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年调整39个专业 “双一流”出台前中山大学的“新工科”之路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6-06 07:21:2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一连串的改革动作后面,都能看到中山大学现任校长罗俊。自2015年1月担任中大校长以来,这位理工科出身的校长就以改革者的形象,让外界印象深刻。

    上任两年多,中大校长罗俊推动了一系列大手笔改革。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发自广州

    接捧“985、211”的“双一流”已正式启动。按照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的说法,教育部将争取“2017年上半年完成,公布第一批建设学校和学科的名单”。

    时至2017年6月,一年已至年中,“双一流”的名单仍然“犹抱琵琶半遮面”,但这不影响高校为了这张还未出台的名单早已铆足干劲。

    作为广东省仅有的两所教育部直属大学之一,中山大学的一系列改革大动作就频频引发关注,并被认为是奔着“双一流”而去:校园改造,大刀阔斧调整院系专业,建设深圳校区,构建“三校区五校园”新格局,引进人才,布局探测引力波的“天琴计划”……

    一连串的改革动作后面,都能看到中山大学现任校长罗俊。自2015年1月担任中大校长以来,这位理工科出身的校长就以改革者的形象,让外界印象深刻。

    “中大是国内高校第二方阵的排头兵,进入国内高校的第一方阵是中大的明确目标。”罗俊在多个场合表达了改革的雄心壮志。

    “中大现在正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准备再创新局。所以跟原来大家习惯的对中山大学的期待、希望或者思想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这首先需要一个思想上的转变,知道这个学校是要再上一个台阶的。不一定转型,但一定要升级。”在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期间,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陈春声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对这一系列改革作出了正面回应。

    大类招生趋势还将持续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广州阴雨绵绵。在中山大学历史悠久的南校区,惺亭前的草坪上,央视热播节目《朗读者》的“朗读亭”启用了。不过与以往不同,市民们在进入学校参加活动前需要先出示证件。就在这个月初,中山大学开始加强南校园(本部)和东校园(广州大学城)的管理。

    在南校园的北门广场,曾经夜夜喧闹的广场舞也安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上千盆盆栽。这个曾是广州最有名的“广场舞胜地”,如今终于更加符合高等学府的气质。

    长期以来对广州市民无条件慷慨开放的中山大学,开始多了一些限制。

    这一系列的变化,只是中山大学改革中的两小步而已。

    就在最近的5月7日,中大对本科专业大刀阔斧,调整或暂停招生的本科专业涉及18个,其中包括开办16年之久的社会工作专业。加上2016年已调整或暂停的21个专业,两年内中山大学调整39个专业,幅度之大,数量之多,在国内高校罕见。

    两次的院系和专业调整并非毫无征兆。2016年3月1日,校长罗俊就在春季工作会议上指出:“我们人才培养的体系有待改善,目前我们人才体系上主要存在的不足包括,专业总量大,有125个,能不能减到80个以内?”

    “调整本科专业是全校性的举措,”一名中大老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一方面是裁掉一些应用型学科,保留理论性学科;另一方面是通过专业合并,提升一级学科的论文GDP产值,被撤掉的专业将归到更大的一级学科去参与全国性的排名,进入前五的胜算也就更大了。”这位老师对罗俊校长迫切的改革之心,表示理解。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大类招生培养的趋势在中大还会再持续,本科专业调整也会继续。“如果80%毕业生都有继续深造的机会,我们在考虑大学人才培养周期时就不是四年,而是六年或者七年。因此专业的训练是以七年为一个周期。在这样的情况下,学校本科阶段会强调口径更宽一些,到研究生阶段才去分专业。这是四年作为人才培养周期和七年作为培养周期的很大不同。”在前述专访中,陈春声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回应中大的专业调整改革。

    “第一方阵”

    时间回溯到两年前的2015年1月27日,已空缺三月有余的中山大学校长位置终于有了结果。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在中山大学宣布任免决定:59岁中科院数学物理学部院士、华中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罗俊正式接任中大校长,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大第七任掌校人。

    罗俊1956年出生于湖北仙桃,1982年毕业于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物理化学系。他于2001年成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2009年当选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学部院士。

    上任没多久,“进入国内大学第一方阵”就成了罗俊时常挂在嘴边的目标。

    “看看我们学校的一些关键指标,例如全国排名第一的学科数量、院士的数量、科研经费、项目平台等,与北大、清华、浙大、复旦、上海交大、南大等兄弟院校都有很大的差距。去年我们的预算排全国第五,但与第四位有着很大的落差。可以说,我们与第一方阵大学的差距是全方位的。”

    在中山大学的2015年春季工作会议上,罗俊作了《凝聚共识、主动发展,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专题报告,在报告中,罗俊表示,中大已稳居全国高校前十的位置,但还不是第一方阵的大学。

    2015年9月16日,罗俊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出思想是文科最高标准》一文,可以说代表了他的大学治理思路。文章既赞扬中山大学“自由、包容、开放”的旧气质,也提出文科要正视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并要以“入主流”、“立潮头”和“走出去”为具体策略,提升中大的层次。

    罗俊也提出,中山大学要在五年内引进和培育12-15位院士。

    两院院士是高校科研和人才实力的集中表现。数据显示,北京大学有78名院士之多,清华大学也有76名院士,南京大学一所高校就有31位院士,而广东的全职两院院士只有30多人,在高校的只有20多人。

    到任中大一年多的时间内,罗俊就引进4名全职院士,其中包括了香港浸会大学前校长、著名不对称合成化学专家陈新滋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林东昕,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培震和地球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高锐。

    中大官网显示,目前中大两院院士人数共20人,其中全职10人,双聘10人。

    “双一流”这趟列车,成了罗俊急于追赶的目标。

    2015年10月24日,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要求加快建成一批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简称“双一流”)。该战略的提出,被称为“高校五年计划”的新战略,是继211、985工程之后,国家推动高校发展的又一个大动作。

    “与传统的211、985建设相比而言,这次(双一流)对高等教育发展机制做了更加细致的规划,”厦门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教授、教育理论研究所所长王洪才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对高校而言,主要任务不是做大,而是做强,这意味着高校必须具有自己的发展理念,必须在管理方式上进行变革,否则就难以克服‘以规模代质量’的传统思路。”

    王洪才还特别提出,“双一流”的建设,需要超一流的大学校长。

    “超一流大学校长是一种兼具政治家素质和教育家素质的校长,即不仅要懂得教育自身的事物,而且必须具有很强的政治眼光,能够主动从国家发展的战略需求出发,能够超出学校本位利益意识,尊重教育规律,特别是尊重知识生产的内在逻辑,这样的校长才会有战略定力,才可能引导大学持久发展。”王洪才表示。

    面对改革争议,今年5月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召开之前,罗俊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解释道:“我认为,大改大发展,小改小发展,不改不发展。一所大学要发展就要有改革,改革不是没有传承,而是延续优点改进不足。我们的改革是循序渐进、纵深推进的,最终落脚点是培养高水平创新人才。”

    罗俊特别强调说,“新工科”学科将成为中大的新增长点。

    VCG11493938495_010600.jpg

    中山大学南校区。  CFP供图

    “天琴计划”

    从2017年被纳入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规划建设项目的“天琴计划”,可以一窥中大发力“新工科”的雄心。

    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淼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罗俊是一位“非常用功、非常严谨”的科学家。

    1983年10月开始,当时的华中工学院在喻家山人防山洞里筹建引力实验中心。作为引力物理学家的罗俊带领团队,将人生中的30年奉献给了这里。后来,这个引力中心测量结果多次被国际物理学基本常数委员会收录。

    也是在这段期间,罗俊和其团队已布局对空间引力波的探测和关键技术攻关。

    2014年12月,当时还是华中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的罗俊提出了代号“天琴”的计划—天琴是由围绕地球的三颗卫星和地球一起绕太阳运行。不过,当时的“天琴”,还只是一个计划。

    担任中大校长之后,罗俊也把由他领衔的“天琴计划”带到了中大,并落地珠海校区。2015年9月25日,中大以天文与空间研究院为基础,成立物理与天文学院。

    次年2月21日,推进实施“天琴计划”研讨会在中山大学南校区召开。“天琴计划”项目专家叶贤基、周泽兵、涂良成、梅健伟、冯珑珑出席了研讨会。除冯珑珑外,其他几位均为罗俊在华科的团队成员。就在这次研讨会召开没多久,两位“天琴计划”的主要负责人,叶贤基、梅健伟调入中山大学物理与天文学院。

    罗俊表示,引力波探测不是简单地砸钱就能实现,它需要时间深入研究、实验。预期执行期为2016-2035年,时间跨度长达20年。在他看来,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缺乏世界一流人才,中山大学已面向全球发出年薪50万元-100万元的招聘。

    深圳校区

    中大的“新工科”,将以正在建设的中山大学深圳校区为重要的发力点。在深圳光明新区北部临近东莞黄江的5000亩土地上,100株寓意中山大学前程似锦的异木棉已经栽下,到明年,这里就将崛起中山大学的第五个校区,也承载着中山大学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壮志。

    2015年5月的深圳两会上,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市委书记马兴瑞提出,“我们一定要下功夫、下大力气引进一家高水平的医科大学,这个是当务之急,绝对的当务之急”。

    不久后,马兴瑞便到广州考察调研中山大学。当年7月,他和时任深圳市长许勤与中山大学校长罗俊会面,4个月后,深圳市政府就与中山大学签署合作办学协议,建设重点为工科和医科。

    根据深圳的需求和产业特点,深圳校区将重点布局医科“强项”、补齐工科“短板”,重点建设临床医学、基础医学、公共卫生(卫生政策、流行病学)、药学院(化合药/生物药)以及3家附属医院,与广州校区现有的学科方向实行错位发展。

    “中山大学是综合性大学,但其实工科是短板,我们在深圳校区办学,补的就是工科的短板。”罗俊这样解释。

    罗俊对自己上任两年后中大的成绩持欣慰与肯定态度:“2016年办学经费超过70亿元,5年内预计将跻身国内高校办学经费‘百亿俱乐部’;顶尖学科数量保持稳定,已有18个学科领域进入ESI前1%,国内高校仅次于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并列第2。”

    今年秋天,中大将迎来一次新的改革考验:本科新生中的3000多人将统一到南校区学习,此举意在增进学生对学校文化传统的体验,提高学生对学校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罗俊表示,争取到明年,中大所有大一新生都先在南校区集中学习一年,大二开始再迁往广州、珠海、深圳三地的“三校区五校园”学习。

    “三校区五校园”的新生总数庞大,未来将会达到8000多人,历史悠久的南校区,将第一次接收这么多“新鲜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双一 中山大学 之路 的报道

  • ·985和211将成历史,“双一流”洗牌中国大学(2016-07-05)
  • · “双一流”出台前中山大学的“新工科”之路(2017-06-06)
  • ·罗俊履新演讲:何续写中大辉煌是重大使命(2015-01-30)
  • ·中大要做广东“双高”大学建设排头兵(2017-05-24)
  • ·工业与信息化的融合之路(2009-07-16)
  • ·九城签署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泉州共识》(2014-12-08)
  • ·“黄金”风口,甘肃潜力如何薄发?(2015-10-20)
  • ·从OEM到ODM之路(2017-02-14)
  • “5年内将100万大学生留在武汉!” 2017年2月,武汉正式喊出了这一口号。两个月后,武汉市招才局成立,武汉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杨汉军兼任局长。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中国品牌汽车正迎来空前的发展机遇,中国制造与中国经验将给“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和人民带来改变,中国汽车开始走向世界,同时也给其带来了国际化的挑战。

    一家是在佛山乡镇中的私营企业,一家是承载着国人五十年航空梦想的大型央企,两家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因为C919装配生产线的供电解决方案而连在一起。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