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前六次悬峙议会,没有一次是稳定的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7-06-13 02:39:4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根据梅制定的工业振兴计划,英国将有5个领域会得到政府的特别扶持,其中包括生命科学、低碳交通工具、工业数码化产业、创意产业以及核工业。

    全球主要经济指数均受到英国大选结果影响。 CFP 供图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郭海 发自英国利兹

    和前一任首相卡梅伦一样,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政治赌博玩脱了。梅提前大选的原本目标,是增加保守党的议席以稳固自己在脱欧谈判中的决定权,但结果弄巧成拙。6月9日举行的英国大选结果显示,保守党虽然占的议席最多(318席),但与原先相比减少了13个议席;其对手工党则多获得了32个议席,总共取得了262个议席。由于没能获得超过半数(326个)的议席,梅不得不迅速地与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达成协议,在其提供“信心与支持(confidence and supply)”的情况下,勉强保持执政地位。

    如今,梅的政治生涯、脱欧谈判和经济政策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阻力。

    主权评级下调

    此前,悬峙议会在英国政治史上总共发生过六次(1910年1月、1910年10月、1923年、1929年、1974年以及2010年),其中五次都以少数派政府的筹组告终。

    梅筹组少数派政府存在两大隐患。首先,少数派政府往往很不稳定。反对“硬脱欧”的工党和自由民主党会严重制约保守党提出的议案,甚至有可能发动不信任动议要求首相辞职。其次,民主统一党是北爱尔兰的一个极右党派,在堕胎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等社会议题上十分保守,与英伦三岛的自由主义政治文化格格不入。保守党因为不得不支持民主统一党的一些法案,恐怕会惹来不少非议。

    总体上来说,梅今后在提出议案时不得不更加保守谨慎,且必须与国内外的对手做更多妥协。

    在脱欧的问题上,梅会被迫软化原先的强硬态度。这次大选保守党失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民众对“硬脱欧”策略不信任。如今,除了民众,议员们也在呼吁“软脱欧”:不仅工党和自由民主党是一贯的“软脱欧”支持者,保守党的“盟友”民主统一党也明确表示,由于不想和都柏林在国界问题上因脱欧陷入僵局,希望避免“硬脱欧”。

    脱欧的正式谈判原定于6月19日开始,这对选举失利的梅来说非常不利。德国首相默克尔在大选结束后称,“我们希望英国赶快开始脱欧谈判”。如今英国内政不稳,欧盟自然不想放过这个对他们谈判有利的时间点。比较大的可能是,梅还是会遵守诺言在6月19日开始正式谈判;但由于谈判筹码减少,她不得不在移民问题上对欧盟作出妥协。然而,“软脱欧”到底有多软,目前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英吉利海峡的贸易从业者们对当前的政局愈加困惑。

    由于脱欧谈判带来的不稳定性,如何处理大选后的英国经济成为了梅的大难题。

    自英国脱欧以来,英镑持续贬值。这次悬峙议会造成的政治混乱,让英镑雪上加霜,6月9日当天对美元重贬2.5%。但英镑的贬值只是个开始。面对经济增长疲软、社会贫富差距加剧、国民可支配收入下跌,以及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威斯敏斯特宫的任务愈发艰巨。

    目前,各大评级机构都对英国的发展前景持保守态度。惠誉国际指出,当前梅的领导班子尚未稳定,英国财政政策实施的困难会有所增加。摩根大通则于6月9日发布报告称,由于梅所在的保守党未能赢得议会多数席位,英国有可能推迟脱欧谈判。标准普尔甚至不排除英国会举行另一次大选的可能性。大选结果出炉后,标准普尔和惠誉国际都立即将英国的主权评级下调到了AA级。由于主权评级下降,英国在金融市场借债的成本将有所提高。

    不惜减税提高竞争力

    英国人面临的经济困境是前所未有的。自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英国经济一度陷入滞胀,经济增长主要靠信用和借债苦苦支撑。根据英国国家统计署的数据,2016年英国国家债务已超过1.6万亿英镑。理论上来说,健康的国家债务水平应该低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0%,而英国2016年的国家债务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87.8%,严重超标。脱欧的阴霾,更是掩盖了经济复苏的曙光。《电讯报》在大选前写道,这次大选的当选者是输家:“科尔宾和梅都应该祈祷自己输掉这次选举—英国经济现状之糟糕,很难让当选者笑得出来。”

    脱欧后的英国经济存在着一对难以解决的结构性矛盾:一方面,英国必须加强对自由市场经济全球化的开放性;另一方面,英国本土工业的发展和劳工阶级的权益也必须得到保障。国家对自由市场经济全球化的开放性越高,其社会结构受到的冲击就越大。梅想要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难度系数很高。

    首先,为了弥补英国脱离欧洲单一市场的损失,梅的保守党很有可能采取“竞次”策略,给国际企业提供更多优惠政策,将英国打造成“避税港”。事实上,英国政府早已放出了相关信号。今年1月,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lip Hammond)在接受德国的《星期日世界报》采访时就以十分强硬的语气表示,“英国一定会竭尽所能。英国人不会倒下。我们会改变我们的经济模式,我们会复兴并重拾竞争力”。哈蒙德传达出来的信息很清晰:如果在接下来的谈判中,欧盟不接受英国继续留在欧洲单一市场的话,英国有可能会不惜以降低企业税的措施复兴其经济竞争力。

    其次,在财政政策上,梅基本上会承袭“奥斯本经济学(Osbornomics)”,继续在削减福利上下狠手。保守党在5月底发布的政党宣言中就表明,梅的领导班子会通过修改现有的福利政策,使更多的中老年人口缴纳福利税。而最近被媒体披露的内勒报告(Naylor Report)表明,保守党正在谋划变卖国民保健署的部分资产,以填补逐步扩大的医疗福利赤字。

    然而,梅推行政策的阻力相当大。首先在政治层面上,由于大选失利,梅和她的保守党在公众和议会中已威信扫地,预计许多新法案将会遭到强烈反对。其次在经济层面上,“竞次”策略不利于广大劳工阶层,而紧缩的财政政策会让本来就疲软的国民消费力进一步萎缩。这将引发经济滞胀延续、失业人口增加、贫富差距扩大等一系列社会问题。英国的支柱产业是服务业,主要由消费带动。如果不能保证国民旺盛的消费力,继续推行紧缩政策无疑于自掘坟墓。

    支柱产业将大量流出

    科尔宾带领左翼工党崛起,使英国回归到了传统的左右政治。在此情况下,保守党很难再对劳工权益恶化的问题视而不见。

    大选前,梅雇佣了前工党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马修·泰勒(Matthew Taylor)调查英国工人的生存现状。泰勒的调查显示,英国劳工的权益在金融危机后持续恶化,其中“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崛起是最显著的症状:一方面,零工经济有着低成本优势,是一股不可忽视的趋势;但另一方面,零工经济剥夺了雇员应有的经济权利和安全感,不断腐蚀着社会共同体的经济根基。

    目前在英国,已有大约500万人以“零时工合同”维持生计。零工经济虽然灵活,但其灵活性实质上是单方面对雇主有利的。靠此维生的员工没有最基本的收入保障,也无法享有裁员津贴或养老金等福利。外卖公司Deliveroo以及Uber就是英国零工经济的主要雇主。根据布鲁内尔大学和米兰大学在2016年做的一项调查发现,从事临时工和兼职的雇员有更大的概率罹患精神疾病。如果梅不能采取有效措施确保英国劳工阶级的安全感,英国社会的不稳定性和阶级分化将进一步加剧。

    另外一个不稳定因素是英国对利用债务维持经济增长的过分依赖。由于去工业化的缘故,英国在1990年代后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服务业,而工业生产力在金融危机后则持续萎缩:英国2015年的每小时产量比美国低22.2%,比法国低22.7%,比德国低26.7%,至今仍未恢复到2008年以前的水平。萎靡不振的工业产量将导致制造业进一步衰退。高级技术人才无法得到的培养的同时,航空、制药、汽车等支柱产业在脱离欧洲单一市场的影响下将大量流出英国。

    梅也看到这点,并决定在任期内加大国家介入市场的力度。根据她制定的工业振兴计划,英国将有5个领域会得到政府的特别扶持,其中包括生命科学、低碳交通工具、工业数码化产业、创意产业以及核工业。这一计划旨在弥补英国本土高级技术人才的断层,减少对移民技工的过分依赖。而在社会政策方面,梅向左靠拢,有“红色托利”之称:在宣言中,梅批判“对个人主义的盲信”,承诺救助无家可归者,并计划在2020年时将最低时薪提升至9英镑。这些都被认为是传统的工党政策。然而,肯特大学的政治学教授Adrian Pabst对梅的政策理念表示悲观:“梅在政治上强调英国社会共同体,但经济上却依然秉持新自由主义。后者导致了英国的经济金融化以及产业空心化加剧,恰恰是社会共同体分崩离析的根本原因”。

    但无论如何,正如保守党议员乔治·奥斯本所言,这次大选对梅的打击是“灾难性的”。梅接下来能否保住首相之位,目前还是未知之数。

    目前,向来对失败的领袖惩罚严厉的保守党,党内已经出现反对声音。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6月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自己“不介意”取代梅成为新首相:“就如罗马英雄辛辛纳图斯一样,如果国家需要我当首相,我当然不会说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议会 的报道

  • ·加拿大:关了议会保总理(2009-07-21)
  • ·倾力中美“议会外交” 佩洛西大转身(2009-09-16)
  • ·此前六次悬峙议会,没有一次是稳定的(2017-06-1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大数据对贵州的经济带动作用明显,2016年贵州GDP达到11734亿元,增速为10.5%,比全国GDP平均增速6.7%高出一截。

    广东省政府党组成员陈云贤表示,广州要继续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以创新驱动发展,打造全球金融资源配置中心,努力建设成为国内领先并在世界有重大影响的全球城市。

    目前全球质量溯源体系已发溯源码2000多万,商品货值达到400亿美元,6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主动加入工厂级的溯源,消费者扫码超过220万扫码查询量,遍布国家各省和北美、大洋洲、亚洲等地。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这次试开采集成了一些国家已经非常成熟的技术,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韩晓平评价道,“中国也开发出独创的技术。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