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带一路”上的霍尔果斯:这里不是新迪拜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6-13 01:55:2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据了解,无水港项目99%的员工是哈萨克斯坦人,其中80%是当地人。而整个“霍尔果斯东门经济特区”的建设和运营工程将创造2.5万个工作岗位。

    霍尔果斯东门无水港。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梁耀丹

    在一列从江苏连云港开往新疆霍尔果斯口岸、满载着集装箱的火车上,一个特殊的摄制团队正举着摄像机,拍下那个即将抵达的、无水的港口。

    在新疆霍尔果斯与哈萨克斯坦交界的某处人迹罕至之地,一个名为霍尔果斯东门无水港的铁路港口正在崛起。据哈萨克斯坦哈通社报道,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纪录片采访摄制团队最近到访此地,用了一周的时间拍摄和采集各类素材信息。

    《福布斯》杂志记者韦德·谢帕德(Wade Shepard)是这个团队的一员。两年前的春季,他为自己做了一个计划—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每一站,看看实地的情况。而在霍尔果斯,他发现了这个“新丝绸之路中转站”的巨大潜力。

    这部纪录片于5月末播出,名为《霍尔果斯无水港:当东方遇见西方》(Khorgos Gateway: Where East Meets West)。

    数日后的6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哈萨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的第二天,他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一同出席了跨境运输视频连线仪式。随着两位元首共同推动操控杆,位于霍尔果斯东门经济特区无水港上的火车鸣笛开行。

    港口里没有船

    “有人问我,什么叫无水港?”霍尔果斯东门无水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卡尔·盖森表示,“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没有水的港口”。

    2014年,盖森受命从比利时来到这片人迹罕至的沙漠上。3年以来,他看着中哈两国边境上的这个港口从一无所有变成了颇具规模的铁路货场。他把这里称作“一个正在崛起的贸易枢纽”,“丝绸之路上东西方交汇的地方”。

    停靠这里的不是船,而是火车。

    无水港位于霍尔果斯东门经济特区之内,面积294公顷,占到整个经济特区总面积的三分之一以上。从2014年7月2日开建以来,它就成为了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大型交通物流枢纽。

    由于中国火车和哈萨克斯坦火车的轨距不同,从中国内陆运输过来的货物,均需在此地转移到别的火车上才得以继续前进。当火车开进来时,来自中国的火车将与开往欧洲或其他中亚国家的火车并排排列,巨型的龙门起重机把来自中国的集装箱从一辆火车迅速转移到另一辆火车上。拿过“接力棒”后,从哈萨克斯坦开出的火车才启动前进。

    整个过程不到47分钟。

    不久之后,通过这里的货物流量将更庞大,因为霍尔果斯无水港最近获批成为一个物流整合中心。这意味着无水港不仅担负转运火车货物的功能,还将把这些火车卸载,重组成新的火车,开往亚欧大陆各个目的地。

    2011年12月,从霍尔果斯过境点到哈萨克斯坦的热特根码头之间一条293公里的铁路建成了。2012年12月2日,中哈边界的铁路轨道开始连接。如今,每个月大约有65辆载有容量为6200标准箱货物的火车穿过霍尔果斯无水港。

    卡尔·盖森对从中国到印度、伊朗、土耳其和欧洲等国家的每条贸易路线都了如指掌。因为,所有这些路线都在无水港这里交汇。

    “在‘一带一路’的道路上,逐渐强大的中国并没有导致全球权力的割裂,相反,我们看到中国正在和任何一个可能的盟友加强联系,以此加强国家的自主权和经济实力。”在谢帕德的观察札记中,他写下这么一段话。

    今年5月15日,中远海运集团、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和哈萨克斯坦国家铁路公司签署了霍尔果斯东门无水港股权转让协议。根据协议,中远海运集团和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将联合收购霍尔果斯东门无水港49%的股权。

    复兴丝绸之路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边界以霍尔果斯河为界,霍尔果斯口岸因此得名。早在古丝绸之路时期,这里就是中国走向欧亚大陆的咽喉要道。

    1992年8月,中哈两国政府同意口岸向第三国开放,允许第三国人员、交通工具和货物通行。2004年9月,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正式签订协议,在中哈边境霍尔果斯口岸建设边境合作中心。2012年4月,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正式运营。

    哈萨克斯坦人布杜克夫·热瓦力已经在这里5年,他见证着这里从一片荒芜之地发展为国际贸易中心。

    “我见证了亚欧跨境运输带来的巨变。”热瓦力说道。

    热瓦力见证的,还有“新丝绸之路”的复兴。作为“新丝绸之路”的重要中转站,霍尔果斯无水港连接中国的27个城市和欧洲的11个城市。货物源源不断地从中国内陆运过来,被整合后再运输到亚欧大陆各地的目的地。

    根据霍尔果斯海关的最新统计数据,2016年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出口货运量为2600万吨,外贸进出口总额8亿美元,同比增长10%。进出区人员突破500万人次,较上年增长36%。出入园车辆也达到近10万辆次。

    便利的交通和巨大的商业潜力吸引客商前来。同时,现代化的办公楼、酒店、商铺出现在沙漠之地。按照规划,围绕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未来这里还将建起一座新的城市—努尔肯特,新城规划人口达到10万人。

    踏上“新丝绸之路”,谢帕德得出的结论是,无论硬实力还是软实力方面,“一带一路”都充满着光明的前景。

    “这是一个跨国的经济网络”,谢帕德说,“通过‘一带一路’在世界各地的延伸,我们将看到地缘政治紧密结合。也许最终几乎所有国家都离不开和中国的伙伴关系。”

    “中国正处于转型期,它需要创新产业输出更好的中国制造,”谢帕德表示,“‘一带一路’为中国的转型铺平了道路。”。

    在古代,骆驼载着货物,踏出一条“丝绸之路”。2000多年过去,火车代替了骆驼,载着集装箱,行驶在广袤的亚欧大陆。

    这里不是新迪拜

    为了吸引人才和劳动力,哈萨克斯坦当局在霍尔果斯口岸附近开发了新城区,提供免费住房、优厚薪资以及教育配套措施。

    然而,对霍尔果斯无水港的吊机手加琳娜·奥希波娃一家而言,生活仍意味着开垦一片荒地。

    “我刚来的时候这里的吊车全都没有装起来。头3台大概在5个月内安装了起来,没多久其余吊车就像雨后春笋一般,很快就装好了。”加琳娜说。

    由于城区开发不久,周围鲜见娱乐设施,加琳娜的女儿刚开始对周围一切都感到不适应。而加琳娜几乎是日夜工作,无暇关注生活条件的不足。

    “得坚持住,咬紧牙关也得坚持住。”这是加琳娜操作吊机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加琳娜是工地上200名工人中的一名。

    “两年前,哈萨克斯坦根本没有人知道无水港是什么。”卡尔·盖森说,“他们不知道如何让霍尔果斯成为整个丝绸之路的关键。”

    如今,无论是当地的政府官员、开发商还是无水港的首席执行官都自豪地说,他们正在建设“新的迪拜”(在沙漠上建造大城市的奇迹)。

    根据2014年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欧亚大陆的联通性:贯通中亚的现代丝绸之路上的供应链效率》,世行经济学家拉斯托吉和阿维斯的研究表明,在速度和每公里成本方面,“一带一路”沿路的列车路线发挥着巨大的价值。

    “我敢说无水港可以让铁路货运再次变得具有吸引力。我们把中国与欧洲用铁路连接了起来。”卡尔·盖森说。

    新港口同时意味着更多就业机会。

    据了解,无水港项目99%的员工是哈萨克斯坦人,其中80%是当地人。而整个“霍尔果斯东门经济特区”的建设和运营工程将创造2.5万个工作岗位。

    “这里能变成迪拜吗?当然不会。这不可能完全像迪拜那样,有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和高耸的摩天大厦。”卡尔·盖森对他3年以来的“开荒成果”感到自豪,“但在这个一无所有的土地上,我们建起了一个社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霍尔果斯 迪拜 一带 的报道

  • ·“一带一路”上的霍尔果斯:这里不是新迪拜(2017-06-13)
  • ·迪拜寓言:地产泡沫离我们有多远(2009-12-02)
  • ·迪拜,我回来了(2010-03-03)
  • ·前海新角色(2014-12-09)
  • ·[专题]大国新路(2014-12-23)
  • ·何茂春:"一带一路"开启中国开放3.0(2014-12-23)
  • ·中欧班列:赔钱求解“丝路”贸易(2015-01-27)
  • ·一路一带:中国资本走出去战略级机遇(2015-01-30)
  • ·黄益平:“一带一路”战略应吸取三大历史教训(2015-01-30)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大数据对贵州的经济带动作用明显,2016年贵州GDP达到11734亿元,增速为10.5%,比全国GDP平均增速6.7%高出一截。

    广东省政府党组成员陈云贤表示,广州要继续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以创新驱动发展,打造全球金融资源配置中心,努力建设成为国内领先并在世界有重大影响的全球城市。

    目前全球质量溯源体系已发溯源码2000多万,商品货值达到400亿美元,6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主动加入工厂级的溯源,消费者扫码超过220万扫码查询量,遍布国家各省和北美、大洋洲、亚洲等地。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这次试开采集成了一些国家已经非常成熟的技术,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韩晓平评价道,“中国也开发出独创的技术。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