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贴牌传奇散去,佛山企业靠什么生存?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2-14 01:57:11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2017年1月17日,广东省商务厅发布最新统计数据称,2016年,广东省一般贸易占比首次超过加工贸易。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王心昊 发自佛山

    在佛山宗申·比亚乔的焊接车间里,机器人早在四五年前就取代了传统焊工。

    “一台四轴的焊接机器人,成本约为10万元,大体上能够替代一个熟练焊工的工作量。如果按照一名熟练焊工月薪为8000元计算,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就可以回本了。”作为这家摩托车厂的总经理,余自强的心里有一本明账。

    过去的15年里,曾经风光无限的加工贸易类企业逐渐迁出佛山,而宗申·比亚乔留了下来。和当年普立华迁出佛山不同,如今,留下来的企业基本靠“自救”赢得重生的机会。

    一起留下来的还有佛山三水的李惠诚。从最初生产闹钟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到如今为某国际一线奢侈品品牌箱包提供合成材质面料,李惠诚的事业转型轨迹,是佛山乃至整个广东对外贸易变化的缩影。

    2017年1月17日,广东省商务厅发布最新统计数据称,2016年,广东省一般贸易实现进出口2.73万亿元,增长2.2%,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43.4%,占比首次超过加工贸易(38.8%) 。

    这是一次历史性的超越,意味着广东正在从依靠简单加工的“外资企业+加工贸易”模式向更高层次的“民营企业+一般贸易”模式转变,是广东外贸在“稳增长调结构”这份考卷上给出的最新回答。

    “其实这一次超越是在预料之中的,”广东省商务厅相关领导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早在2015年1月的月度数据里,一般贸易额就已经超过了加工贸易额。此外,加工贸易数据占比也一直呈下降趋势”。

    广东省商务厅相关领导表示,下一步,省政府将会坚持“稳增长调结构”的步伐,助力广东加工贸易企业转型升级。“如果说企业是创造新的价值,那政府就要创造新的环境,通过资源整合给予企业良好的环境,才能使企业创造出最大的价值。通过企业和政府双方的努力,可以把已经固化落后的产业链斩断,建立全新的、更加强壮的产业链。”

    robotics-ciif-2012-1203x615_010178.jpg

    顺势升级:依托消费浪潮

    还记得派克与赫本在《罗马假日》中骑的那辆Vespa吗?它的生产厂家是意大利的比亚乔。

    2004年,意大利比亚乔集团与中国宗申产业集团合资重组成立了宗申·比亚乔,生产高科技摩托。如今,它是佛山仅存的数百家加工贸易企业中规模最大的一家。“好多工厂都迁出了,因为在这边开厂已经赚不到钱啦,珠三角这边的人力成本优势已经逐渐消失了。” 余自强介绍。

    时代周报记者此后走访多家制造业企业,得知一名普通工人的工资水平大概在每月3000元以上,10年前,这一数字仅为1500元左右,“现在,一个高级焊工的月薪,没有万把块钱请不下来”。对加工类企业来说,原本依靠廉价低级劳动力就能过上好日子的光景,一去不复返。

    即便出得起“万把块钱”,也难觅合格焊工。“现在很难招到合格的焊工啦,没有焊工,工艺流程走不下去,整条生产线都运转不下去,造成的损失更大。” 余自强回忆说,当初决定启用机器人上岗时,厂里存在不同看法,“大额支出势必会引起经营现金流的紧张,但我们仔细比较了一下,一个机器人的生命周期为3-5年,如果取4年作为平均值的话,算上员工的技能培训成本以及由于生产线改造升级停工停产带来的损失,一个机器人的成本要比一个普通工人便宜6.8万多块。”

    除了启用机器人,宗申·比亚乔的另一大自救措施是“出口转内销”。

    2005年,宗申·比亚乔的商品,几乎百分之百出口欧洲。从2010年开始,国内高端摩托车市场日渐成熟,消费升级浪潮扑面而来。“十年前,大家对摩托车的需求就是代步,所以都会购买价格低廉的国产车,但现在随着居民收入的增加,更多人愿意为兴趣、为情怀埋单。现在我们在摩托车界拥有相当多的铁粉。”

    2016年,中国经济依靠消费拉动特征愈加明显,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4.6%,高于2015年4.9个百分点。这一年,宗申·比亚乔在国内卖出了4万台车,占总产能的近20%。

    在宗申·比亚乔一年生产的20万辆摩托车中,最具有技术含量的发动机部件,都出自宗申位于重庆的工厂。正是采用具有国产自主核心竞争力的部件,使宗申·比亚乔告别了往昔“加工贸易=廉价劳动力+进口部件”的低端生存模式。

    据余自强介绍,现在公司采用的进口零部件更大程度上是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以目前宗申·比亚乔采用的进口化油器为例,一个成本约为人民币200元,占整车成本的3%不到。如果采用国产零件,价格变化的空间只在几块钱之间,但研发费用和质量测试费用加起来需要30多万,再加上上游厂家开模具的费用,加起来的成本远大于采用进口零件。 “现在的国产件和进口件之间已经不存在什么品质差异了,反而采用进口件会使总成本更低。商人逐利而为,这是企业经营的基本准则啊。”

    和深圳、东莞等地相比,尽管佛山加工贸易业的规模较小,但转型的质量和速度堪称亮眼。佛山市商务局外商投资科的相关负责人区小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加工贸易企业转型升级的速度,和企业的本土化程度呈一定的正相关性。“佛山的加工贸易企业,很多具有本土资方背景。这部分企业扎根于佛山,所以在面对转型升级压力时,更愿意转型,而不是迁出。”“可以这样说,现在佛山剩下来的加工贸易企业都是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淘汰掉低端的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业,留下有竞争力的企业,是广东外贸结构优化转型的最直接的体现,一句话形容就是,‘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艰难转型:掌握核心技术

    “珠江水、广东粮、岭南服、粤家电”曾经风靡全国,但一说起“广东制造”,外界首先想到的还是“OEM”(贴牌生产),这同时意味着廉价、山寨、低附加值。一度,广东贴牌加工、三来一补企业接近4万家,占全国的40%以上。但从2008年以来,国际市场的持续低迷使许多原本依靠OEM的企业难以为继。在重重困境当中,不少制造业企业把眼光转向科技创新,从而让“广东制造”开始拥有全新的内涵。

    据广东省商务厅的数据显示,2016年1-10月,省内加工贸易中“委托设计+自主品牌”方式出口比重达70 .9%;截至2016年10月底,加工贸易企业累计拥有品牌2.45万个,比2015年底增长7.6%—过去简单的贴牌生产、代工生产等老路子,正在被自主生产所取代。

    区小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总结说,在佛山,过去“三来一补”模式的加工贸易时代已经翻篇,现在,ODM(原始设计生产商)已经取代OEM,成为佛山加工贸易的主要形式。

    广东伊立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是佛山加工贸易企业转型的模范生。成立初期,伊立浦是典型的OEM贴牌生产,近年来投入大量资金研发,创建了近60个新产品、拥有专利100多项(国际专利5项),产品已逐步转向“伊立浦”ODM经营,实现转型升级。

    2011年底,《经济学人》记者亚历克斯走访广东时,每到一家企业,负责人都会骄傲地谈及企业在某方面的创新。亚历克斯非常感慨:“外界有必要改变对广东企业热衷于贴牌生产的印象,广东企业越来越重视研发,企业文化正在转向创新。”6年过去了,在佛山三水,李惠诚的工厂成了亚历克斯这番话的一个小小注脚。

    倒春寒的天气里,李惠诚站在自己的厂房前,踌躇满志。

    李惠诚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工厂的主要业务是为某国际一线奢侈品品牌箱包提供合成材质面料。对于自己生产的产品,李惠诚非常自豪:“只有我们的产品能够满足他们(指奢侈品品牌)的要求,转过头,他们就把这些包拿去卖几万块一只,你话犀唔犀利。”

    30年前,在经历两次高考失利后,李惠诚无奈进入佛山无线电五厂,成为了一名普通的流水线工人。数年后,他决定辞职下海,和亲戚在南海丹灶开了一家工厂。“那时候的钱是真好挣,只要愿意干,多少订单都有,做都做不完。”乘着珠三角制造业的腾飞之势,李惠诚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2000年后,随着劳动力成本上涨,李惠诚的闹钟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在新兴国家更便宜的劳动力面前,我们的客户都赶紧撤单了,把订单拿到了那些劳动力更便宜的地方。没办法,我们生产的东西没什么技术含量,哪里便宜,客户就去哪里。”李惠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过这样也好,穷则变,变则通嘛。”

    机缘巧合下,李惠诚认识了当时仍然在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系读硕士的陆泳华。陆泳华出身于广州的教授家庭,两人对新材料行业的青睐迸发出“劳斯+莱斯=劳斯莱斯”般的火花。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将闹钟厂转型,从事新材料的研发和生产。“刚开始的条件不好,连实验室都没有,我就在南海大沥家里祖屋的一楼找了点位置,当作研发基地。而且我们是这边第一家自己做合成材料的,别人都不相信我们的产品,一开始几年亏了很多钱。最穷的时候,管理团队不仅不收工资,每月还往里倒贴。”

    站在流水线的压花机旁,李惠诚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刚开始制作合成皮革的时候,生产线总是没有办法生产出稳定质量的花纹。当时,国产的生产线完全无法满足国外这种对于花纹压制的工艺要求,所以生产线的改造都要靠我自己和泳华摸索着来。他做设计,我和他一起去改造生产线,累了就睡在生产线旁,醒来就继续做。就这样没日没夜做了两个半月,终于才做出像样的压花。”

    攻克压花技术的难关后,2006年,原本活得不温不火的工厂迎来了转机的曙光。那一年,李惠诚和陆泳华凭借压花的看家本领,一举拿下了某一线奢侈品品牌原料的订单。“我们自己也没想到能拿下,但我们之前也累积了一些没有那么高端的客户,开始有一些名气。毕竟在这行里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李惠诚自认,能够中标,“主要是因为我们有自己的技术,能够生产出满足奢侈品厂商要求的合成皮革。他们的面料需要在帆布上面涂石油化工材料的图层,此后还要在上面压花纹。那个花纹非常难印,这也是我们的产品和一般市面上看到的仿品之间的最大差别。”

    拿下超级订单后,李惠诚的工厂除了继续生产合成皮革以外,还在不断拓宽产品覆盖面,进入新的领域。“现在主要关注3D打印材料,比如正在研发3D打印的运动鞋鞋底材料,可以通过每个人跑步时的特点,来为从制作不同材质的鞋底,起到缓冲和保护的作用。2017年,希望可以再次突破,让3D打印的鞋底尽快投入市场。”

    “企业一定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以前我们做来料加工,说明白点就是给国外大公司打工,他不给订单,你就活不下去。现在有了技术,我们的产品不论到哪都有竞争力,中国制造才是真正‘翻身做主人’。”李惠诚立志在“犀利”的大道上奔跑。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佛山 贴牌 传奇 的报道

  • ·佛山、东莞、汕尾 共办亚运盛会(2010-07-29)
  • ·基层治理的佛山南海路径(2014-09-23)
  • ·佛山沙堤机场新增佛山-榆林、鄂尔多斯航线(2015-01-07)
  • ·珠海VS佛山:装备制造的路径选择(2015-08-18)
  • ·“佛山+”探路中国智造:错过一个机遇,就落后一个时代(2015-09-15)
  • ·传统产业改革难 佛山用产业链金融冒一次险(2016-04-12)
  • ·30位大城工匠助力佛山制造业升级转型(2016-06-28)
  • ·文化粤军再出发 “广莱坞”南方影视中心落户佛山(2016-12-22)
  • ·当贴牌传奇散去,佛山企业靠什么生存?(2017-02-14)
  • ·东莞贴牌加工商 出路在何方?(2016-04-26)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未婚女青年,慎招;已婚未育,不招;已婚已育一孩,打死不招;已婚已育二孩,年龄太老还是不招。”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即便大家说《喜羊羊与灰太狼》不好,但它至少是在走一条动画产业链的道路,是在朝一个比较好的方向努力,是对动画产业的有益尝试。”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