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减持套上紧箍咒 大股东清仓式套现失灵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7-06-13 01:33:1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真正有投资价值、有内生增长的好公司,根本不用担心减持新规,因为好公司上市前后的股权增值空间极大,并不担心减持时间的延长带来的资金利息成本等。

    时代周报记者 刘丁 发自广州

    5月25日,减持新规发布前一天,有机构火线减持。

    万丰奥威(002085)的第三大股东,在这一天减持了公司股票,其持股比例最后从5.17%减少到了4.99%。

    该主动放弃“大股东”身份的机构,是建信华鑫信托慧智投资54号资产管理计划,是建信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管理的产品,根据公告,其减持的主要原因是“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需要”。

    一天之后,5月26日,中国证监会公布(第9号公告)《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后简称9号文),自公布之日起施行。这意味着,相关各方在减持上市公司股票时,无法再像此前一样随心所欲。根据规定,持股5%之上就会被认定为“大股东”,将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1月,证监会曾发布《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但随后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市场上屡次出现过桥减持、精准减持等违规减持行为。为了弥补漏洞,完善对“大小非”减持的监管,证监会研究评估之后,推出了新规9号文。

    减持新规甫一推出,立竿见影。

    大股东减持名利场

    2016年,A股总计有1157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和高管进行了减持,总计减持市值超过3500亿元,而同期IPO融资的规模仅为1600亿元。

    极端状况层出不穷,2016年有超过330个股东实现“清仓式”减持,某些上市公司大股东为了顺利减持,运用各种套路,借机抛售。

    最具戏剧性的是山东墨龙。公司在2016年10月公布的三季报中称,预计2016年年报净利润将扭亏为盈,达到600万-1200万元。随后公司股价迎来一波强劲上涨,从最低8元附近上涨到超过13元,甚至创下股灾以来新高。

    大股东借机减持,根据公告,2016年11月23日以及2017年1月13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恩荣及儿子合计抛售3750万股,套现3.6亿元。

    令人错愕的是,减持十余天后,2017年1月26日,公司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2016年亏损4.8亿-6.3亿元。

    目前,张恩荣父子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股票已经ST,股价跌到4元左右。

    除此之外,还有某些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利用定增、可交债等工具,套取差价利润。

    “在可交债业务中,公开的秘密就是:机构怎么会满足债券微薄的固定收益?大家就是利用可交债的隐秘性和灵活性,合伙拉高出货,去收割散户。”北京一家中型证券公司机构部的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可交债最常用的套路是:上市公司股东发行可交债获取资金,配合释放利好、炒高股价,交易对手借机换股并卖出,赚取差价利润,此股东也就不必再归还此前取得的资金。

    新规围堵漏洞

    “减持新规的初衷,就是希望减慢股东的减持速度;希望A股市场的减持潮不对市场造成太大的冲击;打击股东利用财报作假、高送转等利好配合加上短时间大量精准、清仓式减持,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国投安信期货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如此评价减持新规。

    根据证监会9号文以及上交所和深交所公布的细则,新规则针对的群体为:1. 大股东,也就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之上的股东;2. 董监高;3. 股份来源是公司IPO之前取得的;4. 定增取得的股份。

    对于这4类群体,新规给他们的减持行为套上了“紧箍”,包括:1. 大股东通过竞价交易减持,3个月内不得超过1%(占公司总股本);2. 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连续90天之内不得超过2%(占公司总股本),且受让方6个月内不得转让;3. 定增取得的股份,在解禁后12个月内减持股票数量不得超过其持有的50%等。

    同时减持新规还将可交债、股权质押纳入规则,指出:因司法强制执行、执行股权质押协议、赠与、可交换债换股、股票权益互换等减持股份的,应当按照本规定办理。

    新规发布后,许多大股东突击减持到持股5%之下,恰是为了规避“大股东”身份带来的减持“紧箍”。

    而由于给定增和可交债获取的股票减持也被套上了“紧箍”,意味着减持名利场上的成熟套路,都无法再继续下去,现存的则面临成本增加的压力。

    在市场层面,减持新规也客观上缓解了市场的减持压力,及时维护了市场信心。

    2014年以来,定增融资井喷,2016年定增规模近1.7万亿元,随后而来的问题就是解禁和减持。据统计,在未来12个月里,共有超过630个定增项目解禁,规模达到1.3万亿元。

    减持新规及时实施,使得1.3万亿元定增解禁中的6500亿元或再向后延长12个月才能减持。

    市场应激反应

    减持新规发布之后,仿佛被马蜂刺到手,市场作出本能的应激反应。“客观上,减持新规促使大股东短期快速减持。”国投安信期货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评价道。

    东方园林(002310)损失了一个“大股东”。其股东中泰创展(珠海横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5月31日减持了占公司总股本1.47%的股票,将持股比例降低至4.99%,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原因是“自身业务发展需要”。

    东方园林的公告中,还特意说明,此次减持,没有违反9号文等相关规定。

    川金诺(300505)、三六五网(300295)也即将失去两个“大股东”。5月31日、6月1日,这两个公司前后发布公告,预披露持股5%以上股东的减持计划。计划减持的股东的股票来源,都是上市之前持有的,减持的比例也都极其精准,都是控制在减持至5%之下。

    由于9号文带来的规则变化,东华测试(300354)不得不放弃减持计划。6月9日,东华测试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在2017年1月曾计划减持,比例为占公司总股本的4.99%,但是由于9号文等法律法规,还没来得及进行减持的控股股东,决定终止减持计划。

    金利科技的收购交易也因为9号文暂时泡汤了。按照原计划,金利科技将进行定增,并支付现金购买资产,6月9日上会,但却突然公告说,由于交易对手不同意,需要重新谈判商务条款,只有终止本次交易。

    减持新规公布之后,天海防务(300008)6月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高管终止减持计划。同一天,天海防务又发布了增持公告。几位董事、高管在二级市场合计买了5万股左右的公司股份,按照7元左右的市价,增持花费了35万元左右。

    而就在此公告的短短一周之前,5月22日,天海防务的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刘楠,一次性把公司总股本3.91%股票抛售了出去,套现3.3亿元,第二大股东李露也在随后将占总股本3.26%的股票减持,套现2.5亿元左右,两人合计套现5.8亿元左右。而在减持新规施行之后,是明确禁止大股东一次性抛售如此大量的股票。

    由于大股东及相关方的减持被9号文绑上了“紧箍”,号召公司员工买股票,大股东兜底的戏剧性一幕上演了。据统计,6月2日以来,已有超过20家A股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号召员工“兜底增持”。

    回归投资本质

    减持新规正在对规则漏洞全面“打补丁”。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为了贯彻实施减持新规,证监会于6月初召开专题视频培训会,要求准确理解制度规则的精神实质和主要内容,主动积极履行好监管工作职责。

    目前,减持新规的威力已经显现,大宗交易成交明显下降。根据沪深交易所的数据,减持新规之后3个交易日里(5月31日到6月2日),上交所大宗交易日均成交金额下降35%,成交笔数降低24%,深交所方面,日均成交额下降26%,成交笔数下降32%。减持新规之后的一周内,两市大宗交易金额环比下滑43.12%。

    此前流行的大宗交易“过桥减持”模式为:大股东减持通过大宗交易,以折扣价卖给接盘方,再由接盘方在之后的几周内逐步在二级市场卖出。而根据减持新规,大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连续90天之内,不得卖出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且受让方6个月内不得转让。这样就堵死了过桥减持的生意模式。

    在定增方面,减持新规将定增的减持也纳入到监管之下,根据交易所实施细则,定增获得的股票,解禁之后12个月内,不得减持超过其持股量的一半。这意味着,参与定增的资金,需要耐心等待更长时间,才能抛售兑现。

    定增基金应声下挫。根据万德数据,减持新规实施首个交易日,剩余存续期在一年内的定增基金平均跌幅为0.2%。

    “这基本上宣布了定增基金的死刑。”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对时代周报记者评价道。

    证券公司生意越来越难做。“业务套路,一个个被政策堵死。”前述北京中型证券公司机构部的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部门在不断调整方向,此前重点是定增,但后来调整为做可交债、股权质押等,帮上市公司大股东做市值管理,但减持新规又把可交债及股权质押取得的股份减持行为纳入监管。

    银行方面,犯愁的是已投入到定增和股权质押的资金。华东某城市商业银行的李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银行资金对股权质押、定增项目肯定是愈发谨慎,未来,大股东融资门槛必然提高。”

    根据中证登的数据,截至5月26日,A股总计3254只股票中,有3203只股票参与了股权质押,被质押的股票数量占整个A股总股本的10%左右,质押市值合计5.45万亿元,其中被质押给银行的约为1万亿元,更多的是被质押给了证券公司,达到2.72万亿元。而随着市场下跌,2017年以来已有104家公司不得不补充质押。

    最近一周,李经理正忙于研究政策,其所在银行存量的定增、股权质押项目资金,有几十亿元规模。此前,质押给银行的股票一旦跌破平仓线,理论上会被银行迅速卖掉,以保证银行本金安全,但减持新规把定增和股权质押取得的股票也纳入监管,这就需要耗费更长的时间才能减持掉。

    因此,李经理正准备与相关方谈判,讨论减持新规带来的资金成本增加,由谁来承担。

    在股权投资市场,减持新规要求,股票来源是IPO之前取得的股票,在减持时,也要按照新规进行,意味着股权私募基金的运作周期将延长。

    “真正有投资价值、有内生增长的好公司,根本不用担心减持新规,因为好公司上市前后的股权增值空间极大,并不担心减持时间的延长带来的资金利息成本等。只有那些想投机赚快钱、骗散户钱的制度套利,没有前途了。”深圳一家专注股权投资的私募基金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趋势是,市场将回归投资本质。”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紧箍咒 股东 的报道

  • ·减持套上紧箍咒 大股东清仓式套现失灵(2017-06-13)
  • ·可交换债成爆款 大股东减持套利添新宠(2017-01-24)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大数据对贵州的经济带动作用明显,2016年贵州GDP达到11734亿元,增速为10.5%,比全国GDP平均增速6.7%高出一截。

    广东省政府党组成员陈云贤表示,广州要继续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以创新驱动发展,打造全球金融资源配置中心,努力建设成为国内领先并在世界有重大影响的全球城市。

    目前全球质量溯源体系已发溯源码2000多万,商品货值达到400亿美元,6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主动加入工厂级的溯源,消费者扫码超过220万扫码查询量,遍布国家各省和北美、大洋洲、亚洲等地。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这次试开采集成了一些国家已经非常成熟的技术,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韩晓平评价道,“中国也开发出独创的技术。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