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解实体经济阿喀琉斯之踵,新供给经济学50人有话说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7-01-17 18:03:27
  • [摘要] 毫不意外的,在1月7日于深圳召开的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2017年会上,实体经济成为各路专家讨论中绕不开的话题。

    时代周报记者 杨凯奇 发自深圳 

    实体经济已成 

    毫不意外的,在1月7日于深圳召开的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2017年会上,实体经济成为各路专家讨论中绕不开的话题。

    “河北的污染企业,比如钢铁、煤炭,也是实体经济,可我们为什么要发展它?”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诘问道,“如何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不能只谈老实体经济的转型,更要谈新实体经济的催生。”

    王广宇从企业家精神角度讨论实体经济的振兴:“改革开放中涌现出一批敢于创新的企业家,未来解决新实体经济的发展,更是离不开企业家这一要素。”

    从产权方面讨论者有之。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表示,发展实体经济对产权的保护非常重要,“加快编纂民法典”将会在中国现代化的发展过程中树立一座里程碑。

    从税收方面讨论者亦有之。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在回应时代周报记者有关“曹德旺之问”的提问时表示,“一些企业抱怨营改增后,减税的效果并不明显。这种企业主要集中在前端的、抵扣项少的行业。反而是轻资产的行业,抵扣项会变少;一些初级产品相关的,比如农贸市场、砂石,他们拿不出抵扣的发票,这些企业他们也会感受不到税负降低,甚至略有上升。”她进一步解释道,国务院要求所有行业的税负“只减不增”,未来将会研究针对这些行业的减税措施。

    近年来,实体经济被互联网热潮的光环所隐蔽;恰恰是在实体经济不振的当下,人们纷纷醒悟,回过头来望向这艘在中国经济海洋里航速略缓、但体量庞大、火力扎实的巨舰。

    如果说是实体经济使中国经济成为披坚执锐的阿喀琉斯,那么如今,实体经济反倒成为了阿喀琉斯之踵。在国际环境、国内生态危机的夹击下, 以钢铁、煤炭为首的重工业面临经营和环保的两重困境。出口加工业处在寒冬中,去年年初,一度风头无两的佛山陶瓷加工厂面临大批倒闭的窘局。实体经济正位于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

    中美博弈点仍是制造业                    

    发展实体经济对社会的意义有哪些?王广宇表示,一是保证供给,特别是高品质的产品供给。二是促进就业、增加税收。

    谈及实体经济乏力给国人带来的实际感受,王广宇举例:“这几年国人在国外抢购马桶盖、电饭煲等行为,从根本上说明当前我们的供给质量和效率上的缺陷,所以要高度重视实体经济的发展。”

    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朗普上台后要让美国“回归伟大”,首要的对手就是中国。“提出回归伟大,就是已经有失落感了。谁让他有失落感?纵观世界,也就是中国了”。他认为,中国要应对美国的挑战,两国的博弈点还将是制造业。

    “事实上,第三产业中美还有比较大的差距。农业在两国所占比重都不大,真正产生摩擦的就是制造业,从美国屡屡针对中国制造做掣肘之举,就可见一斑。”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重要主张就是制造业回流国内,并将采取惩罚性关税等手段限制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这将对制造业大国中国构成挑战。

    黄剑辉表示,美国要消解中国的某些优势,否则“再次伟大”将成空谈。“最好的局面是中美共治,这也是今年G20习主席所倡导的。但美国精英的关注目标已经从世界回到了美国的利益本身,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并不想这么做。”

    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令中国实体经济的走向愈发曲折。应对之策,首要的是修炼内功。

    新旧实体经济之辩

    黄剑辉认为,目前国家已经制定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中国制造2025两大与实体经济有关的顶层设计,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第三条也谈到了实体经济,体现出中央对实体经济的重视。

    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理事会理事长、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洪崎在致辞时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虽然有周期性、总量性因素,但根源是重大结构性失衡,导致经济循环不畅,必须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想办法,努力实现供求关系新的动态均衡”。

    王广宇认为,“发展实体经济,要研究‘新实体’的范式,用新的眼光和思路去开展工作。”

    王广宇表示,发展实体经济,并不是等同于发展传统产业,并不是说看得见摸得着的才叫实体经济。信息技术、生物技术、互联网改变了许多传统的行业,为我们的实体经济找到了新的方向,不是传统实体经济不行了,而是我们正在进入“新实体经济”的时代,“不能局限于生产和制造才是实体的看法,服务和流通也是实体经济的重要部分。”

    他举例,包括华为、比亚迪、华大基因、大疆无人机、大族激光、中国燃气等创新型企业,都是新实体经济。这样的企业不断加大科研投入,跑到了世界领先位置。

    诺亚控股有限分公司首席研究官金海年也在此次年会发言时指出:制造业并非都“实”,金融业并非都“虚”。如果重视制造业,轻视服务业,把制造业等同于实体经济的话,就遇到了矛盾。从无论是制造业分析还是金融业分析,需求真正落脚点是居民需求。无论是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还是政府提供的基础需求和公共服务,他们都有虚和实的成分,都要看是否满足居民和家庭最终需要,中间产品能不能跟这个平衡起来?这个才是虚实的判断问题。

    “中国目前面临的污染、产能过剩、高能耗等一系列问题,其实都来自于制造业。因此,制造业其实并不‘实’,反而应该做的是脱虚、减肥”,“新常态的增速下降本身就是脱虚的过程,尤其是制造业脱虚的过程”。金海年称。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实体经济 话题 发展 的报道

  • ·破解实体经济阿喀琉斯之踵,新供给经济学50人有话说(2017-01-17)
  •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1月15日,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以下简称“南方财经”)与中国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以下简称“建行广东分行”)在广州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和《全媒体文化产业基金合作协议》。

    “因为中微子的振荡模式比预期明显,大亚湾必须争分夺秒,赶在其他实验室之前能够把物理成果拿出来。” 何苗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太钢和中科院沈阳所领到这个任务以后,一开始也不是很重视。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开发了很多不锈钢材料,你这个小小的笔头材料应该没什么难度。

    针对以上短板,陈波建议:“从上海自贸区自身来说,下一步改革的主要任务在金融和法治即‘负面清单’方面。”

    一年一度春运又至,当广州到武汉的高铁票早就连站票都抢不到时,在兰州开往乌鲁木齐的高铁线上,每天还有近500张卖不出去的火车票。

    行业的革命最终还是来了。日前,国务院医改办会同国家卫计委等 8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

    《意见》对两票制的生产企业界定为:药品生产企业或科工贸一体化的集团型企业所设立的仅销售本企业(集团)药品的全资或控股商业公司(全国仅限一家商业公司)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