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若鹏:像马斯克一样疯狂,像马斯克一样遇挫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12-27 02:01:05
  • [摘要] 刘若鹏与马斯克也相似的,还有少年盛名的“标签”。“旅行者”2号放飞之际,他刚刚进入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榜单,位列第九。人们能够注意到,“白手起家”这四个字的特殊含义。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吴筱羽 发自深圳、库尔勒

    光启在新疆库尔勒的放飞最终没有完全成功。

    那是在2016年11月9日,傍晚7点,新疆库尔勒的博斯腾湖边晚霞满天,大章鱼一般的银色“旅行者”2号,在不断的氦气填充下逐渐饱满。

    光启集团总裁、光启科学董事会主席刘若鹏在“大章鱼”一边下方绕行,一边拿着手机换着角度对它拍照,说要用于日后对技术细节的复盘,“出问题的话我能知道出在哪里”,他一边绕着圈,一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旅行者”2号按计划在当晚10:44被放飞,但仅仅过了半小时左右,在升至1.2万米后,即因部分通讯和控制系统出现异常,被迅速迫降,未能抵达原定的2万米高度。

    刘若鹏对天空的迷恋堪称“中国版马斯克”。同样的挫折,马斯克也遇到过,他的“猎鹰9”号火箭于9月1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爆炸。

    刘若鹏与马斯克也相似的,还有少年盛名的“标签”。“旅行者”2号放飞之际,他刚刚进入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榜单,位列第九。人们能够注意到,“白手起家”这四个字的特殊含义。

    一周后,11月15日,龙生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定增获证监会批文。光启即将登陆A股。

    CFP476830224_009510.jpg

    想推动历史车轮的人

    刘若鹏出生于1983年,9岁时随父母迁来深圳。

    1999年前后,刘若鹏看着深圳的荔枝节变成“高交会”,一度非常困惑。“有人在高交会上给我看一只袜子,说那是纳米—而我觉得有那么多好吃的荔枝多好,为什么要改成高交会?”

    说这番话时,刘若鹏身处10月31日的第二届“Hello Future”大会上。那是光启公司举办的全球创新者大会,会上,刘若鹏现场介绍了光启并购的马丁飞行喷射包公司的光启马丁飞行包等产品。

    2010年光启落户深圳时,科技部原部长、中科院院士徐冠华为其揭牌;随后4年时间,光启接待了20多位国家领导人和省部级官员;2012年,习近平就任总书记后到外地视察的第一站是深圳,选择的第一家企业是深圳光启。光启于2011年底设立了超材料电磁调制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是我国第一个超材料技术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于2015年11月28日通过验收。2014-2015年,由光启领衔,检测监管机构、十余家科研院所及相关产业的企业共同起草了全球第一份超材料领域的国家标准《电磁超材料术语》,已于2016年10月1日开始实施。

    超材料的一大重要应用方向就是“隐身”,2016年珠海航展期间,光启首次集中展示超材料技术的应用,其中,隐身功能就是一大看点。根据公开资料,光启的军用超材料隐身结构产品已运用于军用领域。当日刘若鹏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一张多人合影。“向飞行员致敬。”他如此写道。

    2015年2月21日晚,被光启收购的马丁喷射包公司在澳大利亚交易所挂牌上市3天之前,刘若鹏在其微信朋友圈转发了马斯克和硅谷大佬、《从0到1》作者彼得·蒂尔两人观点—“我们对于一个问题能不能解决,往往基于比较思维—这个事情没有人做成过,所以这个家伙肯定也做不成。”而马斯克们想的却是:“这件事情在物理层面上是行得通的,我为什么做不成?”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总要有人来推动历史的车轮。”刘若鹏在后来的采访中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深度空间、机器自觉和终极互联是光启目前业务版图的三大块,“旅行者”2号无疑属于“深度空间”,事实上,它探索的是“临近空间”。

    临近空间(Nearspace)是指距地面20-100公里的空域,高于民航空域而低于卫星轨道,近年来成为全球研究的热点—作为民用和军用的双重空间,它是科技公司新一轮跑马圈地的目标。

    据公开资料,2015年10月26日,世界景观公司(World View)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佩奇市成功进行了使用高空气球进入太空的飞行实验。气球携带着等比例缩小的模拟观光舱达到了30624米的高度。接下来还将在此基础上进行全尺寸观光舱的试飞。该公司此前的规划是在2017年实现私人太空旅行。

     “旅行者”2号放飞是光启“临近空间”探索计划的重要一步,尽管此次的乘客是一只巴掌大的乌龟,但最终目标是载人在“临近空间”旅行—简单来说,就是现代科技版的“飞屋环游记”,一只巨大的氦气球,吊着一只太空舱,将人载到临近空间俯瞰地球。

    与马斯克的“火星移民”计划相比,刘若鹏的计划则要快得多,“五年内,我们希望能够实现太空旅行,2020年之前,你将发现这不再是科幻”。按照光启的计划表,2020年要实现临近空间载人旅行,2017年开始载人系列放飞实验。2015年2月,光启临近空间载人项目正式启动,4个月后,便放飞了首个价值亿元的“旅行者”号。

    “旅行者”2号的放飞当然意义更重大。在新西兰首次放飞时,“旅行者”号没有带着主舱,更没有带任何“乘客”。

    想象力乘以资本

    刘若鹏的光启集团以明代科学家徐光启来命名。这是一位来自上海的中国古代科学家,一位沟通中西文化和传播现代科学的先行者。而超材料、智能光子、马丁飞行包、SkyX无人机系统、U -1悬浮站、“云端号”、“旅行者号”……这些年,光启集团的科研成果,也都具有某种前瞻性和想象力。

    截至2016年底,光启的专利申请总量超过3800件,授权专利超过2100件。而在2015年,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凭借340件发明专利授权,在全国2015年科研单位发明专利授权量排行中名列第二。

    刘若鹏并不是外表气宇轩昂的类型,但在“Hello Future”大会那天,穿着深蓝色西装的他看起来意气风发。

    在本次大会上,光启宣布启动GCI基金二期,此期基金规模将达2.5亿美元—投资者和项目都向全球招募。那天和刘若鹏站在台上合影的各地外籍人士共有14名,分别来自以色列、挪威、加拿大等地。

    光启GCI基金全称为“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孵化器与基金”,2016年5月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成立。总额5000万美元的基金一期投资顺利完成,分别投资了以色列智能交互技术公司eye Sight、以色列情绪分析技术公司Beyond Verbal、以色列视频分析技术公司Agent Video Intelligence、挪威生物识别技术公司Zwipe和加拿大飞行机器人公司SkyX。

    在“Hello Future”现场,摩托罗拉以色列创投基金负责人奥里·伊斯雷利(Ori Israely)表示,以色列高科技公司获得的投资,已从2012年的19.24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44.32亿美元,交易数量从545宗增加到708宗。而以色列IVC研究中心的一份数据报告称,2015年中国对以色列初创企业的投资达4.67亿美元,较2014年的3.02亿美元增长54%。光启行政总裁张洋洋则表示,虽然资金涌入使得以色列公司估值有所上升,但相比硅谷和中国很多公司而言,以色列公司仍是价值洼地。

    3天后,11月2日,珠海中国航展开幕,两架歼20在观众瞩目中短暂地飞过天空,光启首次同时展出“隐身衣”、光启马丁飞行包、系留式无人机等产品。—其中马丁飞行包展出了两只,一只在光启展位,另一只在新西兰展位。时代周报记者从一些现场照片中看到,当天明星李晨也前往询问能否借用。

    “我们不是千金买马骨,这是真正的千里马。”刘若鹏曾在采访中如此向时代周报记者形容收购马丁喷射包公司的这一决定。据光启科学的公告,2017年,光启马丁飞行包“预计将投入商用”。

    光启GCI基金一期的五项投资,仅仅是光启集团近年来并购之路的一小部分。

    除了光启马丁飞行包,2015年10月,光启入股海容通信集团,光启副总裁李涛兼任光启海容国际通信集团董事,并出任CEO。据光启方面介绍,海容已成功在柬埔寨和缅甸建成和运营了覆盖全国的光纤通信网络设施。2015年,光启科学对太阳方舟公司进行了投资并购,并将逐步控股该公司。

    “疯子、骗子和伟大”之间

    2016年11月9日晚,历经数小时,“旅行者”2号终于充气完成,刘若鹏组织除技术人员外的所有人在场地一侧集合,准备倒数—零摄氏度气温中,现场弥漫着跨年般的兴奋气氛,两架无人机停在放飞场地一侧,准备着起飞。

    此刻,只需要最后一项准备:先释放被绑在地面的主舱,“让它升到离地8米左右”,刘若鹏在旁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然后就可以上天了。

    技术人员解开了主舱上的数条黄绳,小心翼翼地松开手—像预料中一样,主舱垂在球体下像钟摆一样甩动,却没有上升,而是“哐”一声撞了一下地面,然后又撞了第二下。

    一把声音穿破现场混乱的喊叫。“放,快放!”

    “啪”一声,四根绳被同时放开,银色气球体带着闪烁红光的主舱腾起,消失在漆黑之中。

    没有倒数,无人机也没来得及起飞。

    人群一片欢呼,“旅行者”2号上对准小乌龟的摄像头传回的图像,定格在放飞的一刻,之后就没再传回图片。

    数日后,光启传来消息,迫降后的主舱落在离放飞场地约30公里处。这是光启2016年一系列活动的最后重头戏。

    以超材料起家的光启,最火产品为什么是马丁飞行包?这是知乎上面的一个提问,也代表了目前对刘若鹏和光启模式的争议。

    一样的“买买买”,马云和王健林属于有钱任性,海航的高杠杆就让人看不懂;一样烧投资人的钱从无到有的造车并迟迟交不了货,马斯克一般只被人评价有可能太狂以致失败,而贾跃亭就被冠以从骗钱到资本外逃的种种猜测;一样的四处和地方政府合作拿地皮,大大小小的开发商被诟病囤地,菜鸟物流招致的骂名就很少。

    而玩黑科技、买买买、在各地建研究院的光启刘若鹏,在媒体上的评价,则是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的分裂—“疯子、骗子和伟大”,表征都一样,就是外界看不懂,并且呈现出某种激进。

    在这样的分裂中,刘若鹏并没有回避质疑。“马斯克几岁?做公司多少年?我才做多少年?再给我十年,我们(光启)就是时间太短了。”尽管不愿意承认马斯克是自己的偶像,但隔三岔五不时转发马斯克的消息、用着类似策略和玩法的刘若鹏,一直被视为马斯克在中国的追随者—或许是一个有点儿“山寨”的马斯克,而他自己并不愿意这样被对比。

    与马斯克出身南非白人上流社会、拥有名模妈妈、工程师爸爸不同,刘若鹏并无太多公开的资料背景,他是一个被时代、技术、机遇的风口送上青云的“白手起家富豪”。

    没有人可以真正帮他背书,除了光启。

    11月初,马斯克表示,已经找到“猎鹰9号”火箭爆炸问题的根源,并在12月中旬重启火箭发射。

    而在光启,创始人之一、光启科学联席总裁栾琳则在“旅行者”2号放飞当晚表示,“旅行者”3号将在2017年放飞。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马斯克 刘若鹏 的报道

  • ·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发射火箭并回收:国进民退下的航天商(2015-12-29)
  • ·刘若鹏:像马斯克一样疯狂,像马斯克一样遇挫(2016-12-2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珠三角这些以制造业为主的城市,在环保督察中肯定要承受一定的阵痛。但佛山经济本身也有自己的问题,中小企业过多,且处在无序竞争的状态,一倒就倒一大片。

    今年GDP增速预计是6.7%,实现既定目标没有悬念,在6.5%-7%的区间内。明年预计是比今年略低,因为预计地产将减速,国际贸易形势不容乐观。

    “我们将遵循大企业创造大产品、大航母占领大疆域、大平台制造大影响的世界文化产业发展路径,努力建设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强势出版粤军,打造中国最具活力和成长性的出版传媒企业。

    不少地方官员都来此分享自己的城市特色小镇建设经验,包括来自地方的三位市长(或副市长),赵俊便是其中之一。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12月22日,“广莱坞”南方影视中心落户佛山,志在打造国际一流影视产业基地、推进广东省文化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除了气功“大师”,王林的另一个身份则是知名商人,被称为萍乡首富。王林凭借他的关系在萍乡市开的天上人间金尊国际会所,已经成为这个城市最高级、最大的会所。在开酒店和会所以外,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