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士余施铁腕,痛击“大鳄”、“妖精”、“野蛮人”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7-03-07 02:39:4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证监会主席需要面对的是1亿名各层次股票交易者的审视,需要维护的是中国最庞大投资群体的情绪稳定,以及预防可能由此衍生出的金融危机。

    时代周报记者 刘丁 发自广州

    证监会主席这个职位,一直被市场称为“坐在火山口上”。

    “金融街证监会门口,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裹着被子,睡在地上的股民。”中国证监会一位年轻干部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证监会主席需要面对的是1亿名各层次股票交易者的审视,需要维护的是中国最庞大投资群体的情绪稳定,以及预防可能由此衍生出的金融危机。

    2016年3月,操着浓重口音的55岁新一任证监会主席,用一字一顿的语速,那认真劲儿,好像要把每个字都咬住,但却把话说进了上亿股民的心里去:

    “(股灾时)我也焦虑……老百姓挣钱不容易。”

    他就是刘士余,在火山口上已坐了一年。

    2017年2月26日,全国两会召开前夕,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上,刘士余再次表示,要加强资本市场监管,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根据证监会网站消息,2016年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收取到国库的罚没款总计42.83亿元,同比增288%。

    火线干将

    在2016年的全国两会新闻发布会电视镜头上,新任证监会主席的表现仿佛把“如履薄冰”四个字打成了弹幕,“这个问题很重,因为你说去年(股灾)投资者损失惨重……我感觉担子很重。”刘士余连续用了多个“重”字来加强语气。

    1961年出生的刘士余,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继续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读硕士,成为首任院长朱镕基的学生。毕业后,26岁的刘士余追随调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的步伐,先后在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等机构参与宏观工作,并与楼继伟等政要同事,青年时期积累了宝贵的政治、业务经验。

    1996年,35岁的刘士余进入央行,职业生涯精彩的20年由此展开。

    “刘士余是火线干将。”北京一研究机构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评论。

    2003年11月,国务院成立国有商业银行股改领导小组,央行行长周小川担任小组办公室主任,40余岁的刘士余担任办公室副主任。

    也恰是以那里为起点,国有商业银行陆续完成股改,并最终全部上市。2005年,农行启动改革方案后,刘士余也是直接分管的央行领导。农行上市之后,刘士余也调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刘主席是干业务出身,很专业,真正懂资本市场,”上述北京研究机构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评论,“债券市场就是刘主席搞起来的。”

    2005年前后,44岁的刘士余主抓债券市场,他提出“创新、发展、规范、协调”八字方针。在那之前,从上世纪80年代的国库券成就了“杨百万”,到上世纪90年代国债期货3·27事件后停止场外债券市场,再到2000年前后,央行收权转而发展银行间债券市场,中国债券市场从混沌探索,逐步走向正规专业。

    刘士余任内,短融、中票等一系列创新产品陆续推出,银行间债券市场蓬勃发展。2000年,中国债券市场存量规模金为2.65万亿元,而到了2015年,这个数字变为了39.8万亿元,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美国、日本。

    而中国债券市场结构中,企业债、上市公司债、中票、短融、可转债合计占比约25%,相比起来,上世纪90年代,这个比例还不足5%。

    但是,在2014年的某次论坛上,刘士余却极其低调地表态:“是多个政府部门达成了共识,所以才促进了债券市场的发展。”

    重手治乱

    “近些年炒股票,开口就问大股东有啥诉求,深入研究反而不如勾兑研究员。”深圳一中型私募基金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不知何时开始,市场上流行起举牌概念股,借壳概念股等;私募基金冠军经理们公开阐述一二级市场联动策略;证券公司及资本掮客们以市值管理之名挖空心思帮大股东减持;频繁虚假申报、撤单,对倒交易营造量价异动,钓鱼吸引散户。

    上任之初,最紧迫莫过于安抚股民情绪,维稳市场。回头看来,刘士余这一点做得很成功。2016年以来,上证指数从最低2638点上涨到目前的3200点左右,底部不断抬升,自2016年中以来,几乎再没有跌破过120日均线。股灾、熔断的惨烈和恐慌似乎已越来越远。

    然而,刘士余并未仅仅止步于表面,而是选择更加彻底,重手治乱。

    “虽然证监会此前也不断打击违法乱纪,但刘主席这次不一样。”前述北京研究机构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评论。

    2012年,时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打击内幕交易,联合公安部、监察部、国资委、预防腐败局等五个部委协同作战,并组织了“内幕交易警示教育展”等活动,查出案件数量上升,这些动作和成果都得到了媒体的广泛报道。

    “市场迅速变化,永远走在监管前面,当前市场的乱象情况更加复杂,单纯打击内幕交易已不合时宜了,”上述北京长期跟踪金融问题的学者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因此刘主席没有用官方定性的词,而是用大鳄、妖精、兴风作浪等概括。”

    打击股市黑嘴,刘士余说“全世界也没见券商经济学家这么胡说八道”。2016年11月证监会江苏局对东吴证券研究所丁文韬等采取监管措施、责令改正;打击股价操纵,2016年证监会处罚了首例利用沪港通机制的案件,对唐汉博等虚假申报、利用资金优势对倒造成量价异动,处以巨额罚款;对于2015年牛市中市场第一高价股安硕信息,证监会认定其是违规信息披露、误导性陈述;打击内幕交易,平潭发展多名高管、公募基金冠军经历都被曝光并处罚;最引人瞩目的还是资金举牌上市公司,刘士余尖锐地说“不当荒淫无度的土豪,挑战刑法等待的将是牢狱大门”。

    当被问及谁是大鳄时?刘士余回答,“就算讲险资也是极少数,也是小妖精”。随后不久,在2月10日召开的2017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上,刘士余掷地有声地表示:“ 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2017年2月26日,刘士余出席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协调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稳定发展等情况新闻发布会,其铁腕治市的决心满满,他说:“证监会第一任务是监管,第二任务是监管,第三还是监管。”

    正本清源

    “监管理念变得更加清晰规范了。”谈起刘士余到任后证监会的变化,证监会一位干部私下对时代周报记者评价说道。

    自2015年股灾到2016年,证监会从高层到中层官员,超过20人被换,原副主席姚刚、原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主席助理张育军等都因涉嫌违纪被免职。

    刘士余上任后,证监会也随即任命了一批新的局级干部,以及大商所、郑商所、云南证监局等部门高级官员。

    其中,最微妙的是证监会稽查体系的任命。2016年11月,证监会任命新的稽查总队队长,正是现任稽查局局长罗子发,这意味着稽查总队和稽查局的配合将更加紧密。罗子发曾任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兼任证券犯罪侦查局副局长,2014年8月加入证监会,担任首席稽查官。据媒体评价,罗子发有着典型公安办大案的风格,被称之为“捕鼠专家”。

    2017年1月3日,元旦后第一天上班,刘士余专程到稽查局做调研,看望慰问,并与正处以上干部座谈,指出稽查工作要“敢于作为、敢于碰硬”。

    “现在凡是定增或重大资产重组,我们就必然要审查。”上述证监会某干部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2000年,周小川时任证监会主席,市场评价他是“崇尚监管的市场派”,当时以“基金黑幕”论战为契机,邀请中国香港证监会史美伦主抓监管工作,一批违规案件被曝光处罚;此外,《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暂行办法》也首次发布。

    “刘主席似乎与周小川有相似的风格和思路,”前述北京研究机构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称,“重视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正本清源。”

    在改革和政策方面,刘士余“放开IPO,限制再融资对市场影响最大”,深圳前海大概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杨济源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明确发行首日为定价基准日,尤其是这条最重要,定价基准日为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期的首日,这样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定价就变成了随行就市,这对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是非常有力的保护。”杨济源说道。

    杨济源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按照目前平均每天两家IPO的速度,已经与注册制无异。这样就更加公平,取消了场内企业特权。

    “未来,如果能严格退市制度就更完美了,”杨济源说,“未来市场将进入以价值为导向的阶段。”

    改革不停步。刘士余在2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在改革方面迈出了新步伐。坚持改革的方向不动摇,坚持问题导向,改革完善了资本市场一系列基础性制度。”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刘士余 的报道

  • ·刘士余广东调研风向 监管风暴常态化(2016-04-26)
  • ·刘士余监管强援 硬角吴清执掌上交所(2016-05-24)
  • ·中信证券危局周年 刘士余点化涅槃路(2016-10-11)
  • ·刘士余施铁腕,痛击“大鳄”、“妖精”、“野蛮人”(2017-03-0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月24日、25日,保监会分别公布了对前海人寿、恒大人寿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俞正声主席经常提醒大家,包括提案,不要搞“提案大王”,我就不信一个人可以提出那么多真正有见地的提案,如果大家能提出几个能解决问题的提案,就很好了。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从地方情况来看:“现在还处于机构组建,程序明晰,业务熟悉的过程。是一种程序性变化而非结构性变化。”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