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学家姚洋:宏观调控不能被一两句话框死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12-20 02:29:18
  • [摘要] 今年政府出台了刺激措施,这是对的,不是什么“走回头路”的问题。如果今年第一季度不进行强刺激的话,我们给世界释放的信号就是中国经济一直在下滑,那我们的资本外流还止得住吗?

    时代周报记者 高扬

    12月16日,为期3天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京结束议程,明年经济工作总基调也随之确定。会议认为,深化供给侧改革将是明年的主线,并将“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这意味着“三去一降一补”将继续成为明年经济工作的重点。此外,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并强化了对国企改革的要求,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要求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

    围绕上述宏观经济的关注点,时代周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

    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姚洋认为,不能把“三去”和保增长对立起来。他认为,结构性改革是为了保住潜在增长率,提高潜在增长率,但这是个长期工作,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特别是不能拿调结构的办法来搞短期的事情。保增长是要在经济景气的下降期,让实际增长率达到潜在增长率—按照姚洋的计算,如果中国投资增长率能保持在12%-15%之间,那么潜在增长率应该能维持在6.5%-7.2%之间,所以投资还是重要的。

    姚洋还提醒外界多注意经济周期问题。他认为,现在谈中国经济问题时,结构问题谈得多,效率问题谈得多,但对周期性的因素谈得比较少,例如民间投资增速下降,实际上就是经济周期问题,“忽视经济周期会使很多政策无的放矢”。

    姚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常态”以来,政府宏观调控最宝贵的经验就是要有一定的灵活性,不能被一两句话框死。经济下行期间,政府出台强刺激的措施是对的,不存在“走回头路”的问题。

    两条建议:国企债转股、政府补贴农民购房

    时代周报:你多次强调应注意经济周期的因素,它对目前经济增长的实际影响究竟有多大?

    姚洋:经济周期的作用,能让中国整个经济偏离潜在增长率2.5-3个百分点。今年的整个宏观政策都比较积极,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都发力了,9月份以来,我们看到各项指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想经济已经触底了,明年应该会变好。

    时代周报:你认为明年经济改革的重点是什么?

    姚洋:重点还是国企改革,因为国企负债非常大。国企之外其他部分的债务比例都是在下降的—至少没有上升,只有国企的债务比例是在上升的。不进行国企改革,降杠杆就不太容易。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我认为要坚持这个方向。混改可以利用国有企业的技术能力,另一方面又能提高它的活力。今年10月份国务院也出台了债转股的指导意见,应该根据指导意见推进国有企业债转股的改革。

    混改的阻力是多方面的。债务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阻力,民资会觉得进去后还要负担那么多债务,可能就不愿意改;第二,地方政府是不是愿意让渡一部分国有企业的所有权、控制权?这也是个问题;再次,这背后是不是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我们要做的还是要汲取上世纪90年代的经验,就是地方实验先行,给地方放权。多数国企还是地方所有的,可以先从地方改起。

    时代周报:你在这个月初发表的一篇分析中国经济的文章里,谈到了很多方面的问题,但并没有谈到债务风险问题,你对债务问题的看法是什么?

    姚洋:目前企业的债务很高,坏账率多少,说法不一:官方说法是不到2%,业界数字是5%甚至更高,真实的数字恐怕在两者之间。

    主要的债务集中在过剩行业,例如房地产、钢铁、水泥,此外国企的负债比较高,但是比较集中,治理起来倒好治理,通过重组就可以降低部分的债务风险。房地产行业主要是积压的房子太多,去库存只要能实实在在地做到,也能降低风险。降杠杆得有针对性,全面降杠杆其实是没法降的。所以我的两个建议就是:一是发力国有企业的债转股、混合所有制改革;二是在房地产行业,政府应该补贴三、四线城市,特别是农村居民购房,把库存降下来。

    我认为目前的债务问题谈不上急迫,因为整个经济在下行,则必然是一个债务累积的过程,上一轮1998-2003年的大调整时期我们也经历过,这一轮比上一轮要好得多。上一轮银行的坏账占到全部贷款的30%,占到GDP的1/4,不也是挺过来了吗?办法是什么呢?就是债转股,把潜在的坏账消化掉一部分,甚至让银行就认亏一部分。上一轮银行认亏得太多了,国家不得不补充资本金,这一轮还都没有达到这种程度。所以只要找对了点,处理的代价并不会太高。

    但是要防止一点,就是什么代价都不想付,就把问题解决了,这是不可能的。比如银行得认亏一部分;地方政府要有决心进行国有企业改革,让出一部分股份来;去库存方面,国家得发债,补贴老百姓买房子,特别是让本来准备进城的农民买房子—我们也到了该提高老百姓福利的时候了。李克强总理不是提出了“三个一亿人”吗?(编者注:即到2020年,要解决约1亿进城常住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约1亿人口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约1亿人口在中西部地区的城镇化)。我认为可以和这个提法结合起来,出台相关政策,把多余的库存消解掉。

    明年“三去”应找到突破口

    时代周报: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议程中,你最关注哪些问题?

    姚洋:今年“三去一降一补”的任务,实际上做得不太好。降杠杆基本上没动,去库存也基本上没动,唯一就是压了一些产能,但是也压得不平衡,主要还是以行政手段去产能,压下葫芦浮起瓢。我认为产能还是由市场决定的,卖得出去就说明有市场。目前对经济影响最大的其实是库存和高杠杆,得抓这两个,但是如果找不准点就做不好。

    时代周报: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你认为政府在宏观调控方面最宝贵的经验是什么?

    姚洋:还是要有灵活性,不能被一两句话框死。比如刚进入新常态的时候,大家说“不刺激经济”,但如果经济下行的话,就是要有反周期的措施嘛,再谈不刺激就不对了。所以宏观经济政策一定要有灵活性,要根据经济周期进行调整,不存在永远平稳增长的事情,没有哪个国家会给自己确定说,从此以后再也不刺激了。

    今年政府出台了刺激措施,这是对的,不是什么“走回头路”的问题。如果今年第一季度不进行强刺激的话,我们给世界释放的信号就是中国经济一直在下滑,那我们的资本外流还止得住吗?2015年整个经常项目盈余将近6000亿美元,但是外汇储备减少了5000亿美元,两者相加就是1.1万亿元,也就是说资本流出1.1万亿元—如果不刺激,不稳住经济增长,那我们的外汇存底很快就完了!这些事情不能教条。

    总的来说,调结构是个长期的任务,而保增长是眼前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既能调结构又可保增长的办法,比如我刚才说的那两个建议,都是既调结构又保增长的,要多找到这样的点才行。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经济学家 宏观调控 姚洋 的报道

  • ·经济学家石小敏:让危机转化为改革动力(2009-07-20)
  • ·经济学家王建:城市化无指向,大投资恐成大乱仗(2009-07-28)
  • ·未来10年展望:中国经济将转入中低速增长期(2009-11-18)
  • ·专访经济学家茅于轼:今年有通胀的风险(2010-01-27)
  • ·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全球治理真空已经出现(2016-09-20)
  • ·专访经济学家刘元春:明年房地产稳增长的任务会稍轻(2016-11-29)
  • ·对话经济学家曹远征:只有实质去产能,才能全面去杠杆(2016-12-06)
  • ·专访经济学家李稻葵:严防人民币汇率破7.35是场硬仗(2016-12-20)
  • ·经济学家姚洋:宏观调控不能被一两句话框死(2016-12-20)
  • ·金融危机、宏观调控与中国的机遇(2009-07-2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2016年12月5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30次会议。当全面深化改革行至中期,回首这3年,中央深改组共召开30次会议,审议通过198份改革文件,直面问题点穴开方……

    规模的扩大自然意味着投入的增加,尽管支付宝没有披露2016年的明确补贴数据,但如果把支付宝口碑双12的每一个优惠场景都消费一遍的话,三天时间有望节省1387元。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12月初,中山大学地球环境与地球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在广东省核应急指挥中心参加了一场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广东省‘十三五’环境保护重大政策问题研究”。

    9月1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时,一个异常的数据引起了众多委员的关注:今年1-7月,中央营业税的执行数为预算数的3049.5%。

    去产能要从过去的形式上去产能,转变成实质上去产能,也就是说这个产能应该在物理层面退出市场,而且要在资产负债表层面上退出市场。

    由于讲述1976年底到1984年的中国政治历程,这部电视剧激起了社会最广泛和处在最中坚位置人群的情感共鸣。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