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准扶贫攻坚战:一家东部券商与红色贫困县的同频共振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12-27 01:56:01
  • [摘要] 一家山东券商也来到岳西欲参与当地的扶贫事宜。“我友好地跟山东券商说,你们来晚了,岳西已经跟浙商证券领了结婚证,没法再改嫁了。”前述岳西县政府人士称。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群山连绵,云遮雾罩,冬日的皖西南农村有股浸透衣衫的凉意,从蜿蜒的盘山公路转下来,茂盛的草木左支右绌地长于路旁,经过翠林幽山,小城岳西便近在眼前。

    做好脱贫工作,是这个小城现在的头号任务—其实不只是岳西县,对全国的592个贫困县而言也是如此,本地的扶贫工作以及外来的扶贫力量所带来的同频共振正在产生效应。

    扶贫开发正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2016年11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提出,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将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在是次会议上,中央提出,要鼓励金融机构创新金融扶贫产品和服务,引导资金、人才、技术、管理等各种要素向贫困地区聚集。

    扶贫现在成了金融圈的大事,券商们“上山下乡”投入扶贫工作;而岳西这座小城,也冀望摆脱尴尬身份—国家级贫困县。

    牵手“红色县”

    岳西县的“一司一县”(注:一个公司对接一个县)结对帮扶机构是浙商证券。

    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拟对贫困地区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新三板挂牌、发行债券并购重组等开辟绿色通道,特别是贫困地区企业IPO即将享受到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的免排队待遇。

    证监会扶贫名单上所列592个贫困县,都来自于全国经济欠发达省份。证监会发文后,扶贫在证券圈成了重要工作之一,以浙商证券为例,其成立了扶贫工作委员会和扶贫工作执行小组,由公司总裁和党委书记亲自挂帅。

    选择扶贫岳西县并非偶然。在早期的选择帮扶贫困县过程中,浙商证券扶贫工作小组,开始进行了为期近一个月的摸点选择。

    “江浙已没有国家级贫困县,西北地区的很多贫困县,跟杭州距离太远,显然扶贫工作不好开展,在选择帮扶点上,我们圈定的是江西和安徽两个省的贫困县。” 浙商证券总裁助理、扶贫工作执行小组副组长李向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首个考察的贫困县是安徽石台县。石台位于皖南山区、交通不便,不通高速,高速入祁门后只能走山道,从杭州至少需要5个小时车程才能到达。石台基本满足扶贫的条件,但总人口只有12万人。“就扶贫而言,总人口稍微少了些。” 另一个考察地是安徽潜山县。与岳西一样,潜山同属于安庆市管辖,同位于大别山腹地,长江北岸,皖河上游,均为贫困县。

    李向阳说,最终确定的帮扶对象岳西县拥有40余万人口,还有江西省上饶县拥有73万人口。

    之所以选择帮扶岳西县,除纯山区、国家级生态示范区、生态功能区的标签外,尤为重要的是,岳西县在革命年代是鄂豫皖根据地重点地区之一,红十一军、红二十七军、红二十八军及红四方面军先后在此休整转战,半个世纪以来为中国革命事业岳西有超过3万人牺牲。而浙商证券另一个结对扶贫县江西上饶县也同样是革命老区。

    “岳西是红色县,支援革命老区和大别山连片贫困区是响应中央精神,自然是最佳选择,为的是做好‘一司多县’精准扶贫工作。”浙商证券总裁吴承根并不讳言选择岳西县扶贫的原因。

    11月10日,浙商证券与岳西县签订了扶贫合作战略协议。在当天的会谈中,浙商证券总裁吴承根说:“我们会积极开展与岳西县的合作,落实习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把岳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我们希望真正与岳西建立长效帮扶机制。”不远千里赶赴大别山区的吴承根,诚恳地对岳西县领导说道。

    对于这番铿锵的表态,让县领导在会场频频点头。

    在这次结对帮扶协议签订没多久,浙商证券扶贫工作小组又来岳西对接各项工作,而且带来了各项落地计划。“看来他们是真心来扶贫的,不是转一圈就走的。”岳西县政府一位接待人士说道。

    谁也不会想到,岳西县在这两个月后成了香饽饽。在与浙商证券签订战略协议后,一家山东券商,也来到岳西欲参与当地的扶贫事宜。

    “我友好地跟山东券商说,你们来晚了,岳西已经跟浙商证券领了结婚证,没法再改嫁了。”前述岳西县政府人士称。

    “欢迎到岳西注册公司上市”

    改变是一点点悄悄展现出来的,浙商证券扶贫工作小组12月中旬这次去岳西,有新的发现。之前在与当地官员的交流中,提出了脱贫的几条路径,第一条就是搞旅游开发。

    “按照国家对大别山区功能定位,工业和城镇化发展在这里都受自然条件限制,但这里青山绿水和气候条件是最宝贵的旅游资源,发展旅游业可行。”李向阳说。

    这次在岳西,一家当地企业龙翔生态旅游公司董事长汪金龙,在酒店等到他们,表达了想挂牌新三板和寻求上市辅导培育的意愿。

    浙商证券在新三板挂牌方面经验丰富,2016年主板挂牌企业突破百家。针对岳西企业想上新三板并不难,只要符合要求企业与之签订推荐上市协议,完成审核并提交走流程,即可静候佳音。

    “岳西目前没有一家主板上市,只有两家新三板上市的,我希望成为第三家。”汪金龙说道。

    目前,在岳西所在的整个安庆地区,仅有3家企业在沪深交易所主板上市,华茂纺织、盛运环保和集友新材料。其中位于太湖县的集友新材料走贫困县绿色通道上市,2016年IPO排队半年即上会。

    岳西县目前还没有企业真正IPO,其仅有的两家挂牌新三板的公司是天鹅纺织和岳塑汽配。政府最直接的帮助是补贴,为鼓励企业成功挂牌新三板,岳西能够给予企业100余万元的补贴。

    作为扶贫政策受益端的岳西县,一方面将IPO扶贫的便利条件作为招商的有力招牌,另一方面用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展示了满满的诚意。

     “企业上市是最好的招商引资,岳西的计划是未来能在上市上实现零的突破。”岳西金融办常务副主任柳王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非常欢迎全国企业到岳西注册公司上市。”

    一个客观的事实是,贫困地区的上市企业数量并不多,证监会在2016年10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1998年至2016年9月底,贫困地区共有17家企业实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

    2016年9月证监会公布的扶贫意见,在给出三条绿色通道的同时,对享受优惠政策的贫困地区企业提出具体要求,即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亦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

    “我们预期的目标是,帮扶岳西对接资本市场,争取完成一单IPO和两单新三板等业务。”李向阳称。

    由于地处大别山腹地,岳西有着丰富的中药材资源。目前,浙商证券金融扶贫首选的服务对象是当地的安徽乘风制药有限公司,该公司以生产中药制剂为主、西药制剂为辅。

    乘风制药在2016年已启动IPO上市准备,决定走证监会的上市绿色通道。“上市成功后,除给岳西带来良好的税收,还会带动大健康产业和就业,还能为种植中草药农民增加收入。”乘风制药总经理马继红介绍说道。

    “林交所跟淘宝、京东有区别吗”

    如何在短时间内,找到适应当地条件实际情况的项目,是扶贫的一个难题。

    李向阳这段时间想得最多的就是给岳西扶贫找突破口,如何引进企业老板,发展产业,频繁去岳西考察,寻找适合当地发展的产业。

    李向阳最近正在尝试帮助引进华东林业交易所皖西南中心落地岳西。按照他的思路,岳西脱贫要发展特色产业,尤其是要利用好当地丰富的林业资源。

    11月下旬,李向阳带队扶贫小组特别跑去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拜访了华东林交所总裁沈国华、副总裁陈强,双方一谈就一拍即合。

    思路很简单,浙商证券希望依托华东林交所在林权交易、林业碳汇交易、林业金融服务等方面的经验,帮助岳西当地的林地、农产品资源盘活交易。

    12月中旬,浙商证券扶贫小组叫上林交所副总裁陈强,一起去岳西去拜访当地官员。座谈上,岳西副县长方志国带队,商务局、扶贫办、金融办和林业局等官员一同交流。

    陈强主要负责介绍,包括普及林权交易、碳汇交易的相关知识,华东林交所在其中的角色,以及最重要的,促进岳西县特色农业产业化,拓展传统农林产品流通渠道。

    “我想请教一下,你们交易所注册资金是多少?”一位领导发问。

    “林交所跟淘宝、京东有区别吗?”另一位领导发问,一脸疑惑。

    “您是专家,我们在这块了解比较少,能否详细全流程解释一遍。”岳西县副县长方志国说道。

    交流会上,陈强提出,争取2017年有两三个农林产品能在林交所上市,比如把岳西的传统名茶“翠兰”做成一个资产化的产品,可以以“企业+农户+合作社”的方式进行产业扶贫,由龙头企业来带动农户种植农林产品,再由企业进行统一收购,促进岳西特色农业产业化。

    陈强提议,以岳西县作为华东林交所皖西南中心,可以辐射周边地区的林权交易,希望能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

    “成立林交所皖西南中心,需要哪些条件?农民能否获利?需要我们怎么配合?”方志国连续发问。

    “主要的形式还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并不是简单的挂一个华东林交所皖西南交易中心这个牌子,如果这块牌子挂完,只是在角落里放着,就满是灰。”陈强解释说。

    方志国继续问:“我们头脑里基本没什么概念,农林企业可能连个概念都不懂,你们能不能帮我们做个样本出来,让企业实际感受一下。”

    话音刚落,另一名领导立刻接话,“最近省里的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组来岳西考察,忙得团团转,你们前期发来的材料我还没来得及细看。”

    还未等他说完,方志国似乎感知到华东林交所一行的尴尬,随即圆场说:“陈总,你上午讲的内容很新颖,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课,我们需要时间再消化消化。”

    创设蜗牛奖

    岳西县扶贫办原有职工7人,从去年岳西成立扶贫领导小组后,扶贫办从各单位抽调人员目前扩员至28人。从2015年开始,岳西各级扶贫干部都致力于一件事:对贫困户进行精准识别。从人均收入来判断是否贫困,远远不能细致地勾勒岳西农村的贫困面貌。

    扶贫办主任杨效东现年51岁,自称“忙得这个月没在晚上十点前下过班”。这种压力来自层层的加压传导—中央已明确要求在2020年实现农村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

    岳西县已经提出,在2018年通过第三方评估验收,实现“人脱贫、村出列、县摘帽”。

    这是一场异常艰难的战斗。2015年,岳西县贫困人口有4.44万,贫困发生率为11.4%,比大别山片区贫困发生率高出近1个百分点,是全国贫困发生率的2.4倍。

    无形的压力还来自于考核。2016年4月25日,中组部和国务院扶贫办联合下发了《关于脱贫攻坚期内保持贫困县党政正职稳定的通知》,明确规定“贫困县不摘帽,党政正职不调整”。

    就安徽而言,该省要求对贫困县党政正职要保持稳定,做到不脱贫不调整、不摘帽不调岗,脱贫摘帽后仍要保持稳定一段时间;对表现特别优秀、实绩特别突出的贫困县党政正职,可提拔担任上一级领导职务,但仍要继续兼任现职。

    安徽要求地方干部下沉担任“脱贫攻坚第一书记”,岳西县委书记周东明因此担任了扶贫领导小组第一组长。

    在岳西,因为贫困县帽子未摘,县委书记和县长走不了,而乡镇的基层官员也将面临一样的考验,“脱贫现在是岳西的一号工程。”岳西县扶贫办一位官员说道。

    在岳西县出台的最新脱贫攻坚考核办法显示,为了督促各部门以扶贫为工作中心,当地甚至设立了一个名为“蜗牛奖”的奖项,对各政府部门实行问责,限期整改。

    “蜗牛奖”主要包括未按时序节点完成脱贫部署的工作任务和影响工作进度;未按时序节点完成重点工程、重点项目工作量影响工程项目建设进度等6种情况。

    “通过设立蜗牛奖,督促在扶贫工作中的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杨效东称,“已经有6个单位和乡镇被授予蜗牛奖被问责。”

    同频共振

    12月18日的岳西农林企业调研路上,浙商证券扶贫工作组成员周为军与县商务局副局长胡岳武一阵交流之后,话题落到了电商扶贫上。

    “我们现在最关心的,是怎么把农民的土特产卖出去,怎么帮助农民增收。” 胡岳武说道。

    周为军表态说,浙商证券早计划帮助岳西的农民销售农产品和发展产业,除引进外来的杭州电商企业“青牛农场”外,也包括考虑采购当地的农副产品通过消费扶贫。

    像岳西这样资源丰富但消费力并不强劲的贫困县,电商有强烈的扶贫性质。目前,包括京东和农村淘宝都已入驻,甚至加入了继运营商之后的中国农村刷墙大军。

    “我们过去招商比较吃力,虽然一直在努力改善软环境,给外地企业开绿灯,但是水、电、路等硬件比较差,很多外地企业来了一趟,就走了。”岳西县扶贫办一位干部回忆,“浙商证券诚意很足,来了好几次,一直在追着我们屁股跑。”

    这一切仅是开始。浙商证券还计划在岳西修一所学校,“积极参与助学活动,每年派驻教育培训等方面的志愿者,进行点对点帮扶。我们在江西上饶县就已谈好援建小学了。”李向阳说道。

    除证监会的券商扶贫外,保监会最近也动了起来。12月19日,保监会宣布,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优先支持中西部省份设立财产保险公司和人身保险公司,支持少数民族地区保险公司双总部发展,支持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和非保险子公司落户贫困地区。

    随着浙商证券的到来,金融扶贫成了岳西各级领导关心的焦点。杨效东说:“县里领导专门叮嘱,要和浙商证券多沟通。”

    在扶贫工作座谈会上,周为军跟杨效东说:“扶贫这事情是双方的事情,不能我们一头热,你们一头冷,我们把资源引进给岳西,你们得跟我们同频共振,搞对激励机制,信息透明,让企业和公众参与。”

    “岳西脱贫了,要真心感谢你们。”杨效东笑着接话。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攻坚战 贫困县 券商 的报道

  • ·精准扶贫攻坚战:一家东部券商与红色贫困县的同频共振(2016-12-27)
  • ·“贾平凹作家村”贫困县圈地1500亩(2012-04-1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珠三角这些以制造业为主的城市,在环保督察中肯定要承受一定的阵痛。但佛山经济本身也有自己的问题,中小企业过多,且处在无序竞争的状态,一倒就倒一大片。

    今年GDP增速预计是6.7%,实现既定目标没有悬念,在6.5%-7%的区间内。明年预计是比今年略低,因为预计地产将减速,国际贸易形势不容乐观。

    “我们将遵循大企业创造大产品、大航母占领大疆域、大平台制造大影响的世界文化产业发展路径,努力建设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强势出版粤军,打造中国最具活力和成长性的出版传媒企业。

    不少地方官员都来此分享自己的城市特色小镇建设经验,包括来自地方的三位市长(或副市长),赵俊便是其中之一。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12月22日,“广莱坞”南方影视中心落户佛山,志在打造国际一流影视产业基地、推进广东省文化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除了气功“大师”,王林的另一个身份则是知名商人,被称为萍乡首富。王林凭借他的关系在萍乡市开的天上人间金尊国际会所,已经成为这个城市最高级、最大的会所。在开酒店和会所以外,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