,那些供职于大企业或政府机构的工薪族,能够得到更高、更稳定的薪酬,工作时间较为固定,而且还能享受假期。不过作为代价,则需要忍受相对冷漠的科层制度的宰制,但如果他们能够适应以资历和技能为基础的相对客观的评价方式,就可以自动升迁,不必过多受制于老板的个人好恶和心情。

    因此,至少1950-1960年代,在传统企业逐渐式微的背景下,对大部分日本人来说,工薪族代表了一种“光明的新生活”。虽然他们的收入不太高,职业本身也并不怎么显赫,很难有飞黄腾达的前景,但走在这条职业道路上的新中产人士,至少能稳扎稳打地通往自己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多人眼中,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也就代表了普通人所能企及的成功。

    当然,对普通人而言,要能走上这条道路,也并不容易。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需要确保自己在经历“地狱般的入学考试”之后,进入名牌大学。尽管绝大多数名牌大学毕业生,毕业后进入知名企业,也只能从一名不起眼的新人做起,需要靠熬资历获得职业晋升通道,但通常也只有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才有机会在大型机构里获得“温水煮青蛙”的机会,多少人趋之若鹜。可以说,成功并不取决于智商,也不取决于学校内部的考试成绩,更不取决于教师的推荐,而取决于入学考试。为了进入名牌大学,首先需要通过优秀高中、优秀初中、小学乃至幼儿园的入学考试。所以,当一个日本孩子考上一所特别出色的幼儿园,比如附属于私立应庆大学或公立御茶水女子大学的幼儿园时,就会被看做登上了“自动电梯”,未来成功无忧。所以,有能力的家庭,通常都会投一大笔钱,让孩子进入这类金字塔顶端的幼儿园,各种辅导班也就应运而生。也因此,日本全职家庭主妇往往对孩子的未来影响巨大,被称为“教育妈妈”。

    这类近乎全民总动员式的学业竞争,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理解日本当时逐渐形成和成熟起来的新中产阶级的,不能脱离他们的家庭模式、生活条件和教育背景。而这样的理解本身,又能帮助读者透视当时整个日本社会的面貌。如今,看别人曾经走过的路,与此时的我们何其相似。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工薪阶层 日本 幼儿园 的报道

  • ·日本工薪阶层:竞争从名牌幼儿园开始(2017-07-04)
  • ·《非诚勿扰》在日本(2010-12-02)
  • ·日本观众不笑场(2009-07-24)
  • ·日本,“变”的2008(2009-07-24)
  • ·坂东玉三郎 “日本杜丽娘”牡丹亭上茕茕孑立(2009-08-03)
  • ·日本人和日本猴(2009-08-03)
  • ·日本人和日本猴(2009-08-03)
  • ·日本人和日本猴(2009-08-03)
  • ·日本人和日本猴(2009-08-03)
  • ·走过京都,再读《菊与刀》(2009-11-26)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微信、微博以“社交+资讯”的形式出现,其他几家资讯平台中,今日头条一如既往地走技术分发的路线,UC、一点资讯、天天快报则越来越看重“技术+内容建设”的双重驱动。

    改革进入深水区后,正是“一大批狮子型干部大刀阔斧、敢打敢拼,将铁痕石印般的改革刻写在年轮深处,把以前碰不得、啃不动的硬骨头一一砸开,为当代中国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中国高级技工在产业工人中的占比只有5%,远低于日本的40%和德国的50%。报告指出,今年年中,中国高级技术工人缺口将突破1000万人。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珠三角这些以制造业为主的城市,在环保督察中肯定要承受一定的阵痛。但佛山经济本身也有自己的问题,中小企业过多,且处在无序竞争的状态,一倒就倒一大片。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