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猴年影视行业盘点:烂片横飞 票房惨胜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01-17 00:56:45
  • [摘要] 根据广电总局数据,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同比增长3.73%,而上年同期,票房增速为48%。

    CFP 供图

    保底发行完败  BAT入局发力  万达院线市值跌5成  

    猴年影视行业盘点:烂片横飞 票房惨胜

    时代周报记者 施露 发自上海

    2016年是影视告别野蛮生长的一年,这一年,随着BAT等互联网公司的加入,影视行业规矩不断被打破,与此同时,资本进入影视逐渐回归理性,泡沫逐渐被挤出。

    这一年,中国电影市场高开低走,暑期档、国庆档先后失守,让年初喊出“冲击600亿票房”的业内人士无不大跌眼镜,中国电影市场“拐点论”甚嚣尘上。

    作为影视产业最上游的IP,2016年火爆程度可见一斑,不少爆款IP都纷纷被拍成电影作品,但由于自带受众,因此票房不菲。

    中游的宣发领域这一年随着互联网企业的搅局,竞争更为激烈,随着票补大战的结束,保底发行甚嚣尘上,然而去年的保底发行除了两部影片成功,其余均“壮烈牺牲”。阿里、腾讯等在宣发领域发力,与传统的发行公司角逐市场份额。

    作为影视行业变现的最后一环,下游院线去年也迎来了一轮并购大战,随着国字头的中影上影登陆资本市场,院线间的诸侯争霸更为激烈,但这依旧不影响万达稳坐院线一哥的位置。

    同样借助资本力量的,还有影视明星资产证券化。去年,影视明星通过并购等手段曲线进入A股市场,利用自身的光环效应将资产变现,借助A股一夜暴富的故事不断上演,值得一提的是,影视明星赵薇居然摇身变成了万家文化(600576.SH)的实际控制人。

    票房高开低走  险胜去年

    2016年的电影票房在失望中落幕,基本与年初定下的600亿元目标无缘。

    根据广电总局数据,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同比增长3.73%,而上年同期,票房增速为48%。

    与此同时,中国的银幕数 41179 块已经超过了美国的 40759 块,因此,中国的单银幕票房为125万元,与2015年的单银幕票房159万元相比,下跌超过20%。

    全国票房中,城市院线观影人次为13.72亿,同比增长8.89%;国产电影票房为266.63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8.33%。国产电影海外票房和销售收入38.25亿元,同比增长38.09%。

    相比之下,2014年全年票房达296亿元,2015年全年电影票房为440.69亿元,后者增速高达48%。相比之下,2016年增速严重下滑,基本无缘年初600亿元的目标。

    2016年国产片票房冠军和进口片票房冠军分别是《美人鱼》和《疯狂动物城》。我国电影票房排名前十的电影中,总票房共130.10亿元,较2015年前十影片总票房达到的152.65亿元缩水明显。票房在13亿元以上的影片2015年共有7部,而2016年仅有3部。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进口片数量达92部创历史新高,全年共有84部电影票房破亿元,9部电影内地票房突破10亿元。

    2016年国内电影票房基本呈现出高开低走的态势,一季度,我国电影市场发展势头迅猛,春节档持续发力。年度票房前十的电影中有4部都集中在春节档,分别是《美人鱼》《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澳门风云3》和《功夫熊猫3》,而且这四部影片票房都超过了10亿元。

    其中,周星驰电影《美人鱼》更是创下了多个纪录,成为了华语电影票房史上的冠军,打破了《捉妖记》此前的票房纪录。此后暑期档、国庆档、甚至贺岁档都遭遇了滑铁卢,类似2015年《夏洛特烦恼》《寻龙诀》这样的爆款难再现。

    2016年全国新增影院1612家,新增银幕9552块。目前中国银幕总数已达41179块,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电影银幕最多的国家。

    2016年我国电影市场告别野蛮生长的时代,一方面,往年的票补大战减少,另一方面,观众观影水平提高、电影质量下降也是重要的原因。

    影视公司净利润上升 市值回落

    实际上A股影视板块可说是贯穿2015年牛市的主线行情,但是2016年却风格突变,各种预期纷纷落空。

    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影视股成为2016年A股下跌的重灾区。在2016年上半年中,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传媒行业指数表现排名倒数第一,半年跌幅达到23.44%,而影视是表现最差的子行业。

    截至2016年12月27日,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传媒行业指数从1月4日的1637.15点一路下跌至12月27日的1221.58点,区间下跌超25.38%。

    影视类上市公司中,包括万达院线、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在内的细分行业龙头股价皆纷纷下滑。

    截至2016年12月28日,华谊兄弟从年初的19元多跌到11元,下跌46.86%。光线传媒从年初的13.6元,跌到9.71元,下跌35.7%。

    在票房增长乏力的大背景下,一直靠票房分成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万达院线(002739)股价最终在2016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于54.07元。这与年初首个交易日的收盘价108元相比,正好跌去了50%。

    中国电影上市后,从最高40.28元一路跌到22.99元。此外新文化跌逾55.27%,华策影视下跌38.03%。

    股价市值下滑的背后,影视类上市公司净利润却依旧呈上涨态势。

    根据Wind数据,2016年前三季度,传媒行业整体营业收入达到2025.46亿元,同比增长22.12%;归属母公司净利润270.15亿元,同比增长22.3%;总资产4063亿元,同比增长38.99%。

    85家文化传媒行业上市公司中,有66家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占比高达77.65%。

    具体到上市公司来看,深大通、大晟文化、文投控股成为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涨幅的前三强,涨幅最高的为深大通。根据深大通三季报,公司2016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44亿元,同比增长300.9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亿元,同比增长9698.53%。

    从净利润收入额度来看,包括分众传媒、东方明珠、中南传媒、万达院线在内的4家上市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均达到了10亿元级别。

    并购遇阻 资本热钱退出

    2015年,不少明星通过并购手段入股A股一夜暴富的故事流传甚广,然而2016年明星资产证券化道路遇阻。

    然而这并不能改变影视行业并购火爆的局面。根据Wind统计,2016年传媒类上市公司并购278起,平均每32小时便有一次并购。

    在跑马圈地的激烈竞争中,院线并购更引人注目。2016年前6个月,阿里向大地影院和博纳影业投资约21亿元,8月又花费1亿元收购杭州星际影城80%的股权。9月完美世界以13.53亿元交易作价收购今典集团,将其旗下的217家影院收入囊中。10月中影IPO后第一笔投资即收购大连华臣70%股权,收购价为5.53亿元。

    2016年影视行业的收购案中,失败的案例有18起,包括乐视网、万达院线等行业巨头,业内普遍认为,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监管政策收紧。

    2016年5月11日,《财新》报道称,证监会将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领域包括: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以及VR。虽然证监会澄清了传言,但接下来的市场行为证实了监管层的“一事一议”态度。

    2016年7月14日,深交所发布《修订广播电影电视行业信息披露指引,针对市场热点强化监管》,提出重点监管创业板影视公司信息披露,严控明星证券化。

    随后,在2016年下半年,影视行业的并购出现接二连三被监管层否决的现象,8月1日,万达院线发布公告,拟中止注入万达影视的重大资产重组。

    较高的估值和高业绩承诺或是万达院线重组中止的原因。而据了解,万达影视曾在重组公告中承诺,未来三年的承诺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13亿元、16.6亿元、21.38亿元。

    此外,唐德影视欲重组并购范冰冰新公司遇阻;暴风科技放弃10.8亿元并购稻草熊影业60%股权;共达电声放弃41.2亿元100%收购春天融合和乐华文化;北京文化放弃5亿元并购聚合影联。

    在这些流产的并购背后,都能看到监管层的影子。如在共达电声公告中显示,公司在并购乐华娱乐时,证监会提出了44个问题,其中多数与公司跨界收购标的及交易方有关。

    三七互娱并购中汇影视及重组预案发布后,证监会也曾发出问询函,针对其25亿元收购3家公司提出了15条疑问,其中就包括要求三七互娱说明部分募资投于中汇影视IP资源库扩建及影视剧制作项目的合理性。

    影视文化产业并购接连被否的背后,是资本热钱的退出。“投资影视行业需要特别熟悉该行业的运作,最火爆的2015年,不少私募在影视行业的投资过程中都吃过亏,2016年随着监管层对影视行业监管从严,不少资金都不愿意去投资影视。另外,行业泡沫过大,监管层也在加以控制。”一位私募投研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保底发行完败  仅2例成功

    2016年,在11部公开保底发行的院线电影中,只有《美人鱼》和《火锅英雄》两部电影,票房大比例超过保底数额;其余项目都以失败告终。

    其中《美人鱼》是2016年票房冠军,33亿元的票房成绩,让18亿保底发行方收益颇丰,成为有史以来获得压倒性胜利的保底发行案例。参与《美人鱼》保底发行的包括和和影业、新文化等。

    具体到分账比例,尽管每一部电影都不太一样,但2016年发行方获得的分账比例有普遍下滑。如《我不是潘金莲》的5亿保底协议中,5亿-8亿元部分的票房由耀莱独享,超出8亿元部分制片方与发行方各占50%;而在10亿元保底的《绝地逃亡》等影片中,10亿-12亿元超出部分保底方只能拿到70%,超出12亿元的部分双方平分。

    《盗墓笔记》和《我不是潘金莲》在下线之前勉强达到保底金额。

    2016年最失败的保底发行莫过于《封神传奇》,这部由博纳影业10亿元保底的影片,最终票房仅2.8亿元,该片在豆瓣上评分也较低,保底方博纳影业几乎赔本。

    博纳曾是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影视公司,然而公司股价长期低迷,在美国上市仅融到不足1亿美元,缺乏资本助力成为博纳董事长于冬心中无法抹去的隐痛。而在博纳缺席国内资本市场的这5年时间里,华谊、光线等纷纷上市,无论市值还是融资能力都将博纳远远甩在身后。

    保底发行的根本是对赌票房业绩,在保底发行压力之下,也出现了票房造假事件。去年《叶问3》从宣传到上映,经历了大规模众筹、10亿票房估价、影院幽灵场等丑闻,被广电总局点名批评。

    作为保底发行的重要开拓者,北京文化对该种模式再度进行创新。2016年8月,在吴京指导的《战狼2》还未开拍时,北京文化就宣布以8亿元为其保底。

    另外,影片《一代妖精》也是在没有成片时,就拿到了北京文化的5亿元票房保底协议。当前这两部电影均未上线。

    对于保底发行,光线总裁王长田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不认为保底会成为电影市场的主流,这是一个违反经济规律的做法,把风险过多地转移到某个环节、某个公司身上,最后的收益、风险是很难匹配的,导致大部分保底都以失败告终。”

    “保底发行是国内电影市场从西方引进的产物,一定程度上也催生了泡沫,但它不见得会阻碍行业的发展,国内电影市场依旧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易观分析师黄国锋对时代周报记者称,“这种方式不会立马消失,但有些激进的公司会采取比较激进的策略。”

    渠道内容博弈 互联网企业争相入局

    2016年的电影市场丑闻不断、激发矛盾。从年初的《叶问3》金融诈骗和偷票房丑闻,到《我不是潘金莲》引发的冯小刚公开“怼”王健林,保底行为牵扯到了影视公司的深层利益,也引发了舆论的争议。

    2016年11月,冯小刚就炮轰万达因一己之私怨打压《我不是潘金莲》排片。彼时,华谊兄弟旗下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在万达院线排片遇冷,导演冯小刚怒斥万达院线垄断排片,将两家公司“恩怨情仇”摆上台面。

    而年底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再度重蹈了万达打压排片的覆辙。彼时万达开放旗下宣发和院线资源,大力推其参与出品的《长城》,而华谊兄弟主控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即便在豆瓣上评分高达7分以上,但票房与《长城》不能媲美。

    万达院线在打压华谊兄弟的过程中,业内也引发了对寡头垄断的担忧,呼吁“电影反垄断法”出台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这背后,折射出来的是渠道方和内容方的博弈。

    相较好莱坞电影院、院线、制片公司分立而言,万达横跨制作、发行、放映全产业链,把控着占全国票房超过17%的放映终端,同时又在发行渠道上有很强的话语权,基本处于垄断地位。 

    除了在下游院线占据渠道的万达,参与中游宣发的互联网平台阿里影业等,也开始凭借自身的流量优势在行业内抢占优势渠道资源。

    阿里影业在年中甚至并购了杭州一家院线,并入股了和和影业,本身已经拥有淘票票的阿里影业在互联网宣发上有着强大的实力,而与保底发行“专业户”和和影业联手后,势必将扩大在宣发领域的话语权。

    互联网企业抢占宣发资源,除了宣发领域比较容易切入,渠道方对票房的促进作用也越来越明显。

    “在国内电影市场,渠道扮演的角色相当重要,全区域全国放映的影片,基本上是渠道挑内容,所以院线几乎决定着票房。但内容也不可小觑,内容促进整个电影项目成功的比例越来越高,随着观众观影要求的提高,内容打造将成为最重要的事情。”黄国锋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2016年,在票补缩水,电影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下,宣发能力的强弱对影片票房产生了重要影响。 

    在此背景下,拥有大数据的互联网公司在发行上获得得天独厚的优势。 此外,随着在线选座成为购票的主流,互联网交易平台在票补上占据了一定的主动权,这让手握娱票和淘票票的微影时代和阿里影业优势明显。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票房 影视 行业 的报道

  • ·华谊兄弟陷票房分成纠纷 “去电影化”转型初显成效(2015-04-21)
  • ·猴年影视行业盘点:烂片横飞 票房惨胜(2017-01-17)
  • ·长城影视IPO折戟 借壳江苏宏宝疑点重重(2013-08-22)
  • ·影视企业扎堆上市 并购借壳成趋势(2013-11-13)
  • ·印纪传媒开启60亿元借壳大戏(2014-04-10)
  • ·海润影视借壳申科股份隐情(2014-05-15)
  • ·千乘影视“小作坊”模式风险高企(2014-06-26)
  • ·能量影视患“营收依赖综合征”(2014-06-26)
  • ·长城影视3.24亿并购两广告公司(2014-07-01)
  • ·透视15家横店影视公司上市潮(2014-07-3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1月15日,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以下简称“南方财经”)与中国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以下简称“建行广东分行”)在广州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和《全媒体文化产业基金合作协议》。

    一年一度春运又至,当广州到武汉的高铁票早就连站票都抢不到时,在兰州开往乌鲁木齐的高铁线上,每天还有近500张卖不出去的火车票。

    程峰在内蒙古经营农场近11年,种植了3000亩马铃薯。春播在即,但程峰资金周转不开,这会导致种植时间推迟,造成后期的减产损失。

    “要实现这个目标,仅靠《辞海》现有的作者和编辑队伍,哪怕是借助网络协同编纂平台工具也是无法实现的。这将需要《辞海》在编纂方式上实现又一次的突破

    由于讲述1976年底到1984年的中国政治历程,这部电视剧激起了社会最广泛和处在最中坚位置人群的情感共鸣。

    2016年12月末,央视曝光医生回扣占药价三四成的新闻播出那天,深圳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赵启平(化名)的微博上,批评咒骂如潮水般涌来,甚至有人主动@他。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