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士余撒监管大网 把交易所推向监管前线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7-04-18 02:29:3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刘士余在“4·8”讲话中对高送转、“铁公鸡”、清仓减持、复杂的股权层级、不称职的董监高等现象进行点名批评,提出“监管层将重拳治理,该处罚的处罚、该退市的退市、该退场的退场”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中国证监会正在以日趋严厉的姿态,重拳加强对资本市场主体的监管。

    4月15日,深圳证券交易所2017年会员大会召开。这是时隔20年后,深交所再次召开会员大会,意义重大,影响深远。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致辞(以下简称:“4·15讲话”)时明确表示,交易所是资本市场重要的监管主体,拥有交易监控权、纪律处分权以及规则制定权。

    刘士余的每一次公开讲话,都会引发资本市场的关注。在此一周前的4月8日(以下简称:“4·8”讲话),刘士余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致辞,其中关于上市公司乱象的批评,成为市场人士关注的焦点,刷爆微信朋友圈。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刘士余在“4·8”讲话中对高送转、“铁公鸡”、清仓减持、复杂的股权层级、不称职的董监高等现象进行点名批评,提出“监管层将重拳治理,该处罚的处罚、该退市的退市、该退场的退场”。

    “更加注重上市公司的质量,这是今年以来非常重要的监管方向,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安排,核心是要进一步夯实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恢复资本市场投融资功能,在这个基础上,肯定要肃清市场乱象,而上市公司是重要核心的抓手。”4月17日,长期研究监管政策的中信证券首席市场策略师刘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中国资本市场正在高速发展,主体庞大,种类繁多,刘士余肩上的担子着实不轻。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刘士余频频出席证监会系统内各自律监管单位会员大会。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刘士余在这些会上的讲话内容传递出了监管部门在当前时期的监管理念和工作思路,释放出了强化一线监管,强化对各类市场参与主体规范性要求的用意。

    在外界看来,针对市场各类主体的常态化监管也已形成。就在近日,证监会宣布,针对律师事务所从事IPO证券法律业务开展专项检查。

    “除了本身正常的发行、交易等基础性建设外,中介机构如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和信用评级机构等也是资本市场很关键的组成部分,在当前的时间节点,监管层将律师事务所纳入监管范围,实际上是在告诉大家,所有的中介机构都要对市场的运行负责。”刘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震慑高送转乱象

    “向长期以来专注主业、回报股东的上市公司表示崇高敬意!”4月8日,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刘士余一开场即肯定那些有担当的上市公司。

    目前,我国已有上市公司3100多家,总市值50多万亿元。据不完全统计,非金融类上市公司数量只相当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的0.8%,但总资产比例43.2%,净资产比例39.3%,利润总额比例27.6%。

    当天刘士余在大会上的讲话共计2500余字,其中针对当前上市公司存在的乱象以及问题,提出下一步监管要点,着实具有震慑力。

    刘士余痛批高送转乱象,在过去一周(4月10日至14日)的A股市场,持续产生余震。截至4月15日,已有10余家上市公司响应,宣布修改高送转预案并提高分红。

    诸多迹象表明,“高送转”正降温。最近的是4月17日早间,珈伟股份(300317.SZ)公告,公司基于对监管部门的监管理念和监管导向的高度重视,为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及上市公司规范运作等,决定调整2016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预案。

    珈伟股份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1元(含税);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8股。公司此前方案为10转28派0.5元。

    “从理论上讲,为什么高送转能推动股价,我理解是流动性的问题,影响股票的因素一个是基本面,另一个是流动性,股票的拆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能够提高股票的流动性,股价降低之后可以产生一些流动性溢价,上市公司看到这一点,通过这种手段推高股价,继而给资本运作创造空间。”中信证券首席市场策略师刘斌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除却高送转,不分红也成为了监管层的批判对象。刘士余在发言中表示,上市公司可以基于长远发展并经股东大会决策后暂不分红,但不应长期无正当理由不分红。

    刘士余称,有一些有能力分红却长年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证监会已经在高度关注这个问题,不能放任不管,会有相应的硬措施”。

    “一方面是监管的导向,多多少少对它(上市公司)是有些威慑;另一方面从市场角度来讲,资本市场从整个投资风格来讲,不太倾向于不分红的企业,整个市场投资风格发生了变化,所以要适应风格的切换。”刘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监管主体全覆盖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去年9月迄今,刘士余先后参加了上交所、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大连商品交易所、中国上市公司协会、深交所等单位的会员大会,并作出重要讲话。

    4月15日,刘士余在深圳证券交易所2017年会员大会上致辞时表示,交易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敢于亮剑,捍卫法定监管权威,运用自身规则的灵活性,对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坚决打击、绝不手软。

    “交易所是资本市场重要的监管主体。”刘士余表示,交易所的功能定位,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与时俱进的,目前已经远不是简单的证券发行与交易场所的原始定位了。

    事实上,沪深两大交易所在中国证券监管系统中的角色定位,一直在行政监管与市场服务之间摇摆。刘士余在“4·15”讲话中明确指出,交易所拥有交易监控权、纪律处分权以及规则制定权。

    在刘士余看来,交易所必须依法主动行使全方位的监管职能,包括对公司上市、退市和并购重组的实质性监管,这不是交易所职能的越位,而是交易所依法履职的到位。

    中国的资本市场涉及种类繁多、数量庞大的各类市场主体,建立公平透明的规则、有效监管违法违规行为,是历届证监会努力的目标。

    有市场观察人士认为,过去的交易所更多是一个“听从证监会安排”的交易场所,此次刘士余的讲话将交易所推向监管前线,实属罕见。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证监会近期一直在推进监管权力下放,将自己从繁杂的技术性监管中解脱出来,这样才可腾出更多精力、人手,去打击大案要案、完善市场规则。在他看来,当前一场全面覆盖银行、保险、证券等业态的大金融监管风暴正在袭来。

    事实上,中国的资本市场近年来高速成长,监管层面临日趋繁重的监管任务。截至目前,除已有的3100多家上市公司外,IPO方面,排队企业达600多家;再融资项目达300余个,包括定增、公司债、配股、可转债等多种类型;此外还有100多个并购重组项目排队待审。

    此次颇为引起外界关注的是,刘士余在“4·15”讲话中还提到了投行、从事证券业务的注册会计师和会计师事务所。

    “投行作为交易所的会员,要回归本源、专注主业,真正讲诚信,做天使。”刘士余表示,从事证券业务的注册会计师与会计师事务所,要做资本市场的“看门人”,不要让劣质企业混进来。

    在市场人士看来,过去监管的对象主要集中在二级市场,现在从上市公司到证券中介,从新股发行到二级市场,从大机构、大资金到游资,都被纳入了监管视野。

    4月14日,据证监会官网披露,按照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部署安排,证监会组织开展了律师事务所从事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证券法律业务专项检查工作。外界注意到,这是继保荐机构、会计所、评估机构之后,针对中介机构的又一次专项检查。

    “以前我们对中介机构,更多是从券商的角度来整治,但实际上在整个业务链条当中,券商只是其中一类,还有其他中介包括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和信用评级机构,都是资本市场非常重要的中介机构。”刘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大网 交易所 刘士余 的报道

  • ·刘士余撒监管大网 把交易所推向监管前线 (2017-04-18)
  • ·刘士余广东调研风向 监管风暴常态化(2016-04-26)
  • ·刘士余监管强援 硬角吴清执掌上交所(2016-05-24)
  • ·中信证券危局周年 刘士余点化涅槃路(2016-10-11)
  • ·刘士余施铁腕,痛击“大鳄”、“妖精”、“野蛮人”(2017-03-0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佛山科技学院,除了能享受中央财政资助个人补贴100万、广东省资助科研补贴100万和50万个人补贴外,学校还将按照“人才特区”二级特聘教授待遇提供最高150万年薪及20万元安家费。

    互联网公益平台犹如中国慈善事业中的一条鲇鱼:在一些传统慈善组织公信力缺失之时,公众更愿意相信熟人转发的求助信息。

    这家叫做ILMATTO的餐厅,股东之中曾有里皮。在意大利语中,ILMATTO意思是“疯子”。“只有具备疯狂状态的意大利人,才敢在中国做事。”这家餐厅的媒体联络人罗密欧曾表示。

    李京盛、毛羽,前后两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学政,中央军委金盾影视中心主任;范子文,最高检察院(以下简称“最高检”)影视中心专职副主任;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卖力的路演意在招商。察觉到深圳近年产业外溢、企业外迁的趋势不断加快,江门渴望从珠江东岸的龙头身上分得发展红利。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