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科技收租,用理念圈钱——戳破共享经济的另一面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7-05-31 02:22:5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在这股浪潮中,位于浪尖的公司是优步(Uber)和空中食宿(Airbnb),与之而来的,是一大波力争和这两家公司一样,希望跻身共享经济世界之巅的企业。

    刁敏桓

    回想起来,“共享经济”一词引发的喧嚣,大约是从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始的,但这种模式真正进入主流商业,却是在2013年和2014年。作为 web2.0时代的典型代表,共享经济利用互联网将顾客和服务供应商相匹配,实现两者在现实世界中的交易。作为一波新生业务,共享经济从诞生的那天起,就赢得了公众的青睐。在这股浪潮中,位于浪尖的公司是优步(Uber)和空中食宿(Airbnb),与之而来的,是一大波力争和这两家公司一样,希望跻身共享经济世界之巅的企业。

    作为一种象征新时代技术乐观主义的典型,共享经济曾经许下的承诺,吸引过、并且如今依然在吸引许多人。想想看,让朋友搭个车或者借人一个电钻,再顺便为邻居跑跑腿,就可以通过彼此的依赖赚取外快,既不费劲,还能获得邻里互助般的良好体验,顺理成章地成为如今流行的“斜杠青年”,何乐而不为?更关键的是,依赖共享经济的承诺,过去那些无权无势的个人,可以轻松变成时髦的“微创业者”,成为空中食宿的房东、优步的司机、Handy的能工巧匠,也可以在Lending Club上放贷,更好地主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再受制于冷冰冰的科层制公司。

    这一切听起来何其美好。但在共享经济专家、作家汤姆·斯利看来,共享经济这个词本身就存在矛盾:在潜意识里,人们往往倾向于将“共享”理解成一种非商业化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交往活动,暗示的是一种不涉及金钱的交换行为;而“经济”则意味着以货币换取商品或服务的交换形式。由此可以认为,推广者们在发明和倡导使用这个词的时候,有着某种误导公众的意图。

    在《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这本书里,汤姆·斯利为读者追溯了共享经济的兴起和发展之路。这本书最吸引人的所在,是作为一名互联网的资深从业者,作者没有遵从行业潜规则,为本行业的“新生业态”高唱赞歌,而是理性地分析隐藏在这种如今早已成为主流商业模式背后的种种真相,反思它可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种种隐患。总之,这是一本在一片高歌猛进声中出现的罕见的反思之作,值得每一个生活在今天的消费者和共享经济从业者阅读。

    共享经济的支持者们,如今常把空中食宿的故事看作是灵感来源,四处写文章、做视频,宣传它给“人类生活带来改变”。这种“比赚钱更重要的,是改变人类生活”的说辞,作为加州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早已深深地扎根于硅谷和整个旧金山湾区的无数创业者心中。

    这不是一种彻底虚构,毕竟自从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人类生活的改变的确有目共睹。但作为普通消费者或是共享经济行业中的一员,更需要明白的是,在所有已经成名的大型共享经济公司背后,无一例外都站着资本大鳄的身影: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曾向空中食宿投资,高盛是优步和WeWork的投资人,而WeWork本身也得到了摩根大通的资助。还有Lending Club,宣传自己的时候称:“与其相信用卡公司或传统银行支付贷款利息,不如从普通人获得贷款,因为他们希望为您的成功投资。”但实际上,在这家公司的董事会中,包括前摩根斯坦利的CEO约翰·麦克、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有意思的是,这些公司在宣传中一直试图掩盖自己的财富背景,刻意把自己描绘成草根运动的代表。所以汤姆·斯利认为,这些富豪事实上是在“用科技收租,用理念圈钱。”比如空中食宿,除了在创业初期略为艰苦之外,其余的年份都在以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拼命积累财富,短短几年间,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高达240亿美元,与酒店业巨头希尔顿和万豪国际不相上下,目前这一数字仍在持续增长中。至于公司的三名创始人,也都毫无悬念地成了亿万富翁。

    也许有人会说,市场经济中,如果有人为大家创造了前所未有的价值,那么获得超高额的利润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吧。表面看来的确是,不过假如你了解了这本书里透露的那些著名的共享经济公司的敛财手段,或许就不会那么轻易地下这个结论了。

    汤姆·斯利经过几年的调查发现,在“共享经济”的光鲜外表之下,往往存在另一面。如果说,这些倡导“共享”理念的公司成立之初,为了吸引眼、打开市场,还或多或少强调“互助”、“共享”之类的新观念,那么站稳脚跟后,他们就会公然抛弃曾经用来招揽客户的友好做法,取而代之的是市场冷酷的竞争逻辑。

    “任务兔子公司”(TaskRabbit)在美国家政领域占据市场第一份额,但它的不少员工都向汤姆·斯利抱怨说,公司一边向员工支付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薪酬,一边让他们干非常辛苦的活儿:“我曾经每天工作12到15个小时,做的都是非常繁重的体力劳动,一共才挣80美元。”还有洗衣工,一天24小时都有洗不完的衣服,但完成任务后得到的报酬也是极低的。类似的情况发生在更出名的优步司机身上。优步公司曾经宣称他们的员工年薪能达到9万美元,而传统计程车司机的工资只有3万多美元。随着这样的宣传深入人心,没有人会相信,在美国的大多数一线城市,优步司机每天需要工作12小时以上才能获得大约6万美元的年薪。

    除了这类谎言,很多行业的生态都已经被“共享经济”公司破坏得无法收拾了。面对共享经济,现实社会中的消费者会面临许多额外的负担,比如空中食宿等短租网站被职业包租人占领,由于住宿费用更高,长租客被迫迁离,房东的邻里则不堪其扰,从租客方面来说,也常常需要面对安全无保障的风险……而中国读者,或许更能理解优步这类网约平台给自己出行带来的不便: 为了约上车,需要支付的费用越来越高,拒载率居高不下,约个车着实不便,这一切,都是指望资费下降、出行便利的的消费者们不曾料想到的。幸好,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共享经济的负面影响和野心,越来越多的团体开始发声、反击。对于那些执着于支持共享理念的人来说,汤姆·斯利给出的建议是,最好与城市合作,而不是与风险投资家结盟。在他看来,美国的许多城市在非商业共享计划上都很有创意,完全可以满足人们的互助、互学之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一面 理念 经济 的报道

  • ·做空者,被污名化的另一面(2016-07-05)
  • ·用科技收租,用理念圈钱——戳破共享经济的另一面(2017-05-31)
  • ·地下经济最宝贵的是社群理念(2016-01-05)
  • ·经济有所复苏 民企尚需扶持(2009-07-15)
  • ·“丢鞋门”拯救的经济(2009-07-27)
  • ·理解中国经济学家的价值(2009-11-26)
  • ·张梓琳:学经济管理的中国“世姐”(2010-03-11)
  • ·哈利·波特与新经济时代(2011-08-11)
  • ·桑德尔:“如果让我统治世界,我要重写经济学教科书”(2013-01-0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胡春华同志代表中国共产党广东省第十一届委员会作了题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 努力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上走在前列》的报告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