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视频界的牌照战争:今日头条买牌照,梨视频整改,“无照经营”增加上市风险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2-14 02:54:2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一面是监管收紧,另一面是市场与资本火热,作为一种新兴的资讯方式,短视频一开年便给市场带来不平凡的气息。

    时代周报记者 高扬 发自广州

    简单盘点一下,2017年春节过后,短视频领域有4件值得关注的事发生:梨视频收到北京网信办整改通知并宣布转型,今日头条收购美国短视频平台Flipagram,今日头条收购运城市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短视频应用“快手”曝出上市传闻。

    一面是监管收紧,另一面是市场与资本火热,作为一种新兴的资讯方式,短视频一开年便给市场带来不平凡的气息。

    稀缺的牌照

    近日,今日头条与运城市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运城阳光”)签署合作协议,用户在PC端及手机分享页上看到的视频链接,将在阳光宽频网站打开。由于后者持有一份稀缺的视听牌照,这一并购的目的被外界视为今日头条“曲线救国”拿下视听牌照。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今日头条公关人员,对方回复称,有关收购运城阳光和Flipagram的消息都不准备对外公布。

    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8月16日,运城阳光文化投资人由爱播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闪星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持有运城阳光文化100%的股份。与此同时,北京闪星科技有限公司为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运城阳光文化的法人代表也由贾聪珍变更为张利东。张利东也是北京闪星科技和北京字节跳动的法人代表,以及今日头条合伙人、高级副总裁。

    资料显示,运城阳光文化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经营范围是利用互联网经营艺术品、演出剧(节)目、动(漫)画等文化产品,从事互联网文化产品的展览、比赛活动;企业形象策划、包装、推广;设计、制作、发布、代理各类广告;承办展览、展示;生活信息咨询等。

    联系到2月4日梨视频因缺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和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资质被要求整改的消息,短视频平台的资质问题立刻显得无比重要起来。

    根据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消息,短视频平台梨视频在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资质的情况下,通过开设原创栏目、自行采编视频、收集用户上传内容等方式大量发布所谓“独家”时政类视听新闻信息,违反了法律法规,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责令梨视频“梨视频App”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整改。

    梨视频为原澎湃新闻CEO邱兵的创业项目,此后澎湃新闻原主编李鑫、澎湃人物原主编卢雁等多位骨干员工加盟梨视频团队,被报道曾获5亿元融资,至少估值20亿元,华人文化占股70%。去年年底上线后,梨视频主打时政类和新闻类短视频内容,以及综合的移动化联网短视频平台。

    然而,2月10日,邱兵亲自发表文章《劝君更尽一杯酒,醉了就看梨视频》,文章的主旨是:梨视频的内容创作焦点从主打时政类、突发类新闻,转型为关注年轻人生活、思想、感情的内容。由于在整改前梨视频发布的“老虎吃人”短视频报道也引起广泛关注,梨视频之后改变内容方向的做法也被许多观察者解读为为了避开争议话题,降低风险。

    据创业邦杂志的报道,梨视频内部一位员工在公司整改后表示:“未来一段时间里,或许会大量推一些正能量的人物报道。这也是从选题角度应对整改的举措之一。”

    110f0004b0adee2773f2.jpg

    “无照经营”增加上市风险

    实际上,在火热的短视频和直播市场,持有视听许可证的企业只占一小部分。广电总局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16年5月31日,共有588家企业及单位获得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6年9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再次收紧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申请条件,新申请单位要求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其次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

    据了解,不符合上述条件的机构及个人,包括开设互联网直播间以个人网络演艺形式开展直播业务但不持有“视听证”的机构,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上述所列活动、事件的视音频直播服务,也不得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直播间)开办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不得开办视听节目直播频道。

    此外,未经批准,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在互联网上使用“电视台”、“广播电台”“电台”“TV”等广播电视专有名称开展业务。

    在广电总局出台“视听证”相关政策之前,大多数直播平台只要拿到文化部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下称《文网文》)即可。今日头条的出资方包括SIG、DST、红杉资本、新浪微博等,并无国资背景,暂无申请资格,只能选择曲线的方式,收购那些在政策环境宽松时取得牌照的公司。另外,运城阳光这张牌的发证日期是2015年1月18日。也就是说今日头条到2018年1月还要续牌。

    根据《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应当依照本规定取得广播电影电视主管部门颁发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或履行备案手续。未按照本规定取得广播电影电视主管部门颁发的《许可证》或履行备案手续,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

    一张视听牌照对今日头条的发展意味着什么?对此,新媒体观察者魏武挥曾撰文指出两个原因:一是没有牌照可能会对上市—无论是中国内地、香港还是国外—都构成重大障碍,意味着有着巨大的政策风险,IPO难以卖出好价钱;其次,如果只是允许头条号作者将腾讯、优酷上的视频嵌入到头条号页面上,对于头条的意义非常小(可以增加用户时长,但仅此而已),因为这种做法使头条不能投放视频贴片广告。因此通过视听牌照获得视频托管的权力非常重要。

    无论商业考量如何,在监管趋于收紧的情况下,尽早解决牌照问题,避免不必要的危机出现,可能是每个短视频、直播平台现在都将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今日头条着手布局海外

    另一方面,牌照之所以日益重要,也是由于市场竞争日益激烈。早在2016年5月,今日头条便率先进入资讯类短视频领域。2016年9月,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宣布,在未来的12个月内,今日头条将至少投入10亿元补贴头条号上的短视频创作者,同时给予每一条优质原创短视频至少10万次加权推荐。事实上,除了秒拍、美拍等专门的短视频平台,目前一般的资讯平台都已上线短视频频道,图文竞争已过度到视频竞争时代。

    不久前的2月1日,今日头条宣布收购美国短视频平台Flipagram。Flipagram成立于2013年,用户可以把手机照片编辑成电子相册,配上特效和音乐以及光晕和字幕分享到该社区平台。2014年,Flipagram的月活跃用户达到3000万,上一轮的B轮融资达到了7000万美元。

    据了解,Flipagram拥有全球千万首60秒以内音乐歌曲片段的使用授权。在iOS平台App Store的介绍中,Flipagram称目前已经有两亿人用Flipagram制作五亿个故事视频,并且数量仍在持续增加中。

    据悉,收购Flipagram后,今日头条将获得该平台的主流移动视频产品和其运营团队,同时今日头条的海外产品当中也将上线Flipagram的视频内容。与此同时,Flipagram继续保持品牌独立运营的权利,与今日头条一起在产品和技术等方面探索进一步整合的可能。关于此次收购的具体交易金额,双方并未透露。今日头条的海外布局将会产生何种效果,也许今年会初见端倪。

    另外,2月7日,有媒体报道称中国视频分享应用快手计划今年晚些时候将赴美上市。快手方面对此予以否认,称“在当前阶段,快手的主要目标仍是持续提升产品体验、服务更多人群”。快手当前估值近40亿美元,已经完成C轮融资,获得百度资本、红杉资本、DCM、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和光源投资等数千万美元投资。快手同样没有视听牌照,一旦真的准备上市,也将不得不考虑监管风险的问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牌照 视频 头条 的报道

  • ·香港免费电视牌照争夺战背后(2010-03-17)
  • ·煤炭牌照生死劫(2013-05-16)
  • ·风口浪尖,滴滴三条修改建议回应交通部(2015-10-20)
  • ·短视频界的牌照战争:今日头条买牌照,梨视频整改,“无(2017-02-14)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未婚女青年,慎招;已婚未育,不招;已婚已育一孩,打死不招;已婚已育二孩,年龄太老还是不招。”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即便大家说《喜羊羊与灰太狼》不好,但它至少是在走一条动画产业链的道路,是在朝一个比较好的方向努力,是对动画产业的有益尝试。”

    “要实现这个目标,仅靠《辞海》现有的作者和编辑队伍,哪怕是借助网络协同编纂平台工具也是无法实现的。这将需要《辞海》在编纂方式上实现又一次的突破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