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为裁撤34岁以上员工? 假新闻!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7-02-21 02:55:33 来源:时代周报
  • 谢勇

    首先声明,这并不是一篇基于“谣言”的评论,华为裁撤34岁以上员工的说法,已经被宣布是“假消息”。华为正和自己的工程师、管理层,一起静静迎来中年阶段:顺势循命,笑看人间。

    华为在过去几十年里之所以演绎出高增长的神话,重要一环是用包括财富等各种方式给员工打鸡血,从而赢得竞争优势。于是,全世界看到了一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血脉偾张、战斗力爆棚”的华为军团,一拨拥有宗教信仰般的狂热和舍我其谁的荣誉感的特殊人类。赳赳老秦,拓土开疆。华为成为中国企业乃至中国社会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表征。

    有研究公司治理的学者用自我赋能的理论,解释互联网企业保证机体活力的秘诀,华为是典型的“公司赋能”:在用各种手段激发员工的小宇宙之后,公司与个人均获得了成长。但相对于企业,个人的成长很可能只是有限的财富,缺失其他的成长性。当获得财富的代价是异化成一枚高效却功能有限的螺丝钉之后,一旦面临变革、脱离体系,就很难逃脱变成弃子的命运。

    哲学层面会区分不同的时间观念,有绵延无限的机器时间观,也有属于人类自身意识的“此在”时间观,在我看来,还需要一个社会体的时间观。当一个社会重新建设、变化,也会产生一个类似人生意义的时间路线。

    改革开放至今,已近40年。40年里,中国走完了发达国家足足走了100多年的道路,生命几经浓缩,沧海桑田被压缩成短短瞬间,国人的时间轴已经脱离了身体生物钟,所以才有了一系列关于“国民总时间”这样奇奇怪怪的观念,与此同时,也有了对于时间的根本性恐慌。整个社会体没有变老的经验,社会成员的理念和逻辑依然属于年轻人。

    在一个生于1988年都可能被称为中年人的年代,人口红利逐渐远去,一不小心,就可能遍地中年。

    在知乎对华为那条假新闻的讨论中,某位前员工的分析格外犀利:华为已经人到中年,度过这一年,这个公司的根本逻辑可能会发生真正的变化。可是社会还没有准备好进入中年,但实际上,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之后,建设稳定的“中年”社会,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提上了日程。所谓的中年“危机”,可能就在于我们这群人,还没有做好成为中年人的准备。

    这种准备包括财富上的、心理上的,也包括能力上的,首先就是告别激进的财富冒险。曾经有一篇分析深圳某知名电信企业资深员工财务状况的文章,两个21世纪初毕业的大学生,在深圳白手起家,不仅在120万元的房子里结婚生子,还生了二孩,太太随后全职,甚至贷款330万元为赌一把学区房。最后,先生被套路般地辞退了。“也就是从2000年左右开始奋斗那一代人有这样的上升空间,2010年左右开始奋斗的年轻人都没机会完成原始积累参加330万元的赌局。”有分析这样认为。

    正是这样一代入局的青年人,如今人已中年,但依然对社会体变老这一变化懵懂无知。而变革正在到来。以前的逻辑是,发展的问题通过继续发展来解决。但今天,我们会发现,一些问题可以通过发展来解决,但可能因为发展被掩饰。中年人们,到了放慢脚步,认真解决问题的时候了。

    (作者系媒体创业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华为 员工 新闻 的报道

  • ·华为示好遭拒背后,伦敦地铁性本清净?(2011-03-03)
  • ·放眼基础理论研究 华为的姿态让人着迷(2016-06-07)
  • ·人工智能风口,华为向左,BAT向右(2016-08-30)
  • ·华为裁撤34岁以上员工? 假新闻!(2017-02-21)
  • ·于兹志:员工持股计划有利上市公司良性发展(2012-08-23)
  • ·[时代议题]中国好员工(2014-08-21)
  • ·审慎包容 推进国企员工持股改革(2016-05-31)
  • ·员工还在拼杀,元帅却去抢月饼了(2016-09-20)
  • ·“史上最短”新闻发布会(2009-07-15)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王梦恕说:“国家铁路局经过调研发现了一组数据,从全国平均来看,拥有高铁和与完全没有铁路的城市相比,高铁城市的GDP增长量可以高出72%,可持续发展量可以提高55%。”

    2017年1月17日,广东省商务厅发布最新统计数据称,2016年,广东省一般贸易占比首次超过加工贸易。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