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度硅谷”AB面:科技的摇篮,混乱的温床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7-02-21 03:32:1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即将离开印度班加罗尔时,中国女孩Supa Lun仍记得她四个月前初到这里一家初创公司实习那一天。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梁耀丹

    即将离开印度班加罗尔时,中国女孩Supa Lun仍记得她四个月前初到这里一家初创公司实习那一天。

    那是一家叫Helpchat的初创公司。“办公室里干净整洁,色彩明亮,振奋人心的标语文字随处可见,精力充沛的年轻员工正在进行头脑风暴。这是典型的硅谷式开放办公空间。”回忆起这段跨国实习之旅,Supa Lun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为了体验印度的商业和科技行业氛围,这个中山大学毕业的女孩来到了这里。四个月后,离开印度时,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这座号称“印度硅谷”的城市。

    和Supa Lun一样被这座城市所吸引的还有澳大利亚人Jimmy Yeoh。四年半前,他来到这里创业,成立了一家科技公司并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如今,他还会跟人们讲起,“来到这里是一个有趣的挑战”。

    Jimmy Yeoh补充说:“没有人不知道班加罗尔,这座城市被称为‘印度硅谷’,并以年轻人居多和人们的教育程度高而出名。”某种程度上,它完全不像旅游指南和国际报道上的那个印度。

    2月9日,全球商业房地产服务及投资管理机构仲量联行(JLL)发布最新 “城市发展动力指数”全球30大城市榜单。班加罗尔击败过去两年位居榜首的城市伦敦,首次成为“全球最具活力城市”。

    而根据凯捷咨询公司2016年发布的报告,班加罗尔已经取代东京,成为全球第五大创新城市。

    “这个城市有自己的标志性文化。”Jimmy Yeoh说道。

    印度科技摇篮

    最近,在班加罗尔,印度网约车初创公司Ola和Uber悄然拉开了一场市场争夺战。

    Ola将打车费用降低了 20% 以上,而针对Ola的Ola Rental业务,Uber曾直接推出了uberHIRE。对于Ola和Uber来说,班加罗尔都是它们最大的市场之一。

    在这个以“印度科技的摇篮”而著称的城市,网约车的竞争仅仅是一个切面。

    如果你漫步在班加罗尔著名商业街HOSUR的道路上,放眼看去,满眼都是像Ola和Uber这样的科技公司。

    如果你再到班加罗尔的高科技园里面走一走,你就能看见,英特尔、通用、微软、IBM、SAP、甲骨文、德州仪器等100多家国际知名品牌公司在这个园区里面摩肩接踵,密密麻麻。印度本地的著名软件企业信息系统(INFOSYS)、惠普罗(WIPRO)和TATA咨询公司也身处其中。

    在班加罗尔创立的高科技企业达到4750家,其中1000多家有外资参与。这个数据还在每年增加—平均同比增长10%-12%。

    另一组数据表明,全球有5000家软件开发公司,对其评级的CMM(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分为1至-5等,5等为最高。目前全世界大约有75家资质为5等的软件研发企业,其中有45个在印度,而这其中又有将近30个在班加罗尔。

    而在几百年前,班加罗尔还是个名字叫“煮豆镇”(The Town of Boiled Beans)的印度南部小镇。

    1831年起,英国殖民者占领了这座城市,直到1947年才撤离。

    1985年,得克萨斯国际仪器公司来到这里,开了第一家跨国公司。在1980年代中期,跨国信息技术公司开始在班加罗尔设立办事处—得益于当时印度政府的支持。至此,一大批IT公司纷纷来到班加罗尔设立分公司,并在1990年代持续达到繁荣的高峰期。

    这里从此有了印度“硅谷”的美称,并逐渐发展成为全球第五大信息科技中心。

    科技公司成群扎根背后,离不开印度政府的支持和教育水平的提升。

    为了吸引软件公司过来驻扎,班加罗尔必须先解决高科技公司数据传输的问题。1991年,印度政府投资兴建了可高速传输数据的微波通讯网络SoftNET。

    1999年,印度成立了IT产业部,成为当时世界上少有的专门设立IT部门的国家之一。

    2000年10月17日,印度IT法案生效,再次推动该国IT业发展。

    得益于当地的科技发展水平,班加罗尔大学软件工程教学与研究居世界前列。这所大学不仅是印度最大的大学,还是亚洲、世界上最大的大学,在校学生人数达到了34万,并为这个印度“硅谷”和真正的硅谷源源不断地输出人才。

    与一百多年前相比,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印度35%的IT人才都在班加罗尔打拼,他们创造的收入在印度GDP中占据了很大比重。

    在班加罗尔无数建筑的地下室里,数以万千的年轻人坐在一排排办公桌前,疯狂地敲着代码,他们做梦都想着成为史蒂夫·乔布斯和马克·扎克伯格那样的人。

    科技之城的另一面

    有人说,“巴黎是一个双面之城,如果你要赞美它的浪漫多情,就要同样忍受它随处可见的粪便。”

    班加罗尔也如此。

    十年前,在甲骨文科技公司工作的在班加罗尔绿草茵茵的郊区买了一套公寓,他还以为,他在城市环境最好的地方居住下来了。

    十年后,为了应付班加罗尔平均每天产生的3500吨垃圾,市政府不得不重开了他家附近的一个垃圾处理厂。

    “你会因为空气中的臭味而从睡梦中醒来。你必须把门窗关紧,但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多大帮助。”Rastogi说道。

    作为印度的科技中心,班加罗尔吸引了大量跨国公司的同时,人口也从19世纪90年代的300万增长到超过800万。

    班加罗尔曾经有着“花园城市”的称号。如今,由于基础建设和垃圾回收跟不上城市发展速度,班加罗尔被讥讽成“垃圾之城”。在这里,垃圾成堆无人处理、空气中弥漫着一阵阵恶臭。

    垃圾仅仅反映出这个人口过于拥挤的城市的一个侧面。与此同时,交通过于拥挤、经常停水停电,正在困扰着这些来自全世界的IT精英们。

    目前,班加罗尔的机动车辆高达几百万辆,已经远远超出市政道路设施的承受力。大街上马达声轰鸣不已,司机乱按喇叭、横冲直撞,汽车掀起的尘土和尾气扑面而来。

    当地政府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由于印度法律严格保护私有财产,使得在市区内进行拆迁和道路改造工作举步维艰,高架桥建设进展缓慢,结果造成交通堵塞现象日益严重。

    一位准备在班加罗尔投资企业的女商人就接到了来自朋友的建议,一位叫Som Singh的博士建议她先了解下当地臭名昭著的城市交通。“人们现在都提倡在家办公了。从班加罗尔到海巴同样的时间里(城市内的两个区),我可以坐飞机到加尔各答再飞回来了。”

    而水电供应不足同样被诟病。据一家叫BESCOM的公司的调查数据,在班加罗尔IT公司数量尤为众多的几个区域,每年平均有1505个电源被断电。

    基础设施的薄弱让这里的人们爆发了数次抗议。交通拥挤、供电不足和基础设施差等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了当地公司的工作和生产效率,引发许多公司的抱怨和不满。一些大公司则已陆续在其他城市建起新的研发和生产基地。

    一家软件开发公司的总经理阿维纳什·瓦希斯塔说:“毋庸置疑,这里的基础设施每况愈下,班加罗尔不再是一个理想的生活之地。”

    10年前,卡纳塔克邦政府就已经制定了一个详细的基础设施发展纲要,并开始修建两条贯穿东西南北的城铁,增加高架桥和立交桥的修建,拓宽部分道路。但多年来,班加罗尔的基础措施进展仍然赶不上科技的快速发展。

    “城市工业发展比基础设施快,所以跟不上。”卡纳塔克邦政府的交通部长说。他补充:“腐败问题同时也是阻碍城市发展的一个因素。”

    作为一个日益强大的全球创新城市,要维持“全球最具活力城市”的称号,班加罗尔还面临着许多问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硅谷 温床 印度 的报道

  • ·印度人“称霸”硅谷得益于印度外包巨头的垄断(2015-11-24)
  • ·三高盛中层跳槽Uber:华尔街到硅谷迁徙路线图(2015-12-01)
  • ·硅谷CEO为什么情迷人工智能?(2016-01-12)
  • ·因硅谷与创业重生,底特律不再是鬼城(2016-05-03)
  • ·生物城市圈创新,波士顿挑战硅谷的资本(2016-05-24)
  • ·“印度硅谷”AB面:科技的摇篮,混乱的温床(2017-02-21)
  • ·外交逢源:不一样的印度(2010-11-03)
  • ·印军“凶猛”(2010-11-03)
  • ·印度的隐秘战争(2010-11-0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王梦恕说:“国家铁路局经过调研发现了一组数据,从全国平均来看,拥有高铁和与完全没有铁路的城市相比,高铁城市的GDP增长量可以高出72%,可持续发展量可以提高55%。”

    2017年1月17日,广东省商务厅发布最新统计数据称,2016年,广东省一般贸易占比首次超过加工贸易。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